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羽仙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未知天体大陆。

一座高高矗立的祭天神台上,一群一群身穿着黄色长袍的人,他们从发饰到衣角都经过了精心的装扮,每个人都带着几分虔诚与凝重。

为首的一名神眼女子,雍容华贵,她眉宇间凝结着无法化去的哀愁与痛苦,就在所有的黄衣长袍之人高声宣读着某种对天誓言时,这位神眼女子抬头仰望,望见了那倒挂而磅礴的支天峰,看到了支天峰至高处,有一个人影,正“俯瞰着”他们!

那人宁静而立,无喜无怒,身旁却有一把剑,一头超凡脱俗的白龙。

“上……上苍之人!”这祭台上,拥有通天神眼的女子脸上顿时写满了愕然。

这是他们国度向天祈福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看到真正以上的上苍之人!

神眼女子此时恨不得自己也拥有御天飞仙之术,可以登上那天界目睹这位上苍者的阵容,可以当面向他祈求,为他们残破不堪的大陆求来一个风调雨顺,求来一个卑微的安生。

三拜九叩,神眼女子指着那上苍之人微不可见的身影,对着所有黄衣袍达官贵人欣喜若狂的高声道:“我看见了,是上苍的身影,他在凝望着我们,一定是我们的虔诚与祈祷打动了上苍,从即日起,所有国贵每日在这里跪拜,献上你们的身外之物,用我们国度最华丽闪耀的珍宝来引起上苍之人的注意,他是我们的上苍,他会救赎我们!!”

她的声音高亢而充满力量,整个国城的人甚至也都就地跪拜了起来!!!

……

连天峰处,祝明朗此时也留意到了天体大陆中有一片绚烂的光斑……

感觉像是由无数金银珠宝堆积成山产生的光泽,毕竟相隔这么遥远都可以看见的话,肯定不是几箱子的问题了。

可惜祝明朗也没有什么通天之眸,可以望见那么远的东西,借助那些遥远的光斑祝明朗勉勉强强看到那里有一座城,城内的那些小如尘埃的人聚集在一起,似乎在举行着什么整齐划一的仪式。

祝明朗也没有理会,看得出来那是一个修行文明不算特别高的大陆,他们那里的统治者喜欢游行,想必也是他们的特色。

抬头看了一眼连天峰,祝明朗发现连天峰也有好几座,一座比一座高,依次连向了最高的天巅。

要想抵达天巅,就得顺着最矮的连天峰攀到最高的那座,祝明朗也知道继续在这里观看风景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必须再登高!

登顶是否可以获得正神资格,祝明朗也不是很清楚,但越高处灵本越浓,可提升的命格越高这是不会错的。

……

未知天体大陆国都的那位神眼女子每日都在观测天象,观测那位上苍之人。

她想从这位上苍之人的行径中洞悉天机,获得上苍的一些指点。

“上苍在朝着我们靠近,他一定也在想方设法拯救我们!”神眼女子有些激动的道。

现在这个距离观测,她已经可以大致看到那个上苍身影了,是一个男子,而且感觉非常年轻,可惜容貌还是有一些模糊,但随着他的接近,相信可以很快就可以望见他的真容。

“他一定是听到了我们的呼唤,正在拨开重重险阻向我们靠近……糟糕,他要登的那座神峰上有一头羽仙!”神眼女子忍不住呼出了一声,她这一喊,让整个国城的达官贵族们吓得东倒西歪。

“我们不能就这样望着,我们得想办法告诉上苍之人!”

“仙师,我这有一张祖传的传音符,不知可否传达给我们的上苍者?”

“很好,上苍不畏艰难险阻来为我们化解天难,我们也得让上苍感受到我们的诚意!”神眼女子说道。

……

每一座连天峰都有着一重阻碍,第一座是一个窟窿山峰,那些窟窿里栖息着数之不尽的晦鸟,杀不完,也赶不走。

祝明朗狼狈的闯了过去,整个人已经有些疲倦了。

幸好在一片高空雨林中祝明朗摘到了一枚灵本圣果,不然很难再继续前行。

当祝明朗攀登最后一座连天峰时,天空中突然飘来了一张纸,这纸为金色,大小和银票差不多,正在祝明朗感到疑惑的时候,这张特殊的天外飞纸竟发出了声音!

“上苍尊者,您的上方有一只羽仙,它喜好收集男子头颅,请务必小心!”

很简单的一句话,女子声音还算好听,应该是属于那种很端庄的类型,但语气中透着几分恭敬与谦卑,像是将自己看做上仙了。

祝明朗尴尬的挠了挠头。

好像从他们的视角看到支天峰上最高处的自己,确实会下意识的认为是上苍之人。

这让祝明朗突然想到了那个在支天峰下,布置了一个愚弄神选、神明迷宫的神纹男子,他的理解是,上苍的存在是一种相对而言的,对于境界更低的人和修炼文明等级更低的世界来说,凌驾于他们之上,就会被视作上苍。

不过,在祝明朗看来这是伪上苍。

但自己似乎成为了别人世界的伪上苍。

“羽仙是什么东西?”祝明朗转过头去询问锦鲤先生。

锦鲤先生依旧在那里破口大骂,它不明白之前那些晦鸟为什么总盯着它咬,作为这世间少有的吉祥锦鲤,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杀伤力但绝对无敌的存在吗!

“和仙鬼属于同一种类型,可以追溯到天地初开古神诞生的年代,在那个年代它们只是一些飞禽走兽,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洗礼,成精的成精,升仙的升仙,虽然没有上天的正式授予,但实力和仙神差不多,就是每隔几百几千几万年要挨天劫。”锦鲤先生轻描淡写的说道。

“……简单来说,极其凶残?”祝明朗说道。

“能活这么久不死不灭绝的,一只远古蟑螂都温和不到哪里去。”锦鲤先生说道。

“奇怪,我们头顶上那个天体大陆的人,又是怎么知道那羽仙喜欢收集年轻男子的头颅?”祝明朗有些困惑道。

“两种可能,第一已经有人攀上去,然后被羽仙给割了脑袋,这一幕天彼岸大陆的人目睹了。第二,这羽仙恐怕在此之前没少冲破天引力束缚,飞入到其他大陆中祸害生灵,毕竟这些星体大陆都没有虚无海和虚无气层,强大的神明可以随意登门造访!”锦鲤先生说道。

祝明朗听罢,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但又不禁细思极恐。

一个本就修炼文明等级低的大陆,承受着恐怖的天害不说,还要被某些过于强大的仙神践踏祸害,随随便便降临一个都可以让他们大陆万劫不复,这还怎么安生啊??

以前还觉得极庭大陆多灾多难,上苍对极庭苍生不公。

经过一番对比才知道,被极庭大陆的人们习以为常的“虚无之海”和“虚无气层”竟是其他大陆无比奢望的,没有这两样东西,极庭不知能否存活!

……

继续攀爬,祝明朗登上了羽仙峰。

果不其然,这座山峰上随处可见一些人类的头颅,这些头颅也不知道用什么方式保鲜的,有一些明显都已经堆放了很久,却没有变成头颅,也不见干瘪与腐烂。

头颅一个个栩栩如生,整齐的放在地上、石岩上,甚至像是身体埋在了土只露出脑袋的活人,脸上还有各种各样的表情,崇拜、大笑、惊喜、诧异、痛苦、哭泣……

要不是这里是龙门,又知道这羽仙的嗜好,祝明朗甚至觉得这是民间的一种小恐怖艺术,展览出各式各样的人脸,而这些人脸又像极了正在看搭台戏剧的看客观众。

祝明朗从这一片“西瓜地”中走过,顿时有一种登台走秀的感觉,那些被收集的头颅目光都齐聚在自己的身上,当真跟活着的一样。

“喜欢吗?”

突然,一个女子尖细的声音传来。

祝明朗扭过一看,却发现是一个自己怎么都想不到的女人!

俞山菡???

自己亲手处理掉的那个女人!

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这是祝明朗怎么都想不到的。

但是,祝明朗很快冷静下来,他仔仔细细的观察,发现这女人将双手别在后面,而衣袖下的手臂,却是由鲜红色的羽毛覆盖着……

她没有手臂,只有羽翅!

“不记得我了?男人果然都是负心汉!”羽仙声音里透着哀怨,透着愤怒,透着几分阴狠!

“你没有陨灭?”祝明朗有些诧异道。

“大概很久以前,有一位天之娇女说自己来自什么星宫,要替天行道斩灭我这妖孽,我将她杀了,然后把她制成了我的傀魂,继续勾搭着你们这些野男人……那些野男人在知道原来剑修天女俞山菡也是一个荡妇后,兴奋至极,与我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情,甚至还帮助我勾搭别的男人。”羽仙笑盈盈的说道。

“所以真正的剑修天女俞山菡其实是一位正经女人。”祝明朗问道。

“谁知道呢,兴许我只是顺从她的内心深处渴望且不敢尝试的想法……”羽仙款款走来,扭动着的妖冶无比的身姿,还拖着一条如鼠的尾巴。

祝明朗也缓缓的向后退,这羽仙身上散发着一种诡异、恶心又可怕的气息。

但她突然用衣袖在自己脸上一拂,那张脸竟然一下子变了,变成了令狐玲的样子!

令狐玲姿容还在俞山菡之上,尤其是那端庄高贵的气质,尽管眉眸自然流露出几分妩媚,仍旧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她还有一张脸!

难不成令狐玲……

“喜欢吗,你如果更喜欢这张脸的话,本仙以后就维持这个模样?”羽仙接着说道。

“你杀了她?”祝明朗皱起了眉头。

令狐玲居然也被杀死了。

而且这羽仙显然还打算用令狐玲的容貌去勾搭。

不对!

令狐玲虽然有可能走在了自己前面,但没有理由那么容易就被屠宰。

祝明朗看得出来,令狐玲之前都是有所保留。

“它在窥视你,然后幻化出你熟悉之人的面孔。”锦鲤先生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

差点以为俞山菡借尸还魂,甚至认为令狐玲惨死在这羽仙手上了。

“都不喜欢呀,那如果是这张脸呢?”羽仙又一拂袖,那容貌渐渐的发生了变化。

这张容颜,比令狐玲还要惊艳,可以用无可挑剔和完美无缺来形容,而且充满了撩拨人心的柔媚与性感,偏偏在这样的气质中,又不失端庄娴雅、冰清玉洁的气质……

是祝明朗最为钟情的颜,只是此刻祝明朗内心却渐渐的涌起了一丝愤怒,那双眼睛并没有因为羽仙矫揉造作的妖冶而沉迷,反而变得冰冷与漠然!

“本只是想借过,但你触犯了我的底线。”祝明朗说道。

“你的身你的心都可以不属于我,但你的眼睛,得永远只盯着我看。”羽仙妖媚的说着这句话。

话音刚落,那些摆放在山峰中的头颅都突然间摇摆了起来,就像还活着一样扭动着,并且纷纷转向了羽仙所在的位置,眼睛里放着狂热的光,死死的盯着羽仙。

万众瞩目!

这就是羽仙要的!

“把你的头留下。”羽仙阴冷的笑了起来。

“你的命我收下了!”祝明朗冷蔑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