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撒谎得理直气壮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除了玉血剑的事,她做了什么?”祝明朗知道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不然也不至于逼得祝天官连夜对皇族的那些爪牙动手。

“人都走了,有些事就没有必要细说,我们与皇族到了这个地步,她掺和与否并最终走向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我原谅她,她自己没法原谅自己。”祝天官摇了摇头,没打算再提祝玉枝的事情了。

“好吧,那雪痕姑姑知道吗?”祝明朗问道。

“她对一切都不在乎。”

“可那是她姐姐。”祝明朗诧异道。

祝天官听到这句话却笑了,他拍了拍祝明朗的肩膀道:“你和她朝夕相处那么多年,按理说你和她的感情才深,但你可曾感觉到她对你有一点点偏爱?”

这句话倒是把祝明朗给问住了。

好像真没有。

当初作为离川的秩序者,离川的秩序不过是她一句话的事情,但她眼睛里没有半点多余的感情,哪怕是看到自己活着,也不过是一句“既然活着,早些回家报平安。”。

起初祝明朗以为,她只是对自己舍弃了剑修而感到失望透底,但仔细想一想,再失望透顶也没有必要铁面无私到那种地步……

“一个感情偏执,一个生性凉薄,她们就好像出生的时候,将一些东西只分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随她们去吧。”祝天官倒是看得很开,没有太在意玉枝与雪痕这对姐妹。

“好吧,就先不谈她们了。我们去铸剑殿拿玉血剑吧,在此之前你让老船夫把剑卫调到武林大街附近,明天一早会有一份大礼,在那里迎接。”祝明朗对祝天官说道。

“????”祝天官被说愣住了。

首先,祝明朗怎么知道玉血剑在铸剑殿,这件事知道的人只有自己一个。

其次,祝天官没告诉祝明朗自己家底到底有多雄厚啊,他怎么知道岸上的老船夫是大剑首,又怎么知道剑卫在市井中?

“你是不是从玉枝那听了什么,不对,有些事情她也不知道。”祝天官开始质疑祝明朗了。

“有些事和你说不清楚,赶紧去拿剑,天马上亮了。”

“你不说清楚又怎知我不能够了解清楚??”祝天官不依不饶道。

“……”

你锦鲤先生附体吗!

最重要的是,祝天官没有老年痴呆,不能用黎星画哄锦鲤先生的那一条蒙混过去。

“祝天官,你真当我是白痴吗,我在祝门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有些东西我会看不出来吗!咱们家门外那几个卖米的,一身内练肌肉敢再假一点吗;街尾卖布的,那拿剪子的手法,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练过的,还有那谁谁谁……”祝明朗理直气壮的说道。

祝天官被祝明朗这副气势给镇住了,过了良久,也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看来是我平常嘱咐不够,让那些人露了些马脚,居然被你看出来了!”

看到祝天官没有再追问,祝明朗心虚的将高扬的脑袋久久未曾放下。

还好自己小时候就掌握了一个秘诀。

跟父母撒谎时,一定要理直气壮,要是能够在这个过程中眼噙几分被冤枉了一般的委屈泪光,那是再好不过了!

前往铸剑殿,祝天官和上一次一样,非常自豪的向祝明朗一一介绍每一层的铸品,就等待自己儿子投来无限憧憬的眼神。

祝明朗其实都看过一遍了,甚至都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但为了不露馅,还是表现出了惊艳惊愕的样子。

可能是祝明朗演技过于浮夸,祝天官将祝明朗带到最后一层,带到剑巢地宫时,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离开了。

他的表情,像极了收集了天底下最牛的珍品打算让人大开眼界,结果来参观的人兴致不高,在强颜欢笑,这极大程度上打击了祝天官虚荣心与炫耀心,尤其是这个人还是自己儿子。

大概走出铸剑殿返回到书房的路途上,祝天官也会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

破晓天明,一缕缕血红色的朝阳之云浮现在了天边,映红了一部分皇都。

朝着神柳阁走去,祝明朗看到祝天官已经在上面了,他目光正注视着在武林大街上出现的那一杆特殊而神妙的旗帜,注视着从那旗帜从毫无征兆出现的龙袍使与黄铜禁军……

而他们就像是自投罗网一样,相当精确的落在了祝天官黎明前布置的剑卫的包围中,这让祝天官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高估了与祝门暗中较劲的皇族的智商。

这场厮杀变得异常轻松,皇族之军迅速的溃败。

也因此,云之龙国还未飘到祝门内庭上空的时候,祝天官甚至有时间给自己泡了一壶早绿茶,然后让厨子给祝明朗、黎星画、宓容、明季四人准备了一份丰盛的早餐。

“如何,为父这暗藏多年的部署,皇族之军来了也是九死一生。”祝天官说道。

“了不起!”

祝天官刚刚浮起一个骄傲而放心的笑容来,却听祝明朗一口一小糕,接着道,“枣糕居然可以做得这么松软可口,咱们家厨子了不起啊!”

这么大的场面,这么恢宏的争斗,你居然只关心枣糕口感!!

祝天官只觉得胸口闷得难受,从昨晚到现在都是这样。

等着,小兔崽子!

为父唤出那五件半神铸品,你一定会惊为天人的!!

……

云之龙国终于笼罩在了整个滴水皇城上空,无数苍龙在那头蓝银云渊龙的命令下从云国中飞出,而驾驭着紫金圣烛龙的赵辕也现身了,他双目孤傲,面容冷漠,屹立在高空之上,周围却有万龙簇拥,气势上可谓真正的天子!

论实力,赵辕确实无人可敌,祝门无论出动多少为大守奉、大长者,都无法拿下赵辕,只见赵辕一路杀向了祝门内庭,杀到了神柳阁前,带着极深的敌意凝视着祝天官!

“我要杀你,这极庭谁能挡我?”赵辕用手指着祝天官,对祝天官身边的那些暗卫感到不屑。

祝天官身旁始终有三名暗守,他们的实力都非常强大,有他们在的话,赵辕基本上不可能伤到祝天官。

“要不,您还是亲自动手吧,他之所以还这样疯狂,多半也是因为始终认为您是一名毫不起眼的铸师,是时候让他认清现实了,也只有您亲自将他击垮,他和他的皇族才会明白这个极庭谁才是真正的天子!”祝明朗对祝天官说道。

人都挑衅到面前了,再忍让下去毫无意义!

“行……行吧,我和他之间该有个了断。”祝天官说道,但心里仍旧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你祝明朗好像又知道些什么??

银珊角盔、黑玉胸铠、白龙钢翼、暗鳞龙靴、炽火拳臂!

五件半神铸品加身,祝天官全身辉煌耀眼,所焕发出的铭纹之力更像是一轮灼日朝着整个皇都释放着焰息!

他站立在半空中,迎着骑乘者紫金圣烛龙的皇王赵辕。

他挥动的拳臂散发出炽火迅速的铺满了半空,水滴皇城之上似有一片摇晃的烈火海洋,而那些持着黑色之剑的剑卫们从烈火之海处掠过,剑尖轻轻触碰到了这炽火,整把剑便灼烧了起来,原本斩不开的龙皮轻易的切开!!

整支剑卫实力暴增,局势更呈一面倒,但赵辕根本不在意皇族之军的死活,他驾驭着十三龙扑向了祝天官,十三龙在空中盘成了一个大杀阵,将祝天官困在了龙锁阵中。

祝天官从容的应对着,他将赵辕的四龙纷纷击退,更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将另外九龙全部打落到地面上。

紫金圣烛龙、暴蚩龙、祖蝎龙、云天龙或许还能够与祝天官缠斗一阵子,但渐渐的这四龙都被祝天官的力量给压制着,四龙开始乏力,四龙开始畏惧……

“我搜寻了整个极庭,却未曾找到办件神物,原来都被你藏在了祝门。”高空之上,一人浑厚的声音传出。

云峦缓缓的移动,天埃之龙山脉一样的身躯在那些云雾中若隐若现。

天埃之龙身上,有一人伫立着,他褐色的眸子映着这偌大的皇城,无论是王级境的存在,还是普通的民众,在他眼里都是渺小的沙粒!

雀狼神尚柏!

这一次祝明朗特意盯着他的手指,果然他的手上戴着代表了皇族的龙戒。

那是操控天埃之龙的龙戒,赵畅王爷最终还是将它交给了雀狼神!

不过,似乎缺少了神古灯玉的疗养,可以感受到雀狼神这一次散发出来的气息并没有之前那么霸道,尽管仍旧是一位半神,却更贴近与凡人一些!

“这么多可口的贡品,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我全收下了!”雀狼神笑着,他将龙戒的那根手指放在了天埃之龙的身上。

天埃之龙浑浊的龙瞳中立刻闪烁起了寒芒,它身躯缓慢的挪动着,身上释放出大量的冰空之霜,而那些原本悬浮着的云峦更是一块一块的砸向大地,碎开的云冰化作了朝着整个皇都扩散的死亡之霜!

与之前的命运一样,皇都再次变成了冰霜地狱!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