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秩序者常鸿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明朗没有立刻回答。

他目光从其他人身上扫过,发现他们每个人都很奇怪,坐姿过于板正,更是一句话都不能说。

完完全全是一副被挟持了的样子!

祝明朗看到了方念念弯弯的眼睛,这眼睛扑闪加溜转,就好像要将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通过自己的眼神全告诉祝明朗。

“阁下,为什么要为难我的伙伴们呢。”祝明朗说道。

“看到煞星龙了吗,我不喜欢说话说两遍!”秩序者常鸿语气马上就变了。

祝明朗走上前,将之前从黑火丧龙那里得到的煞星龙鳞羽放在了桌前。

秩序者常鸿看到这些不同身躯部位的鳞羽,那双眼睛立刻有了光芒,不整洁的牙齿也从渐渐咧开的笑容中再次暴露出来!

“胡家的人找到我这里,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有煞星龙的线索,很好,立刻带我去!”秩序者常鸿说道。

“那我的这些朋友……”祝明朗说道。

常鸿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阁楼天花板,这时天花板阴影中,一头影诡龙从中爬了下来,它沿着墙壁,如一只巨型的黑暗壁虎,悄无声息!

这一刻,祝明朗终于明白阁楼里的众人在畏惧和害怕什么了。

原来他们头顶上有一只影诡龙在凝视着他们,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这青牛山的秩序者……

果然也不是什么好货。

他就是在利用胡家的人找寻煞星龙。

自己在给出它鳞羽时,他急不可耐的样子,让人对这家伙很难有半点信任。

何况他此刻的行径。

分明是在挟持阁内的几人,逼迫自己说出煞星龙的所在。

“屠国的褐旗大军马上就到了,阁下不处理一下吗?”祝明朗问道。

“哈哈哈,祝城主,你觉得这支军队是为什么而来的,难道为了这破烂的旧城??”秩序者常鸿反问道。

祝明朗看了一眼窗外,从这里能够看到城楼外的一片大地,一杆一杆褐色的旗帜当空飘舞,一大队一大队的武装士兵正朝着这座润雨城中逼近。

“唉,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有想到,都怪我,太浮躁了,太想要让润雨城复苏了。”胡冲明哀叹了一声。

什么战略要地,什么富饶之土,什么压榨价值,无论是屠国还是秩序者,他们从一开始死咬着这润雨城不放,正是因为煞星龙!!

他们在找寻煞星龙,他们也知晓煞星龙一定与这润雨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只要占据润雨城就一定能够寻到相应的线索!

他们是为了这至高之龙,而非是这座风雨飘摇的破城!

“如何,这位年轻有为的祝城主可否找到我们梦寐以求的东西??”这时,一名身穿着对襟马褂的男子从门外走来,笑着询问道。

“这是他得到的羽鳞,他应该见到煞星龙了。”秩序者常鸿说道。

祝明朗转过头来,打量了这对襟马褂男子一番,这时胡冲明低声道:“他是西途神凡学院院长,阎广。”

常鸿、阎广!

茶色大地的两位秩序者!

难怪那屠国褐旗大军中,祝明朗还看到了神凡学院的标志。

好大的排场啊!

竟在同一时间赶来了。

而且都是为了煞星龙!

“姚坤,你这次做得不错,你在姚国的家人们,我肯定会让屠国那边好生照料。”常鸿拍了拍姚军师,笑着说道。

姚军师脸色一变,想要开口做出解释,但发现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面红耳赤。

“姚军师,你怎么可以背叛我们!”胡百灵大惊道,愤怒的质问着。

胡冲明也是才从自己的祖辈们那里得知这个秘密,而且还是祝明朗与黎星画在梨花沟中发现了遗迹,才推断出这润雨城中存在着一个遗迹入口。

前脚刚进去,这些人全部就到了,胡冲明起初也搞不明白,为什么青牛山的这名秩序者会突然杀过来。

原来是他们自己的人把消息告诉了外人!

“屠国铁蹄在姚国肆意践踏,为了保住他们的性命,我也是无奈之举啊。”姚军师说道。

“你可以和我们说啊,我们可以帮你!”胡冲明说道。

“怎么帮?你们连润雨城都保不住,保得了我那些在姚国王庭中的族人吗??”姚军师说道。

“那你也不能……”

“算了,不过是一点煞星龙的信息,这种信息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价值。”祝明朗倒是很从容淡定。

“既然城主知道我们想要什么,那就为我们带路吧。”秩序者常鸿说道。

“先不急,最好再等一等屠文贺。”阎广说道。

“也行,那就等等。”

……

军队已经涌入到了城内。

祝明朗等人本来也打算暂时退避了,也无所谓他们怎么侵占,本身润雨城因为神凡学院的舍弃,就丧失了活力,城内也没有多少人。

大概到了正午,一头巨灵戮龙出现在了城外,可以看到这头巨灵戮龙的肩上站着好几个人。

巨灵戮龙到了城楼处,却没有停下来,而是无比猖狂的撞碎了城墙的一部分,然后踩踏着那些才修建起来的道路与街道,横行霸道的走向了这里!

是屠国的十万军首领苏泰,仿佛是在发泄当日的屈辱,他故意让巨灵戮龙破坏润雨城的建设。

“还记得我吗,祝城主?”苏泰露出了一个张狂的笑容来。

苏泰本以为对方会惊愕与害怕,但很快苏泰发现祝明朗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反而是注视着同在巨灵戮龙背上的另外一人。

“祝公子,我们又见面了。”一男子从巨灵戮龙的肩膀上跃了下来。

他穿着打扮依旧儒雅,如同一位私塾的教书先生。

“老大,就是这不长眼的东西,仗着有那破文书……”苏泰正要拿祝明朗出气。

屠文贺瞪了苏泰一眼,那眼神透着几分冷意。

苏泰顿时不敢说话了,退到了屠文贺的背后几步,将头埋了下去,一副畏惧的样子。

“让祝公子见笑了,是我疏于管教,手底下的人行事过于嚣张,冒犯了祝公子。我也是在来这里的路途上才知道苏泰与祝公子的小误会,要知道此城是祝公子的,我自然不会让他们跑来撒野。”屠文贺再次表现出了友善与温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