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我觉得,我认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鸿天峰这些提刑人一个个呆若木鸡。

在他们的修炼认知里,从来没有写上一个人的名字会遭到这样轰杀的,这究竟是什么神通,为何会从灵魂深处产生一种畏惧!

“你……你究竟是何人,此乃鸿天峰道观,敬奉招摇神明,你这等歪魔邪道速速离去,否则……”一名提刑人指着祝明朗,并拿出了招摇神的名来威慑。

祝明朗也懒得与这些为虎作伥的人渣废话,手一抬,上千道殷红的飞剑从他的面前飞出,每一柄飞剑都像是已经锁定了一个目标,它们径直的飞向了鸿天峰的这些残忍提刑人!

全部一剑封喉!

此处提刑人有近千名,为首的正是那半脸瘫痪的屠刀者,利刃飞出,而且不是慢悠悠的飘去,它们基本上都是一闪而过,以飞剑剑烁之力直接贯穿了这些人的喉咙!

“咚~~~~~~”

站在这刑台不同位置的提刑人几乎同一时间倒下,落地的声音都是一致的。

近千人瞬间死亡,半瘫脸屠刀者是少数没有直接毙命的,他呆呆的望着祝明朗,整张脸上写满了惊恐与震惊,像见到了鬼一样!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远处的墙远内,那个手持长斧的杀戮者冲了出来。

此人粗犷、凶狠,一只手拖着那血迹斑斑的长斧,另外一只手竟然直接抓住一个少年的脑袋,像是提着一只正打算放血的鸡鸭那般。

那少年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尤其是他这个视角正好可以看到锋利恐怖的斧刃。

半瘫脸屠刀者不敢说话,他全身给被冻住了般,哪怕一根手指都活动不了,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实力强大到这种地步的人!

“呵呵,你又是哪来的散仙,胆敢到我们鸿天峰来撒野!”斧屠者咧开了一个笑容来。

他随手将少年丢到了院墙里面,双手握着那怪异的长斧,一步一步朝着祝明朗这里走来,嘴角也慢慢的勾了起来,接着道,“杀一些鱼虾确实没有意思,把你砍了,应该能让我涨不少修为!”

祝明朗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斧屠者,而剑灵龙已经自行飞到了这个人的上空。

突然,剑灵龙笔直的垂下,朝着斧屠的头颅上刺了下去!

斧屠者看似狂妄,但修为根本无法和剑灵龙相比,干净利落的一剑从他的头颅贯到了身体,拔出的时候剑灵龙的剑身连一丝血都没有沾到,只是下一秒那斧屠者的脑壳上喷涌起了一根猩红的血柱来……

斧屠者一副从未察觉的样子,还向前走了几步,但很快脸上的野性笑容荡然无存,他全身无力的瘫在了地上,生命流逝,死状凄惨。

半脸的刀屠者已经意识到面前的人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了,他没有像斧屠者那么愚蠢,而是立刻放低了自己的姿态,谦卑的说道:“这位上仙,我们鸿天峰有冒犯之处,还请上仙宽恕……这些愚民,勾结叛逆谋杀我们信奉神明者一百多人,前些日子更是胆大妄为的杀害了我们的神选天子,罪大恶极,我们……我们不过是奉命行事啊……”

“你应该还不够格和我说话,爬到外头的朝拜观去,唤一些神裔过来。”祝明朗淡淡的说道。

半脸刀屠者听到这句话反而一阵狂喜。

这么说对方不会杀自己了……只是,为什么要用爬了,自己可以跑过去传话啊。

未等半脸刀屠者想明白怎么回事,他突然感觉到身下传来剧痛。

他整个人矮了半截,然后血淋漓的趴在了地上,半脸道屠者扭过头去,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被一剑给斩断了。

“如果能够把话传到‘招摇’那里最好,我想和他聊聊怎么做神。”祝明朗对这半脸屠刀者说道。

拖着无腿的身子,半脸屠刀者拼命的朝着外面爬,血液根本止不住的往外流,在地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红迹。

祝明朗最不可能放过的就是这半脸屠刀者,完全不是滥杀无辜那么简单,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去杀害那些不相干的人,这一剑虽然只是砍断了他的双腿,但祝明朗出的是流血剑,这剑法斩开的的伤口是无法止住流血的……

……

祝明朗扫了一圈那些被束缚住的无辜者,将他们都解开了镣铐,包括之前被拖进院子里的那黄氏商人一家子。

黄氏商人一家子又是三拜九叩,感激涕零。

祝明朗也知道,被押解到这鸿天峰刑台的人数量惊人,并不只是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些,何况鹤霜宗地界中还有那么多城镇,同样还在遭受着鸿天峰与黑天峰的践踏,救这些人只是顺手,终究要把根给治了。

“你们鹤霜宗,就剩你还活着吗?”祝明朗走到了那烧红的柱子处。

聂晓璇整个背都与火铁柱黏在了一起,冒然的将她扯出来就等于是将她整个背给削了,祝明朗也只好先将上面的火盆给熄了,然后倒了一些快速结痂的药液,好让她的背变成硬疤,不至于黏附铁柱。

“只剩下一些年纪小的了……还在铁笼里,他们打算将他们拿去喂兽。”聂晓璇虚弱无力的说道。

“有活着的就还好。”祝明朗往另外一处院墙中望去,那里似乎确实有一些铁笼子,不过那里暂时没有人。

“祝公子,感谢您的大恩大德,您的剑快,不如给我们所有人一个痛快,你也好趁早离开此处,鸿天峰道观内怕是不仅仅有准神级别的人,坐镇的那白发传教老道,是神级。”聂晓璇说道。

“我这人不做损阴德的事情,待我灭了这鸿天峰,你们想活还是想死自己做抉择便好,与我无关。”祝明朗说道。

聂晓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是用一双困惑的眼睛看着祝明朗。

灭了鸿天……

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

没多久,那位鹤发童颜的老道便带着一干人等出现了。

这些人多数穿着金褐色的宽松麻衣,头发梳理的非常整洁,额头上还有一点朱红,身上带着彰显出他们与众不同气质的玉器。

他们一共有十八人,修为都不低,当他们看到一地的尸首后,每个人眼睛都瞪大了,瞳中充满了愤怒!

这世间竟还有人敢在他们鸿天峰中行凶!

“大胆恶徒,竟杀我鸿天峰这么多弟子!”鹤发童颜老道用手指着祝明朗,大声呵斥道。

他的声音具有极强的穿透力,祝明朗周围的那些铁柱都因为他这一声呵斥而全部粉碎了!

“你只看见你鸿天峰的弟子,为何看不见那些被蹂躏致死的凡民呢,这些尸骨在你圣洁干净的道观后面都发臭了,你怎么还有那个脸在朝拜观对着那些善男信女们说着道貌岸然的话!”祝明朗同样指着这个传教的老道骂道。

“这些人乃忤逆之人,神明都唾弃他们,我们自然有权判罪!”鹤发童颜老道说道。

“神明的唾弃?你代表了神明吗,哪位神明,是招摇,还是你自己?”祝明朗冷笑质问道。

“自然是吾神招摇!”鹤发童颜老道身上有一丝丝的神辉显现,只不过他并非是正神,无法像祝明朗那样带有威慑力,他故意表露出自己神级境界,就是要给祝明朗一个下马威,他接着说道,“这里乃招摇疆域,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生命都受到了招摇神的庇佑,这个女人,乃百桑国人,对于神明丝毫不存在感激之情,竟做出弑杀天子这般人神共愤的事情,参与者数目庞大,我作为鸿天峰的传教,自然要彻查!”

“你不用和我解释这么多。”祝明朗淡淡道。

“那你又是何意,你这样的散仙我见了不少,无非是想要为这些人声讨,无非是心怀几分慈悲,但你可知道这个毒女这些年来一共杀害了我们上百人,将我们那些鸿天峰无辜的弟子剁成肉酱用来做树肥,他成立的鹤霜宗,培养那些死士,就为了残害我们鸿天峰骨干,与她相关的人,我们又怎么可能放过!”鹤发童颜老道接着说道。

“我说了,你不用和我解释这么多,我勉强也算是一位执法者,我的上头只有一个对一切事情不闻不问的老天,我行事的方式很简单,我看见,我觉得,我认为……我看见你们的人借着此事滥杀无辜,我觉得你们鸿天峰更恶臭,并且我认为你们该死!”祝明朗此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笑死人了,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用这三条标准来界定所有的事情,你是这疆域的神明,还是这天枢的星神??吾乃鸿天峰万世传教,既你一心向死,我童致远便成全了!”鹤发童颜的传教说道。

“他是神级,你不要与他斗,快走啊!”这时,鹤霜宗的聂晓璇急忙说道。

能杀疯魔,确实证明这位男子有一定的实力,可与鸿天峰这种始祖级别的人较量是不可能的!

祝明朗脸上还是带着平静的笑容,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

正好,傍晚时分!

神级传道者,也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自己看家护院龙的攻势!!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