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处理掉一个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也没有多余的要交待,祝雪痕转身离开了。

祝明朗其实也想和祝雪痕说个实话,毕竟自己其实已经能够看到她真正的修为了,好歹拥有龙王。

可话都来不及说,苗条孤傲的身影就不见了。

满地的血液,犹如油井一样从土壤下面不断的冒出来。

祝明朗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唤出了天煞龙来。

一万三千年的血液,正好符合天煞龙的饮血标准,辗转了有些天,总算是能够填饱肚子了。

天煞龙饮血的方式也非常的特别,并非是像一只牛河边饮水一般,而是张开了那布满了星纹的翅膀,紧接着一地艳红色的鲜血便被某种力量蒸成了气丝之状。

血红色的气丝被天煞龙纳入到了它的翅膀之中,紧接着就看到它身上那五彩斑斓的鳞羽、刚玉肌变得光泽鲜亮了起来……

没多久,天煞龙便喝饱了。

它的翅膀还可以储藏血量,所以一次完整的捕食成功之后,它可以维持大半个月,甚至忍一忍也能够坚持一个月的时间。

万年圣灵……

这东西又不是到处都有的。

其万年之血能够提供的能量极其庞大,再加上天煞龙自身对灵气的吸收,以及星光的吸纳,可以维持良好的状态。

“吃饱喝足了,总得帮我做件事?”祝明朗对天煞龙说道。

天煞龙用尾巴与腰身支撑起身躯,那双摄人心魄的煞瞳傲娇无比的注视着祝明朗,显得几分不那么情愿。

一切不以食物为目的的战斗,都不是这个牧龙师人类在白嫖!

“有人想害我,你这总不能坐视不理,我要死了,灵约裂开,你这根基不稳的龙王也可能被直接打回到原形不说,自己还可能修行受损。”祝明朗说道。

天煞龙在犹豫。

“那就这么定了,解决掉那个人,你就可以回去美美的睡一觉了。”祝明朗说道。

“呶?”天煞龙还没答应,这人是不是对龙的语言判断有问题?

……

拿人家手软,吃人家嘴软。

天煞龙还是答应了,这还要多亏了祝雪痕出手解决掉了那头一万三千年的石头仙鬼,天煞龙一丝力气都没有浪费,就饮饱了圣灵之血。

祝明朗要对付的人当然是蒲世明。

这件事可没有那么简单就算了,以祝明朗对小人与恶人的了解,他们往往不懂得什么叫悔改的。

只要这蒲世明认定自己祝明朗是一个软柿子,那他就一定会再次犯贱。

所以祝明朗觉得追踪蒲世明,然后再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

蒲世明并没有刻意的掩藏他的气息,祝明朗在他离开的时候就留了一个心眼。

灰头土脸离开的蒲世明果然没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自我反省,而是前往了一个竹镇子。

像是与其他人联络了一番,没过多久,蒲世明就到了镇外的一片紫竹林中等候。

他的神情,阴郁至极,大概是根本没有想到祝明朗会尾随的缘故,他甚至连使用灵识查探周围都没有,反而在那里对着空荡荡的竹林自言自语,发泄着他内心的怒火。

祝雪痕的那一剑,应该彻底击碎了他的自尊心。

这么多年来,皇都议论最多的两个人,不就是他蒲世明与祝雪痕,外人看来共同进退,共同出入的两人,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连蒲族诸多长辈们都有意撮合他们。

在蒲世明看来,祝雪痕也仿佛已经默认了。

即便她平日里并不擅长表达情愫,可蒲世明觉得这只是她性格使然。

直到今天,蒲世明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多可笑可悲!

“不知廉耻,不知廉耻!!”蒲世明不断的重复着这个词。

明明是姑侄,却有着不该有的感情!!

这两个人,不知廉耻!!

祝明朗就在竹林不远处,听到蒲世明这痛斥,不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到底怎么不知廉耻了??

自己和祝雪痕做什么了?

她关心自己,不是很正常的吗?

再怎么说也是一起长大的,朝夕相处的,事实上祝明朗还觉得自己和祝雪痕有感情障碍,按理说他们应该更亲密一些才对。

突然祝明朗明白,蒲世明为什么要问自己与祝雪痕有没有血缘关系了。

可到现在为止,祝雪痕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也不过是出于一种亲情一般的关心,为什么会被蒲世明曲解为“不知廉耻”?

算了,有病的人,他们看什么都会曲解,都会往着邪恶不堪的方面去联想。

祝明朗继续监视了一会,确认他附近只有一个人时,也准备下手。

与此同时,竹林边响起了脚步声,祝明朗将天煞龙的脑袋从图印之中摁了回去,让它再等一等。

“世明,你唤我们,可是有重大发现?”一名紫宗林的堂主走来,全身着装漆黑。

“替我处理掉一个人。”蒲世明很直接的说道。

“现在吗?”那名漆黑堂主问道。

这名堂主身后,还有几名同样一身黑色着装的人,应该是紫宗林的执事,修为都不低。

“对,现在。”蒲世明说道。

“实力很强吗?”漆黑堂主问道。

“废物一个,但我需要你们做得不留痕迹,最好……最好处理成仙鬼所为!”蒲世明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了这个绝妙的掩盖罪行的办法。

“好,我们会照做的。”那位漆黑堂主点了点头,竟然没有再做过多的询问,仿佛他的本职就是为了杀人。

“留他一口气,我要他沦为彻彻底底的废物,明白我的意思吗?”蒲世明冷冷的说道。

“明白,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处理了。”漆黑堂主回应道。

“好,这个人是祝明朗,祝天官之子。”蒲世明终于说出了目标。

“又是此人??”漆黑堂主讶异道。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蒲世明说道。

“安王之前也一直想要处理此人,找的是我们,韩公考虑到祝天官可能会查到我们头上,于是将此事推给了侍刀门。侍刀门没有成功,安王也败露了一些事情……”漆黑堂主说道。

“侍刀门那些酒囊饭袋,怎么和你们黑掌堂相比?”蒲世明说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