第711章 祥瑞龙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顺着那深不见底的云渊一直往下,祝明朗怀疑这云之龙国内本身就是一个秘境,否则踏入到了云渊之后,以他们下落的高度来看,早应该抵达地底深处了,而不是仍旧在这云层龙国之上。

一直到了云渊的最底部,那里充斥着冰空之霜,霜晶如一颗颗星辰一样,正吸收着日月之光,并在这云渊的底部散射出一个梦幻星海一般的小世界。

小世界中趴着一只龙,此龙巨大无比,身躯完全舒展开的话可以铺满一座城,它同样苍老无比,龙须密密麻麻,像一棵万年之柳。

不过与那条深渊老恶龙不同的是,这是一只冰霜白苍龙,它全身上下除却缭绕着冰空之霜外,并没有那种盛气凌人的气息。

这十万年冰霜白苍龙显得极其温和,如一位慈祥的老爷爷,哪怕走到它的面前,你也感觉不到它有任何的恶意。

“这是祥龙呀!”宓容开口说道。

“什么是祥龙?”祝明朗不解的问道。

“龙的事情,怎么可以不问全知全能的鱼小爷我呢??”这时,锦鲤先生飘了出来,非常神气的说道。

“呀,是祥鱼,会带来好运的!”宓容看着锦鲤先生,一脸的诧异道。

“一边凉快去,小姑娘。”锦鲤先生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表现出了凶巴巴的样子,然后对祝明朗说道,“没有想到云之龙国的老祖宗是一条十万年冰霜白苍龙啊,这倒是和最早的小白岂有一些亲戚关系了。”

最早的小白岂,就是白苍龙。

与这头十万年冰霜白苍龙属于同一种族了。

不过,这冰霜白苍龙已不知进化了多少个境界,它虽然血脉是冰霜白苍龙,但已经进阶为了天埃之龙,半神级别了!

“祥龙是什么意思?”祝明朗问道。

“这世间不是有厄兆兽吗,有厄兆兽当然就有祥瑞之兽。它就是祥瑞之龙啊,所以即便它修为特别强大,散发出来的冰空之霜也会使人生命凋零,但我们仍旧感觉它是友善、和蔼的。事实上它也是比较温和、善良的龙,普照芸芸众生,普照大地万物,冰空之霜应该也只是它用来保护苍龙一族严序的一种手段。”锦鲤先生说道。

“既然是祥瑞之龙,为什么会被雀狼神利用,还对整个皇都进行了那样的冰空屠灭?”祝明朗不解道。

“有吗?”锦鲤先生一脸疑惑的样子。

“明天就会了,你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一定知道。”祝明朗说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凭什么认为你说了我就一定不知道!”锦鲤先生理直气壮的道。

祝明朗顿时感觉脑瓜子疼。

别人身边的全知老爷爷都是相当靠谱的,又教功法,又科普秘技,指点迷津上从不出差错,自己带着这头五彩咸鱼到底还怎么征服异世大陆啊?

“锦鲤先生,我们之前和您说一遍了,您好像又忘记了,还是说一说这祥瑞之龙的事吧,它存在被人操控的可能吗?”黎星画心平气和的对锦鲤先生说道。

“哦,酱紫啊。”锦鲤先生接受了这个说法,于是认真的讲述道,“你们听说过十世善人,最后一次转生就会位列仙班的说法吗?”

“民间有听过。”祝明朗说道。

“我们那也有!”宓容说道。

“修善,其实也是一种修行。一些生灵它是以普渡众生、庇佑一方作为修行的,这个修行过程比较艰辛和漫长,比如说一些龙兽可以靠吞其他龙的魂珠来提升修为,那么修善的生灵就不能这样做,包括一些有灵的果子、花草,它们同样不用食用,而因为自己的行为与某些生灵的残害死亡存在因果关系,还会造成修为减少降低。”锦鲤先生说道。

明季和宓容是天枢神疆的人,他们两个听得都张大了嘴巴。

他们也从未听闻过这样的修行方式!

“若是人这样修行,便称之为圣人,圣师、圣尊……”锦鲤先生补充了一句。

而这时,宓容却差点忍不住呼出声来,因为他们玄戈神国就有一位圣尊,而且圣尊也是一名预言师!

仔细想了想,宓容发现玄戈圣尊修得似乎也正是锦鲤先生说得这种!

“难道我经常会梦见一些可怜、凄惨的画面,也是上天希望我成为一名圣师,去普渡生灵?而每一次化解了之后,我便感觉到修为增进了几分……”黎星画如梦初醒一般。

“预言师的话,确实非常适合走这条路,这种修行者,是比较受到上苍认可的,基本上拥有了神选之位,便会很快位列星班,成为照耀大陆的一方神明。”锦鲤先生说道。

“既然是这样修行的祥瑞之龙,更应该庇佑整个皇都,怎么会诅咒为虐,帮助雀狼神屠害皇都数百万黎明百姓呢?这岂不是破了它十万年的修行功德吗?”祝明朗不解道。

已经不止一次有人说过,界龙门的出现便是封神的季节,这天埃之龙都十万年修为了,还修得是如此正而又正的善德之路,或许有些生灵到了巅位触摸不到神明境,但这位天埃之龙就是活脱脱的一位龙神,到界龙门中想必也是走一个流程!

“这种修行的龙,智慧很高,且行事一定非常谨慎,否则也不可能积攒到这种程度,它要是明日真的屠灭数百万黎明百姓,亦或者这数百万黎明百姓因它而死,它不仅成不了神,还可能遭到天罚雷劫,岂止是功亏于溃,还可能万劫不复。”锦鲤先生说道。

“若封神的资格有限,那么应该是有人不希望它成神吧。”明季在这个时候却说道。

“那位龙国园长好像在和它说话,我们听一听。”祝明朗道。

天埃之龙的身躯很缓慢很缓慢的蠕动着,仿佛一直在找寻着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趴着。

它的眼睛也是闭着的,宁静而温和。

赵畅王爷踩着云梯,到了天埃之龙的面前,他耐心的给这老龙梳理着那些缠在了一起的龙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