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同类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蒲世明,我有些话与祝明朗说,你先到水边查看一下。”祝雪恨对蒲世明说道。

蒲世明看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朝着客栈外头走去,也就是祝明朗杀死的那头河仙鬼出现的地方。

祝雪痕往客栈另一边走出,走到了大樟树之下,立于树前,她背对着祝明朗,盘起的发丝之下与衣襟之间露出了雪白脖颈。

祝明朗见她不说话,自己也没开口。

多年来都是如此,祝雪痕话不是特别多,有的时候就扔下一本剑谱,一言不发,祝明朗就知道要全文背诵了。

一直以来,祝明朗都称呼祝雪痕为长辈,但更多时候祝雪痕更像是一位冰冷孤傲的姐姐,她年长不了多少,进入缈山剑宗,祝明朗就被剑尊老太公扔到了弃剑林中和祝雪痕一起住。

平常剑尊老太公不怎么看得到人影,更多时候也是祝雪痕在教导祝明朗剑法,所以外人看来,祝明朗的师傅更像是祝雪痕。

风有些大,毕竟是冬天,樟树树枝摆动着,发出一些老人痛苦呻吟一般的声音。

祝雪痕转过身来,和以前一样,从不会有半点寒暄,开门见山道:“与你一起的女子呢?”

“姑姑说的是哪位?”祝明朗不解道。

“祖龙城邦我见到的那位。”祝雪痕说道。

“南玲纱吗?”祝明朗说道。

“你可知道她们是何身份?”祝雪痕接着问道。

“她们出自祖龙城邦黎家南氏,这不是很明了的事情吗?”祝明朗反而一阵困惑。

“离川并非是一块孤地,它的四周充斥着一些古怪的禁地,有些禁地深处,比极庭大陆的许多古刹还要可怕,它是某块大陆的遗失之土,至少不是极庭大陆的。”祝雪痕严肃的说道。

“世界在分裂,也在接壤,我也有做过这方面的猜想。”祝明朗点了点头。

“皇都已经掌握了一些重要的线索,不出意外,她们另一重身份很快就会被察觉。”祝雪痕接着说道。

“什么身份?”祝明朗不解的问道。

“天外者。”

“离川大地的每一个居民,对于极庭大陆来说不都是天外者吗。或者说,极庭大陆的每一个人,对于离川大地的人来说,也都是天外者。”祝明朗说道。

两块原本不想连的大陆接壤在一起,对于对方而言,都是天外之人。

祝明朗没觉得这个身份有多需要令人在意的,本身世界就广袤无边,还有许多未探索的地方,极庭大陆也没准对于另外一块世界来说,也是渺小落后之地。

“你觉得我现在是何修为?”祝雪痕突然问道。

这还真难到祝明朗了。

祝雪痕的修为就特别奇怪。

以前祝明朗在缈山剑宗的时候,可谓是剑修神童,修为提升的速度让所有老师尊都惊为天人。

祝明朗当时身边也没有其他人,所以一直都以祝雪痕为参照,想要有一天能够超越她。

可每提升一个境界,祝明朗都感觉祝雪痕修为也上升了一个级别。

现在也是。

自己也算半个王级牧龙师,洞察力远超普通修行者,再重新看祝雪痕修为时,她果然又提升了……

当然,这也不算多么奇怪的事情。

毕竟这世上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进步。

祝雪痕踏入王级,那是迟早的事情。

“王级。”祝明朗开口说道。

“那你觉得这世上,能击败我的人有几位?”祝雪痕接着问道。

“这个……姑姑,王级虽然很厉害,但据我所知各大宗门、各大族门都有一些老怪物是王级强者,放眼这极庭大陆,王级修为的人应该也不在少数,何况姑姑应该还是王级准位或者下位,遇见王级中位与巅位的,恐怕很难对付。”祝明朗很实诚的说道。

“千百人可以击败我,但最多三年时间,能击败我的人只剩下不到十人。”祝雪痕给出了祝明朗一个极其自信的答案。

祝明朗看着这位年轻高冷的姑姑,心中有波澜在翻涌。

不愧是自己师父。

这狂的,如出一辙!

“我相信姑姑可以做到的。”祝明朗点了点头。

“她们也可以做到。”这时,祝雪痕突然语锋一转道。

“她们?”祝明朗愣了一下。

“黎云姿、南玲纱。”祝雪痕说出了她们的名字,淡淡的叙述道,“有些天赋,与生俱来,她们和我是一类人,但也很危险。”

“姑姑和我说这些,究竟是要我做什么?”祝明朗更加困惑了。

黎南姐妹们的身份,祝明朗大概知道了一些,她们是神姬的后裔,估计是属于最为古老,同时又具备极其强大修行潜力的一族,得天独厚,且拥有世代传承……

但祝雪痕突然说自己与她们是同类人,这让祝明朗反而搞不明白了。

难不成祝雪痕也是神姬的后裔,就是最早创立牧龙师,或者得到天启成为神凡者的那些始祖的直系后代?

她们天赋异禀,血统优越,修为提升的速度远超所有人??

“远离她们。”

祝雪痕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多说,沿着那条小径朝着河流处走去。

“那姑姑总是一副与我素不相识的样子,是不是也是这个原因?”祝明朗问道。

“是。”祝雪痕回答道。

“那还好,还以为我令你失望透顶了。”

“也失望透顶,愿你有一天你能看到我真正的修为,有些话你才有资格听。”

“……”

祝明朗看着祝雪痕的背影。

太傲了!

换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和她是世仇。

好歹以前也是朝夕相处的亲人。

只是,祝雪痕到底告诉了自己什么啊?

她们是同类人??

哪一类人啊??

拥有着异于这个世界认知的传承,肩负着非常宏伟的使命,不想拖累自己?

还是天上的仙女下凡来体验生活,但坚决不能对凡人留有一丝丝感情,到时间了就得回天庭?

若是后者,祝明朗就能理解,祝雪痕为什么一副想要从此与自己彻底划清界限的样子。

但祝明朗觉得,祝雪痕还是对自己舍弃剑修的事情不太放得下。

确实是自己有所辜负,毕竟以她的性格,不会心血来潮的去教导一个弟子。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