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老工具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是何人!”安王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以为是祝门强者杀来了。

“既信奉吾神,不知我为何人?自然是搭救你的,吾神从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信奉他的人,但他现在神命繁忙,令我来接你。在下尚庄,雀狼神庙神民!”祝明朗说道。

“就……就你一个,外面还有那么多祝门的……”安王并没有怀疑,毕竟这种时候能够救他的,只可能是雀狼神的使者。

“哼,区区祝门,怎么拦得住我,我带你行走在这黑夜里,黑夜阴物都要退避,这就是神民与弃民都区别,少说废话了,随我离开吧,祝门的实力已经暴露了,你做得很好,明日一定要他们满门……咳咳,你明白就好,吾神不会亏待你的!”祝明朗发现自己有些投入了。

“该死的祝门,吾神一定要为我安王府报仇雪恨啊!!”安王差点痛哭流涕,没有想到最后时刻,神明还是显灵了!

……

庭院外,黎星画、宓容、明季正被祝门的侍奉给包围了起来。

明明是安王府的隐蔽院子,却出现三个身份不详的人,侍奉们自然是保持着一种怀疑的态度。

领队的人正是长老祝永德,他狐疑的审视着这三个看上去没有什么战斗力,却像极了安王府家属的人。

“要说几遍,我们是跟着你们祝明朗祝大公子来的,姐姐快给他那个什么腰牌。”明季一脸的不耐烦,态度也相当的傲慢。

黎星画正要取出腰牌,这时祝明朗却乘着天煞龙从院墙中飞了出来,不由分说的将黎星画和宓容给抱到了天煞龙的背上。

“一群祝门的废物,也敢动吾神庇佑的人,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祝明朗居高临下,神情倨傲,语气里更是充满了对这些凡人的不屑。

说吧,天煞龙已经吐出了一口浑浊的龙息,龙息如一场混沌的风暴在这隐蔽的园林中涌动!

与此同时,奉月应辰白龙也授意,它张开了翅膀,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了强大的冻结龙息,这些祝门的侍卫们惊恐不已,纷纷向后逃去,但很快他们的盔甲与身体都被冻结成了冰块!

明季看得人傻了。

祝明朗这是在干什么啊!

也疯掉了吗??

六亲不认!

黎星画与宓容虽然也不解祝明朗袭击祝门将士的行为,但都没有做声。

当黎星画看到天煞龙的背上还有一个肥胖男子的时候,联想起他说的吾神,便大致明白了祝明朗的用意。

“杀光他们,杀光他们,神使可一定要为我的部下们报仇雪恨啊!”安王激动无比的说道。

“没有必要和这些蝼蚁浪费时间,明天一早,吾神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先将你带到安全的地方为妙。”祝明朗说道。

“神使说的是,神使说的是!”安王也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他自然认得清现在的形势,只要自己能够活下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园林一片狼藉,祝永德脸色凝重,他走到了院墙的位置上,拾起了那掉落在地上的身份腰牌。

“这是在闹哪一出啊??”祝永德挠了挠头,一时间不好对眼下的状况做出判断了。

腰牌是真的,就说明这几个人身份确实没问题,但为何要袭击祝门的将士,虽然说这袭击更像是恐吓,大家都没有怎么受伤……

“去,派人告知天官,就说安王被一位疑似公子祝明朗的家伙给救走了。”祝永德想了想,还是让祝天官来做定夺吧,没准这里面有祝天官的什么设计在里面。

……

……

将安王带到了九军山,祝明朗找了一处还算宁静的地方,将那几只小猫给安顿好。

怎么说它们也是自己找到安王的功臣,不能亏待了它们。

“有件事吾神不太放心。”祝明朗说道。

“什么事,只要我能做的,一定为吾神做到!”安王说道。

“赵畅这个人是否可信,明日的计划他是非常关键的人物,但吾神却觉得他是一个信仰并不坚定的人,所以想听一听你的意见。”祝明朗说道。

“不愧是神明,对每个人都洞悉得如此透彻啊,赵畅确实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要说整个皇族最可能出问题的人,那一定是他。他在意的东西就只有云之龙国,而且镇国苍龙与天埃之龙恶也只听从他一个人,我与皇王自然愿意将整个云之龙国祭献给神,让神恢复神力,但说服他是不太可能,所以要么直接除掉他,要么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操控整个云之龙国,等到明白我们的目的,那也已经晚了。”安王对祝明朗没有丝毫的怀疑。

祝明朗眼睛透亮透亮!

正愁找不到说服赵畅的办法,只要让赵畅听见安王的这番话,赵畅肯定就不会再配合雀狼神做任何的事情了。

他在意的只有云之龙国,断然不会接受将整个云之龙国作为祭品贡给雀狼神,更不会接受雀狼神利用天埃之龙来为恶人间!

“我听闻,是你将吾神引荐给皇族的?”祝明朗问道。

“是的,是的,我可是神在极庭第一位信徒啊!”安王说道。

“吾神一直都是最信赖你的,这一次狡猾的祝门连夜偷袭,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能够救下你的性命,已经是吾神对你有特意的关照了。”祝明朗说道。

安王虽然有些不甘心自己的园林就那样被毁了,但至少自己还活着。

“是,是,吾神英明。”

“赵畅这边,吾神还是不太放心,就由你去说服他吧。你把我们的真实目的直接告诉他,以此来考验他是否真心效忠吾神,若他心甘情愿,那一切都好办,若他流露出半点不满,我自会处理掉他,神明的身边,不能存在这种心不诚的人,明白吗?”祝明朗说道。

“啊??这样会不会太偏激了一些,我们大可以瞒着他,让他为我们处理好一切事情,再将他除掉。”安王露出了几分疑惑与怀疑之色。

看来安王也不是个草包,对祝明朗提出的这个方法感觉到了几分离谱,也因此开始怀疑祝明朗的身份。

“怎么处理我不在意,我只在意吾神身边的人是否忠诚。”祝明朗随意的找了一个说辞。

“咳咳,这位神使,您有所不知,赵辕虽然为皇王,但他的心思并不在云之龙国上,这数十年来都是他的兄长赵畅在管理着云之龙国……今夜我府遭遇祝贼屠戮,可见祝门的实力远比我们之前预估的要强大,虽然小的并不是在质疑神的实力,但如果我们可以为神分忧,在神降临前便料理好一切,神也会对我们更加赏识的。那天埃之龙,受霜毒侵蚀,早已神志不清,它只认一枚皇室代代相传的龙戒,这枚龙戒得手之后,这赵畅要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安王说道。

龙戒??

祝明朗仔仔细细的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似乎雀狼神出现的时候,他的那只手上的确戴着一枚戒指!

难怪即便脱离了赵畅的意愿,天埃之龙也完全听从雀狼神的意思。

原来操控天埃之龙的关键就是那枚皇族龙戒,而龙戒此时似乎还在赵畅身上的!

也就是说,自己只要在赵畅将龙戒交给赵辕或者雀狼神之前阻止他,雀狼神就无法控制云之龙国,更无法借助天埃之龙的力量来恢复他的另外一只手臂!

很好,很好,这一次把安王救下来还真是值了!

祝明朗浮起了笑容,目光怪异的注视着安王。

安王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急急忙忙道:“神使觉得这样不妥?”

“太妥当了,我已经想好要怎么对付雀狼神了,感谢你为我提供的这些消息,这一回我暂时用不上你,你可以去见你的王府部下们了!”祝明朗说道。

话音刚落,一条绞索般的黑色斑斓鳞尾巴垂了下来,悄无声息的缠在了安王的粗脖子上,并将他给提了起来!

安王表情一下子变了,他痛苦、愤怒、疑惑,那双短腿在半空中胡乱的踢踏着。

“为何……为何……”安王眼中除却震惊与痛苦之外,更多的是难以理解。

既然救了自己,为什么又要杀自己?

“工具人听说过吗?”祝明朗说道。

安王真是最完美的工具人了。

在皇王赵辕面前,他是用来试探祝门的工具人。

在雀狼神面前,他是用来搭线皇族的工具人。

在祝明朗面前,他又是用来扳倒雀狼神的工具人。

……

处理掉了安王,天色已经渐渐发白,祝明朗知道现在去阻止赵畅王爷已经来不及了,趁着还有一点时间,自己必须拿下玉血剑,这是自己与雀狼神一战的重要资本。

“这一次我们得到的命理线索已经很完整了,不过我还是要亲自会一会雀狼神,了解清楚他的实力。”祝明朗对黎星画说道。

“嗯,不过公子最好与祝伯伯联手,动用一切能够使用的力量。”黎星画说道。

“明白!”祝明朗点了点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