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商业互吹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河流处,污浊的水流沿着低洼处缓慢的流淌着,一些干枯的芦苇在寒风中无精打采的摇摆着。

蒲世明站在河水处,手指上沾着一些泥土,似乎正在辨别这些泥土的灵性。

祝雪痕走来,神情与之前倒没有什么差别,只是眸子里流转着的光泽有些与往日不同,不像平常那样心无旁骛。

又是他。

蒲世明转过头去,望向不远处的客栈樟树。

蒲世明也算是与祝雪痕共事有些时间了,记得上一次她情绪有所变化,也是因为见到了祝明朗。

蒲世明有去做过一些调查,发现祝雪痕是祝明朗的师父,她们一起生活在缈山剑宗的弃剑林中有十年之久。

仅仅是因为对方是亲人吗?

他见过祝雪痕面对祝门的其他亲人,以及皇都中的亲人,也未曾见她情绪这样波动。

“那位祝明朗,对你来说很不一般吧?”蒲世明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来,像是朋友一样询问。

“线索呢?”祝雪痕理都懒得理蒲世明挑起的这个话题,冷淡的问道。

“往西边的那片森林去了,但应该只是一只河仙鬼,或者森仙鬼。”蒲世明说道。

“那交给你了。”祝雪痕说道。

如果只是河仙鬼与森仙鬼,祝雪痕没有出手的必要。

她要找的是地仙鬼与山仙鬼。

尤其是山仙鬼,一个可以泯灭广山紫宗林的存在,必定非同一般,而这样过于超凡入圣的生物,往往才有磨剑的意义。

祝雪痕离开,不知去向。

蒲世明却皱起了眉头。

他朝着客栈的方向走去,见缈山剑宗的两位剑姑正被宗林的人给接走了,而祝明朗也站在客栈门前,目送她们离去。

“祝明朗。”蒲世明唤了一声,叫住了打算离开的祝明朗。

“蒲世明?”祝明朗反而有些不解。

“刚才我打听了一些事情,这里有一头河仙鬼是被你所杀,看不出来你修为提升的这么快。”蒲世明笑了笑,露出了友好交谈的表情。

“我学什么都快。”祝明朗说道。

蒲世明笑容一僵。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我在河边发现了一些奇怪的杂质,大概是某只仙鬼身上掉落的皮屑,预估是有一万两千年、三千年的样子,但无法肯定是否还有别的仙鬼,万一我的判断出现了一些失误,自己性命丢了是小,让一头仙鬼逃脱却是影响甚大。”蒲世明说道。

“你是想邀我同行?”祝明朗直接了当道。

“正是此意。”蒲世明点了点头。

祝明朗有所犹豫。

那一万三千年的仙鬼,其实是自己在追踪着的。

蒲世明应该也发现了它的足迹。

但自己还无法完全肯定,它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就只能够干等,等那头仙鬼下一次现身作乱。

这样是很被动的,有可能它现身了,自己赶过去,它已经跑了,以仙鬼的潜踪能力,王级修为的人都无法将它们彻底找出来。

蒲世明好像拥有识别土壤的能力,而且光凭那么点杂质,就分析出了那是一头一万三千年修为的仙鬼……

也不是不能合作。

精确找到仙鬼,喂饱天煞龙,再不找到圣灵之血,天煞龙真就要叛变了。

“我这边掌握了一些信息,可以共享给你,但事先说好,这头仙鬼的血液优先归我,其他东西再均分。”祝明朗说道。

“可以。”蒲世明爽快的答应了。

……

蒲世明骑乘着的依旧是那头圣狮紫龙,可以凌空踱步。

祝明朗自己现在也没有可以骑乘的龙兽,正好可以借蒲世明的坐骑。

朝着西边广袤的落叶林中走去,那一颗颗树干笔直的插向长空,枝桠上也见不到多少叶子,显得几分萧条。

“原来躲在这片林子里。”祝明朗暗暗道。

当时,祝明朗追踪到了林子外的一座小村庄中,但随后就见不到半点线索了,只能够布置一些可以吸附在妖魔身上的粉尘陷阱,等待仙鬼的出现。

“祝雪痕方才与你说了些什么,我见她心情沉重,莫非遇到了什么难以处理的事情?”蒲世明的心思似乎不在仙鬼身上,反而是问起了这个。

“没什么,关心了一下我最近的状况,让我多穿点衣服,少吃肉,多吃青菜之类的,每个姐姐都是如此……哦,虽然她在辈分上是我姑姑,但在我看来更多时候像外冷内热的严厉姐姐。”祝明朗轻描淡写的说道。

“外冷内热??”蒲世明觉得这个形容放在祝雪痕身上极其不恰当。

她那是从肌肤到骨血都散发着令人无法靠近的冰寒,还有那与生俱来的傲气,仿佛这世间就没有什么人能入她眼。

难道是看人的??

祝雪痕只对祝明朗如此,对其他人就……

果然有问题,他们之间果然有问题,自己的直觉不会有错的。

“你们有血缘关系吗?”蒲世明问道。

祝明朗斜着眼睛看这蒲世明。

蒲世明意识到自己问这个问题有点太过头了,尴尬的一笑,开口解释道:“毕竟一起共事,有听一些流言蜚语,说是祝雪痕是皇王的私女,寄养在你们祝门……”

这个传言,祝明朗也听过。

甚至有一段时间,祝明朗是相信的。

毕竟皇王、皇妃确实有意无意会倾向祝门,哪怕是自己砍了皇族世子的四肢,皇王也等于是对自己从轻发落。

但想起祝雪痕刚才与自己说的那番话。

祝明朗反而觉得这个传言可能是假的。

皇王与皇妃之所以格外器重祝雪痕,会不会与那个身份有关??

“我不怎么着家,我们族门的秘史,我还真不知道。倒是蒲大公子,为什么对这些事情这般感兴趣?”祝明朗反问道。

“随口问问,就当闲聊,何况祝雪痕一直是皇朝的掌上明珠,作为与她共事的人,我怎么可能不好奇呢。”蒲世明笑着道。

“蒲大公子就谦虚了,你乃蒲世继承人,又是紫宗林的接班者,前途更不可限量啊。”祝明朗说道。

“哪里,哪里,我蒲世明一身头衔,怎么也不及你这般,将名利声望抛在脑后潇洒自在行走这天地间来的快活。”蒲世明说道。

两人都谦逊的笑着,商业互吹了一番。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