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病态的迷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万三千年的圣灵,就像是农妇手中招待客人的老母鸡一般,被祝雪痕利落的给宰了。

祝明朗在一旁,打算称赞几句,但见到祝雪痕面无表情的样子,便知道自己再怎么赞叹,也没什么意义,这是她基本操作。

“原来雪痕前辈没有走远,多亏您及时赶到,不然我们两个要大费周章。”看到了祝雪痕突然出现,蒲世明也立刻跑了出来。

“你想害他性命吗?”祝雪痕转过身来,质问蒲世明。

“我怎么会有这样歹毒的心肠,我不过是想试探一下祝贤侄的实力,您也看到了,我并未走远,若他有生命危险,我会第一时间出手。”蒲世明急忙做出了解释,并且向祝明朗鞠躬,表示自己诚恳的道歉。

“唰!!!”

突然,祝雪痕光影一般拔剑,剑从鞘中出现的那一刻,那绝影剑的剑气已经直逼蒲世明的脑袋。

蒲世明站立在那里,脸上才有了察觉,等到他想做出反应时,那死亡窒息之感已经如汹涌的咆哮之浪扑打过来!

一缕缕发梢,从蒲世明的两鬓处飘落下来,与此同时,一滴一滴冷汗连成了珠线,从蒲世明的脸颊两侧滑落!

蒲世明刚才还一副致歉的笑容,此刻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整个人呆立如冰雕,不敢动弹半分,那双眼睛里更充满了恐惧,还有几分难以置信!!

祝雪痕对自己拔剑……

而且只差分毫,便可以将自己的头颅给斩下来!

共事多年,竟就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对自己出剑???

剑已经回鞘,整个过程就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

拔剑术,无影剑。

这一剑法,祝明朗虽然也会,但祝雪痕的出剑速度和回剑速度相当惊人,以至于祝明朗都没有看清她的动作,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接下这一剑。

“再有下次,不会偏差。”祝雪痕冷冷的说道。

“不……不会,不会了。”蒲世明僵硬至极的回答着,仿佛说慢一些,自己真的就人头落地了!

祝明朗本就对蒲世明这伪君子之态没什么好感,这一次他主动找自己同行,其实心里也有了一些准备。

究竟是试探,还是要害自己,无非就看这石头仙鬼的实力……

石头仙鬼一万三千年,摆明了是巅位君级。

而蒲世明的认知中,自己应该是一名下位、中位的牧龙师,势力大比过后,皇都的人绝大多数都这么认为。

茶色大地、润雨城毕竟偏远,消息堵塞,即便关于天煞龙的事情传开了,也没有那么快传到所有人耳朵里。

最重要的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去相信,除非祝明朗在更大的场合中展现出天煞龙的实力。

除了润雨城那些已经接触过的势力,知道自己拥有龙王的人并不多。

试探与迫害,一线之隔,蒲世明到底是什么居心,祝明朗也已经清楚了。

“让姑姑担心了,我想蒲世明也确实只是想看一看我的实力,毕竟我现在也是一名牧龙师,作为曾经皇都将所有人都狠狠踩在脚底下的天才,蒲世明会对我现在牧龙师的修为感到好奇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姑姑不用和他计较。”祝明朗笑了笑,对祝雪痕说道。

“别在这一带晃了。”祝雪痕说道。

“恩,雪痕姑姑自己也小心,不是所有人都像我祝明朗一样心地善良,敦厚纯朴的,与他人相处,要多留一个心眼。”祝明朗点了点头,也叮嘱了一句道。

祝雪痕也没任何表示。

倒是蒲世明,那双眼睛里已经满含恼怒之色。

他承认,自己确实迷恋着祝雪痕,也非常了解祝雪痕对所有人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唯独这祝明朗……

他这又哪里是在试探祝明朗的实力。

分明是在试探祝雪痕,试探他对祝明朗的在意程度。

若她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她为什么明明离开了,却还要不放心的过来。

果然有问题!

难以接受,更无法容忍。

共事数年,蒲世明都从未看到祝雪痕有什么特别的情绪波动,偏偏在自己试探祝明朗时,她的愤怒毫无保留的倾泻在了刚才那一剑上!

蒲世明甚至相信,自己若没有那显赫的身份,若不是祝雪痕顾及紫宗林与皇都的反应,她刚才就一剑砍了自己的脑袋!

何等的无情!!

这么多年的付出,祝雪痕无动于衷就算了,在她眼里自己依旧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这让蒲世明内心底的嫉妒与羞恼化成了一团根本无法遏制的火焰,几乎在脸颊上灼烧!

偏偏这种情况下,他还要听着祝明朗与祝雪痕说着那些相互关心的话,亦如两个恬不知耻的情夫情妇蜜语甜言。

祝明朗,祝明朗,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只会躲在女人身后,只知道卖弄旧情,乞讨庇佑的废物!

……

蒲世明用尽一切所能,强压下自己内心的狂躁,转身离开了。

祝明朗望着他的背影,眼神也变得冰冷了几分。

刚才与祝雪痕说那番话,可不是真的为蒲世明开脱。

无非是蒙蔽蒲世明,让他觉得自己确实很单纯。

削掉几根头发就算了?

祝明朗可不是一个被人愚弄玩耍了之后不做出任何回敬的大圣人。

“他已经着魔了。”祝明朗说道。

“广山紫宗林被灭,里面有一些是他的亲人,大概是因此悲伤过度,蒲世明脑子也不正常。”祝雪痕说道。

“雪痕姑姑,你对人情世故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尽管他很努力的去表现出那种谦逊有礼,表现出大度洒脱,但两次相遇,我都能够感觉到他对我的那种厌恶与排斥,就好像只要是能与雪痕姑姑说上话的男的,他都要严阵以待。他因为迷恋而嫉妒扭曲的情绪,虚伪的表现在脸上,靠名门望族的礼教都掩盖不住。”祝明朗很直截了当的说道。

“哦,这个原因啊。”祝雪痕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蹙着眉,过了一会才道,“本以为是祝门与蒲氏之间的族门之首暗争。”

“……”祝明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天啊。

蒲世明看着祝雪痕时,眼睛都快泛绿光了。

祝雪痕和他共事这么多年,竟然丝毫没察觉???

不愧是祝雪痕啊。

这也太不懂得人情世故、男欢女爱了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