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安王府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公子,我们得从其他地方着手了。”黎星画说道。

假如能够收获这位赵畅王爷的命理线索,赵辕和雀狼神就无法借助云之龙国的力量了。

“恩,这位赵王爷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攻破。”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哥哥,往这云渊下走,好像有别的出口。”宓容说道。

祝明朗看了一眼那已经被云团给填满了的渊池,仔细望去的时候才发现有一缕非常暗淡的星光透射到了渊池之下。

差点忘记了,宓容还是一位寻路小能手,那么复杂的地脉世界她都可以找到一条出口,更不用说是这云之龙国了。

趁着那位赵畅王爷没有注意,他们几人迅速的钻入到了云渊更深处,并顺着那云缺位置往下方飞行。

穿过了一片云井,他们能够明显感觉到冰空之霜在减少,周围出现了一些薄薄的夜雾,只是很普通的雾气,没有那种冰冷刺骨之感。

终于,前方的长夜出现了一片晴朗,厚厚的云峦也被甩到了身后,脚下是万家灯火,如灿烂的珠宝铺满了大地。

是中央皇城,他们已经离开了皇宫。

祝明朗目光注视着玉玺,见玉玺上那一抹花印立刻绽放出了强烈的光辉来的,犹如一朵在天空中完美盛开的烟花,看上去无比醒目!

“快跑!”祝明朗见状,对小白岂说道。

“悠~~~~~~~”

做小贼,小白岂再在行不过了,它翅膀同时挥舞了起来,周身包裹着一阵激荡狂风,使得它速度瞬间达到极致,如白色的落星一般在长夜中划过!

“奇怪,我们在云之龙国时,这印记毫无反应,按照距离来计算的话,我们在云井处应该就算离开了皇宫范围了。”黎星画说道。

“会不会是冰空之霜,我们在云之龙国,冰空之霜笼罩着它,使得它焕发出来的强大生命源光被覆盖与消耗?小白岂,你朝着这玉玺哈一口气。”祝明朗急忙将这块沉甸甸的神古灯玉递到小白岂的嘴边。

奉月应辰白龙现在很忙,又要加速逃跑,又要哈气的。

小白岂索性将这块神古灯玉含在自己嘴里,然后将体内的一些冰埃之霜包裹住这神古灯玉。

果然,那将他们几人身影照耀得无比醒目的光辉减弱了,那无法祛除的印记也终于沉寂了下去……

“可行!”黎星画和宓容都浮起了笑容。

原来冰空之霜就可以抑制这个印记,他们从云之龙国逃离皇宫是明智的!

中央皇城也非常大,这里的主要街道都是黄铜色的,在夕阳照耀时犹如黄金铸成,极尽辉煌。

他们特意绕开了中央皇城,打算先往九军山的方向飞行,刚离开云之龙国时那耀眼夺目的光辉已经告诉皇族的人,他们玉玺被偷了,他们也一定会连夜追赶过来,得先将这群追兵给甩开。

好在黑夜一直都是极庭之人最大的忌惮,祝明朗为神选,敢在黑夜中行走,但皇族的那些龙袍使却无法凭借着一身浩然之气驱散夜阴生灵,他们即便要追也是重重受阻。

到了九军山,这片荒废的皇城始终作为一片比斗的战场,但由于墓地众多的缘故,这里有大量的阴灵在游荡,要不是神选身份,还真不敢躲藏在这种地方。

躲避了追逐者,几人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一切还能够重新来过,但这条命如果这么轻易的交代在这里,仍旧有一些可惜。

当初雀狼神借助神古灯玉、云之龙国来获得了至高无上的神力,实力悬殊过大的缘故,仍旧没有逼出雀狼神的最后底牌。

所以这一次祝明朗还是希望尽一切所能将雀狼神的底牌都逼出来,并确保自己可以在明天与之厮杀一番,看清楚他全部的能耐!

黎星画一再强调,对方是神明,哪怕没有借助这些外力,自身也一定有相当可怕的能力,那些森林之中一些凶狠的生物尚且都会在临死前爆发出可怕的夺命之技,何况是一位踏入过星宇的神明呢?

夜风凄冷,阴灵游荡,一只沾着血的野猫迅速的从林子前跑过,正惊慌失措的一头撞向了祝明朗四人躲藏的地方。

这只橘猫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完全无法适应这黑夜的侵蚀,原本想要去偷一些残羹剩饭的它,似乎受到了什么力量的波及,瘸了一只腿,逃过来的时候也是摇摇晃晃,随时都会跌倒的样子。

宓容及时抓住了它,然后将手指放在嘴边,对这只被阴灵吓得无处安生的小野猫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黎星画却将这个过程看在眼里,那似曾相识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

“我见到过它。”黎星画很肯定的说道。

“啊?”祝明朗没太明白。

“祝门与安王府的厮杀场景中,我的视野里有一只一闪而过的橘猫,它是从安王府后山逃出来的。”黎星画说道。

“这里确实离安王府不远。”祝明朗说道。

安王府后山就是这座荒芜城了,这只猫身上有血迹,但不是它自己的血,这也表明它从某个有厮杀的地方逃出来。

想来,这猫应该经常夜里去安王府偷东西吃,结果今晚却撞见了祝门前去安王府讨伐,惊慌失措下逃到了后山,又一路被阴灵追逐到了这九军山中。

但是,这只猫身上怎么会有雀狼神的命理线索呢?

“我们带上它,走一趟安王府?没准会有别的线索。”祝明朗问道。

“嗯!”

黎星画锁定了雀狼神的命轨,所以一些关于雀狼神的命理线索会在不经意间涌现,但究竟是否是有价值的信息,还是需要预言师自己去找寻和挖掘。

这橘猫提供的命理线索,可能是毫无用处的,也可能是至关重要的,总之收集足够多的线索,才能够拼出一整块完整的事件,对一切全知,才能够完美应对明天的弑神之战!

……

安王府,今夜就会灭亡。

当时祝明朗是在铸剑殿中,这一切便已经发生了,究竟这是一个怎样的过程,祝天官也没有任何详细的说明。

但是,抵达后山,看到了如园林一样的安王府被大量的黑铠侍卫包围,又在以极快的速度被瓦解了防御和武装力量后,祝明朗便意识到,灭安王府这一步棋,祝天官在很早很早之前就部署好了!

祝天官似乎非常擅长使用隐士,正是那些大隐隐于市的人。

从每日向安王府送果蔬的,到在安王府附近城区清洗街道的,再到安王府里面的内应,都有祝门的市井暗守。

整个安王府哪里有暗哨、哪里守备森严、哪里防御脆弱、有多少人,有多少条狗估计都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了。

“所以,安王府的势力本应该也会在明天借助神谕旗出现在滴水皇城武林大街,但却被连夜一锅端了!”祝明朗暗暗惊叹道。

老狐狸啊老狐狸,还好自己是生在祝门,要是自己生在皇族,是什么太子、皇子、王子之类的,估计能被祝天官这只老狐狸给玩死。

难怪赵辕会那么愤怒,包括他这个皇王在内,都没有彻底看清这只老狐狸的真面目,犹如一个傀儡被祝天官架在一个最显赫的位置上。

赵辕若没有雀狼神相助,怕是哪一天整个皇宫被铲平了都还不知道凶手是谁。

“喵~~”橘猫似乎情绪稳定了下来,它朝着一个方向不停的叫唤着,看上去非常焦急的样子。

“它说什么,翻译一下。”祝明朗对小白岂说道。

小白岂一脸的不乐意!

本龙是龙!

不是喵!

喵语本白龙怎么会懂!

“它腹部有皱褶,明明没有受伤腿脚却不灵便,这是一只母猫,刚产了幼猫不久。”这时明季却将眼睛看向别的地方,一副我绝不是猫奴的表情讲述出这非常专业的术语。

“我们帮它把小猫救出来,不然它们很容易在战斗波及中死去。”黎星画说道。

祝明朗挠了挠头。

这么紧张而恢弘的弑神计划中,竟一下子演变成了拯救一窝小猫幼崽,还真是既有拯救世界的大义,也有温馨细腻的小爱啊,也不知道这会不会也给自己增加一点功德修行,好歹自己修的是正义极欲!

唉,算了,以自己的龙宠们每个月吃掉的肉啊,魂珠啊,灵根啊,自己没准还欠着一些功德积分呢。

有天煞龙在的话,要潜入这场灭府战中也不算太难,为了不必要的麻烦,祝明朗也没有和祝门的那些勇士们打招呼,自己先行潜到了安王府园林深处。

拥有神之心的天煞龙实力已经非常强了,幻化幽暗形态后,身上散发出来的更是阴间气息,在知道这个世界的夜晚由另外一群生灵统治之后,无论阳间的人打得多么激烈,他们都不愿意去招惹阴间的生物。

“喵~~”橘猫没有想到自己攀附上的这几个人类这么强,可以在一场在它看来天塌地陷的战役中自在的穿行。

到了一个相当隐蔽的庭院,祝明朗却发现这里有几股强者的气息,像是在暗中守护着什么。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