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屠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赵畅王爷深呼吸着,看得出来他一时间无法消化祝明朗说的这些,但他已经动容了,他甚至能够想象得到祝明朗所说的那位画面,祝明朗描述得太过详尽了,也太过逼真了!

“真的,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活下来吗??”赵畅王爷问道。

祝明朗和黎星画都点了点头。

第一次预知之境中,所有人都死了。

那时即便拥有神血剑醒,祝明朗也不可能与神力完全恢复了的雀狼神抗衡。

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而且可以想象得到,屠戮了整个皇都后,雀狼神的脚步并不会停下,他将屠了离川,屠了极庭其他投靠神下组织的势力,他会屠尽一切,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好……好,我按照你们说的做。”终于,赵畅王爷下了决心。

祝明朗长舒了一口气。

看来女牧龙师忧华在赵畅王爷心中真的无可替代,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仍旧让他有些麻木的内心恢复了一些赤诚。

否则光凭安王的这些话,赵畅王爷未必会按照自己说的去做。

……

回到了祝门,夜已经很深了,整个皇城仍旧有那些可怕的阴物在游荡着,它们的啼叫声此起彼伏。

祝明朗前往了铸剑殿,拿到了玉血剑之后,便坐在了神柳阁瓦顶之上,静静的等待着天明。

晨光渐渐的洒下,先是神谕旗的出现,不差分毫的落在了武林大街处,随后便是云之龙国的浮现!

偌大的云山一座一座层层叠叠,它们恢弘无比的悬浮在了滴水皇城的上空,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赵辕踏着自己的十三龙出现,他对于赵畅王爷没有使出全力感到几分疑惑和不满,但在他眼里这是一场不可能败的战役。

他内心更多的是愤怒。

愤怒祝门的实力竟然强大到这种地步,皇族的军队和强者们就像是一群孩童般被轻松击垮。

他愤怒祝天官一直都在欺骗他,这么多年来摆出一副老狐狸的态度,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看不清他的真正意图。

这一次,祝天官没有出手对付赵辕。

与祝明朗的谈话中,祝天官也知道了很多的事情。

站在神柳阁中,祝天官发现皇族的一切攻势都是按照祝明朗昨晚说的来的,仿佛排演过了一般。

不可思议归不可思议,祝天官隐约察觉这是某种自己尚未知晓的神凡之力导致的,应该是与祝明朗身边的那位姑娘有关。

皇王宏耿炽翼飞天,迎上了皇王赵辕。

“五百年,他给了我五百年寿命!”

“新疆域的出现等于赐予了我生机,可笑的是,我们这些修行者在神境之下厮杀、竞逐、争斗,最后也逃不过寿劫!”

皇王赵辕已经彻底疯狂了,他要的东西,整个极庭都给不了,没有增加寿命的灵果仙药!

祝明朗在清楚皇王赵辕真正想要的之后,便意识到这是一个无可救药之人了,也根本没有打算劝服。

皇王宏耿摇了摇头,对赵辕感到可笑可悲:“是我的星陆被踏得粉碎,但活在恐惧与耻辱中的却是你。”

……

雀狼神尚柏在冷眼旁观,他隐约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他回头看了一眼天埃之龙,下达了命令让它布下冰空之霜,封锁整个皇都。

冰峦依旧砸落向大地,恐怖的云海如一块巨大的天幕,在皇都中轰然散开,让所有人都笼罩在了那一点点夺取生命活力的冰雾之中。

而就在这时,祝明朗拔出了神血之剑。

坐在神柳阁之上,便是为了让雀狼神尚柏更早的看到自己。

一座一座如冰山一样的云冰落下,祝明朗趁着白龙飞向了天空,朝着雀狼神尚柏扫出了朱雀一剑!!

神血烈焰,朱雀鲜红,炽热的剑气迅速的将周围的冰霜给蒸气化!

雀狼神尚柏伸出了一只手,形成了一个硕大的沙山,烈焰穿过了它的沙山,灼烧着他那一剑暗金色的兽袍衣!

“你的死期到了,雀狼神!”祝明朗肌肤上布满了神血剑纹,那些焕发着辉煌之芒的铭纹更像是一件件甲片,覆盖在祝明朗的身上宛若一件辉煌战铠!

“是你!!竟然是你!!!”雀狼神那双眼睛一下子红了,不需要如何去刺激他,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屈辱的生活在这个下界,更带着失去了一只手臂的痛苦,雀狼神便怒发冲冠。

心中纵然有一些困惑,雀狼神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最重要的是,祝明朗手上拿着他苦苦找寻的神血!

那是上一代雀狼神的神血结晶,更是雀狼神尚柏唯一的救命解药。

拥有了神血,他就可以继续施展功法,将整个极庭化作自己的熔池后,修为会瞬间提升一大截,到那时即便是天枢中前几位神明也不敢再对自己指指点点!

祝明朗不断的激怒雀狼神,让他丧失理智。

一个穷凶极恶之人,尤其是病入膏肓之际,真正能够保持绝对冷静的又有多少,何况祝明朗经历了两次预知之境,明白雀狼神其实也是孤注一掷了,他再得不到神血,也根本活不了太久,甚至会因为血液的逐渐沙化逐渐失去神力。

他同样无路可退!

当年在灵岛山,不过是一次偶然,祝明朗见不得这个人残忍的践踏生命,于是拔剑阻止。

此刻却是一次无路可退的命运冲撞,或许对于祝明朗这位神选之人来说,要想朝着天命神明之境踏进,注定要承受这一次上天的考验,他的考验便是当年没有杀掉的一个罪大恶极之人,他真正身份是天枢神疆的臭名昭著之神!!

祝明朗专注在每一次出剑,更专注在对方每一次惊天动地的狂沙洗礼中,但他的脑海中却也在浮现着那些预知之境中凄惨的画面……

祝明朗很清楚,那不是梦境。

那就是事实!

假如自己不亲手宰了雀狼神,自己所经历的那些都会发生。

皇族与苍龙一族将泯灭,祝门忠心耿耿的将士们将覆灭,祝天官将拼劲最后一丝力气保全自己,在自己的注视下与那些半神铸品一同粉碎……

神明,如此强大,让祝明朗意识到过去对天枢、对和神明的认知还是太浅太薄,哪怕有人替自己扛下了这一切,哪怕身边有一位预言师,让祝明朗同样感受到了神明的可怕,令人全身发寒,冷到骨子里!

所幸自己一直都很珍视身边的一切。

自己的人生也不是一帆风顺,甚至不止一次跌入谷底……但自己本就不是孤军奋战!

“你做了什么,你捏碎的是什么!!”雀狼神满脸惶恐,那瞳孔更是像要喷出火焰一般。

毒血吸入到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开始严重的沙化,他整个人陷入到了一种疯狂,他开始胡乱的操控着那些血色沙粒!

沙粒带有极强的破坏力,皇城之中依旧有很多人遭殃,但这场战斗本就不可能所有人安然无恙,祝明朗全力出剑,每一剑都在天地之剑留下了一道深邃的剑痕,这些剑痕交织在一起,释放出一股颤栗天地的剑灭之力!!

“天痕剑!”

祝明朗冰冷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雀狼神恼怒到了极点,他无法理解,自己的行动、行径都好像彻底被洞悉了,他明明是一位神明,哪怕现在只拥有半神的力量,一样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功法与神通轻松的屠灭整个极庭。

偏偏自己的命就像被什么给锁住了一般!

作为神明,他知晓一些东西,他临死前在找寻着什么,他想知道是谁在操控着这一切,祝明朗的背后一定有一位神通广大的存在,让自己堂堂一位神明竟败得体无完肤,他想知道那是什么,但他不是全知之神,他无法知晓,更无从了解!

“灵魂恶臭就是恶臭,修炼成了神明也改变不了脏蛆的本质。”

“若天方苍穹上所有的天星神明都如你这般,我宁愿黑暗永存!”

“若当空明月与耀世穹日也与你这般蔑视苍生愚弄人间,我必将他们一同泯灭!”

“有多少这样的神,我屠多少!!”

祝明朗重再一次吐出了这番话来,他要雀狼神清楚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祝明朗……我绝不会放过你,要我灰飞烟灭,你们所有人也得付出代价,吾乃神明,弑神注定逆天,上苍都不答应,你们所有人要为我殉葬!!!”雀狼神咆哮了起来。

他内心有太多的不甘,作为神明哪怕失去了一部分神力、神格,那也绝不该这么死去!

血色之沙开始弥漫,天空之中仿佛出现了一座巨大的血之沙漠!!

沙漠落下,每一粒沙子中就蕴藏着可怕的毁灭力量,整个皇都瞬间坠入到了一个沙暴炼狱中,那些修行者都如草芥一般,更不用说皇都中的平民。

“天埃之龙,守护皇都子民!”

祝明朗高声呼唤着,他手中戴着一枚戒指。

这枚戒指才是真正的龙戒,天埃之龙之前释放的冰空之霜缭绕在皇都,尽管有生命凋零的作用,但主要是为了筑起守护皇都的冰山之墙!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