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阴灵师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火麒麟龙……

这不是南玲纱经常画的强大龙兽吗?

祝明朗还以为那不过是南玲纱摹画出来的生物,未想到正是南雨娑的牧龙之一!

有火麒麟龙开路,祝明朗也轻松了许多,毕竟天空中盘旋着的巨大丧龙漩涡已经笼罩了过来,若是不能够将它们杀退,他们这些人都会被留在石头寨中。

难怪这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丧龙袭击他们队伍。

他们正在往丧龙的巢穴之中行去,为何要阻扰?

“胡百灵,你保护好她们,剩下的交给我们。”祝明朗见一脸不知所措的胡百灵,急忙交待道。

胡百灵修为可没有祝明朗、南雨娑这么高,作为一名只拥有准位君级龙兽的牧龙师,在这样成群成群的丧龙面前显然非常无力,甚至它连一群魔影丧龙对付起来都非常吃力,那些丧龙总能够找到没一头龙兽的弱点,然后追着撕咬。

胡百灵的那头巨象龙在之前润雨城的扫荡中受了伤,伤在了右后腿处……

这些魔影丧龙,就好像能够嗅到巨象龙的伤口处与其他完好肌肤气味不同,几条魔影丧龙不惜一切代价攻击着巨象龙受过伤的地方,让伤口迅速恶化,并作战能力大幅度下降!

如此,巨象龙无法冲锋陷阵,胡百灵只能够望着火麒麟龙,同样也有些惊讶,看似柔弱美丽的面纱女子,竟拥有这般强大的实力!

“百灵,念念还在后面。”黎星画对有些慌了神的胡百灵说道。

胡百灵转过头去,这才发现方念念正在解牛兽背上的水袋。

“念念,快上来啊!”胡百灵喊道。

方念念很执着,而且让松罗帮助她一起,好不容易卸下了用绳子穿在一起的水袋,方念念这才跑向了巨象龙,并吃力的将水袋系到巨象龙的身上。

胡百灵急忙下来帮忙,弄好这些后,她这才命令巨象龙跟上在前面厮杀的南雨娑。

“我们后面有丧龙群潮!”松罗哪里见过这么多丧龙,他整个人也已经在发抖。

“放心,有小白岂在,它们一时半会冲不过来,先离开这里。”方念念说道。

“是那条白龙吗?”胡百灵这才注意到,在那寨道的深处,也就是通往这寨门空坪的长坡上,一条全身焕发着神圣光辉的白龙正在与上百头丧龙厮杀。

巨象龙连七八只丧龙都难以应付,那白龙却在丧龙群中杀戮,若不是丧龙源源不断的聚来,那白龙怕是可以将谷仓与寨楼处的所有丧龙都给杀光……

好强大的白龙!

若没有它的阻挡,他们这里顷刻间就被丧龙潮给吞没了!!

“它为我们断后,它自己会有危险啊,我们在这里接应它?”松罗说道。

“我们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吧。”方念念自然知道白岂的实力。

胡百灵也不再顾虑了。

能够一己之力截住丧龙潮的,自然不需要他们这些人来担忧。

甚至他们在这里,反而对冰辰白龙是一种负担,它需要分心照顾他们这些人……

保护,可比杀戮难度大了几倍,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丧龙巢穴当中。

……

被丧龙控制的那些寨民不在少数,而且更是在寨门附近设下了重重阻扰。

不仅如此,他们还占据了周围的峭壁石岗,手持着弓箭和长矛,试图将他们这些人给拦下来。

说来也是奇怪,弓箭这么密集,那些铁质的长矛更具穿击力,可以将石壁都凿开一个窟窿,但这些箭矢与长矛却总是只落在神木青圣龙附近。

神木青圣龙紧随在火麒麟龙的后头,它几乎不需要怎么躲避,哪怕它体型也不算小,那些弓箭和长矛就是有些偏差……

“库库!!!”

一头漏网之鱼从峭壁处猛的扑了下来,从神木青圣龙观察的死角位置,攻向了黎星画和那位寨子少女。

这丧龙,仿佛能够嗅到弱者的气息一般,在它的眼里,这两个女子是最没有抵抗力的。

黎星画抬起了双眸,注视着这只狡猾至极的丧龙,她精致的脸庞上没有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唰!!!”

就在这时,一根偏斜的铁矛飞来,竟正好刺在了这头扑袭的丧龙咽喉处,将这头丧龙给钉在了大石门处……

铁矛带着毒性,混着这丧龙的血从石门上流淌了下来,而一头一直潜藏伪装在石门下的魔影丧龙,被自己同伴血液浇淋一番后,立刻显现出了身形,毒性在它的皮肤上蔓开,使得它痛苦的乱窜。

神木青圣龙原本还没有发现这魔影丧龙的存在,见它自己跳出来,更是果断一爪子拍出,将这头暴露了自己位置的丧龙给拍飞了出去,砸在石岗上。

石岗断裂,上面站着人,是那名投掷长矛的被蛊惑寨民。

他跌落到地上,身子不偏不斜的落在了被拍碎了骨头的丧龙爪子上……

那位浅紫色眸子的少女将这一系列发生的事情都看在眼里。

她惊讶无比的望着这位美若天仙的姐姐,不知道为什么,少女觉得这看上去似巧合的一切,仿佛是由眼前这位美人姐姐在掌控着的。

不过,少女也看出了这位姐姐眸子里流露出的几分不忍。

“姐姐不用难过,他们在被控制时,已经死了,我看不见他们的魂。”少女说道。

“你能看见魂?”黎星画有些意外道。

“嗯,即便是刚刚死去的人,魂也会逗留一阵子。而他们的魂,早就不见了。”少女浅紫色的眸子里,仿佛映着另外一个世界。

“阴灵师?”黎星画说道。

“阴灵师是什么?”少女疑惑不解的问道。她似乎以往从没有听过这个词。

寨子里的人,都不这么喜欢和她说话。

她知道外面还有一个很大的世界,但她从没有离开过梨花沟。

“我和叔叔婶婶们说了,出去巡逻的人回来后都没有了魂,他们都骂我。”

“我害怕他们骂我,后来越来越多人没有魂,我却不敢说。”

“姐姐,我不应那么懦弱,应该告诉所有人,这样寨子就不会变成这样,对吗?”

少女时而自言自语,时而自责,时而又在与黎星画沟通。

看似平静的小脸颊上,却是一种自我麻醉一般的木讷。

“不怪你。”黎星画让少女靠近了一些,轻轻的搂着她,让她有一个柔软的怀抱可以依靠。

靠着这位温柔大姐姐身子,感受着她的温度,少女似乎想起了井底那些冰凉的尸体,一时间眼泪决堤一般涌了出来……

她紧紧的抿着小嘴,不敢哭出声,可泪流不止,满脸都是。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