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神识预警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哼,他耍诈,不然我怎么可能败给他!”小战神阳冰面子上挂不住,解释了这么一句。

“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龙门之争,本就无关恩怨,两位今日能够相逢便是缘分,大家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就当修行路上的知己了,来来来,共饮一杯。”宋神侯人缘确实好,主动出来调解。

祝明朗和这多臂怪也没上升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主动敬了他一杯。

阳冰板着个脸,勉为其难的饮了下去,随后道:“你为小地方神选,在龙门能到达那个高度也算有些能耐……”

“承让,阳兄承让了。”祝明朗谦虚的道。

其他几人倒是对祝明朗在龙门中的事迹感兴趣,祝明朗自然不会说太多,只是简单说了一下自己在击败阳冰后便找地方躲起来,时间一到就离开了龙门,没混出什么名堂。

阳冰很早就在龙门陨灭了,自然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人要是知道祝明朗把华仇砍了,估计魂都被吓飞了。

宋神侯带来了好酒,几人酒过三巡,都已经开始称兄道弟,女梦师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戒备祝明朗了,甚至旁敲侧击,想从祝明朗口中了解到雀狼神的事情。

祝明朗当然不会告诉她事情,女梦师原本还打算等祝明朗睡得醉醺醺之后,潜入到祝明朗的梦境里找寻答案,可是女梦师刚有这个念头的时候,祝明朗的眼睛就变得凌厉了几分,仿佛可以看穿她的意图,女梦师惊吓出了一声冷汗,再仔细看祝明朗时,却发现祝明朗仍旧笑容满面,和刚才和煦毫无防备的模样并没有多大差别,好像刚才那个凌厉可怕的眼神只是女梦师的幻想。

女梦师摇了摇头,当下打消了刚才那个危险的念头。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她,自己若不经过该男子的允许潜入他的梦境,很可能无法活着走出来。

大家一直喝到了深夜,玄戈神都的夜宁静祥和,完全不用担心会有任何小阴间之物前来骚扰,即便午夜走在空无一人的巷子里也完全不用担心那些勾魂妖物。

……

祝明朗依旧喝了个半醉,从这些人口中,祝明朗还是了解到挺多有意思的信息,至少天枢神疆中有大概十位正神并不是界龙门中封举,而是华仇、玄戈、明孟、招摇这些地位比较高的神明钦点的。

所以天枢神疆三十三位正神,其实也有拉帮结派的味道,祝明朗若想动哪位神明,得先梳理好他的关系网。

祝明朗已经明着得罪了招摇神。

招摇不可能对鸿天峰、黑天峰被灭的事情一无所知,而起宋神侯、李望山宗主也都听闻招摇天峰被神秘神明给踏灭的事情……

招摇是和华仇同穿一条裤子的,祝明朗也不算踩错了人。

至于玄戈……

明面上玄戈是比较反对华仇暴统的,但玄戈神国与华仇神国相邻,华仇却放任玄戈神国如此强大昌盛,这其中是否藏着别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是无法说得清楚的。

……

祝明朗提着半壶酒,沿着长长的霞山街慢悠悠的走着。

他原本是打算往神庙的方向走,领略一下玄戈神庙的风采,但隐约间有一种怪异的念头,这个念头在阻止着自己继续往神庙那里走。

就在祝明朗打算折回时,道路的一个空摊上,有一个青涩女子正坐在上面,晃动着一双细长的腿,正满目无聊的左顾右盼,像是在等什么人。

祝明朗先看到了她,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青涩女子也终于看到了祝明朗,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祝明朗!!”青涩女子小跑了上来,洋溢着欣喜的笑容,像一朵绽开的水仙花。

“龙粮大总管!”祝明朗迎了上去,发自内心的露出了笑意。

无论这神都如何浪漫美丽,都不如看到一位故人来得令人愉悦。

“姐姐说,今夜午后在这里等,便会遇见你,没有想到真的撞见你了,这三年都死哪里去啦!”方念念像一个小怨妇,但又抑制不住见到祝明朗的开心,那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三年了,少女也长大了,是一位清丽的姑娘了!

“星画让你在这等我的吗?”祝明朗问道。

“是呀,姐姐好厉害啊,这都可以算到,啊,对了,姐姐千叮万嘱,要我第一时间将这个交到你手上。”方念念拿出了一封精致的小信纸,信纸折得很整齐很漂亮。

祝明朗接了过来,一看上面的字迹便知道是出自黎星画了。

龙门有数月,再加上游历这四五个月,算起来有快大半年未见了,光是看到这秀气的小字,祝明朗脑海里便浮起了黎星画的容颜。

甚是想念,甚是想念啊。

“公子,不能再往前走了。”黎星画只写了这么简单的一行字,再没有其他。

祝明朗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条通向玄戈神庙的霞山彩道。

其实祝明朗已经打算止步了,他有一种很奇怪的直觉,那就是自己今晚莫名其妙的往神庙方向走有可能落入到了某个神明精心安排的命运轨道中……

虽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会让自己走向一个被动的境地。

“星画还有说什么吗?”祝明朗问道。

“没有啦,她只交代我在这里截你,哇,你身上怎么都是酒味,你是不是刚从喝花酒的地方出来,祝明朗你实在太过分了,姐姐们不在,你就四处风流快活,我都闻到很浓的胭脂味了,大渣男!”方念念气呼呼的说道。

“只是和一些小神、半神喝了一夜的酒,既然星画叮嘱不要往前走,那就往回去吧。”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带着深更半夜跑出来的方念念返回霞山庄,一路上也询问起这三年她们的事情。

……

冗长的霞山大道安静无比,大多数居民都已经入睡了,连那些风花雪月之地也都停了喧闹。

一座跨过了清清城河的桥处,一名全身被一件素雅的绸袍遮住的女子立在桥岸边,立在了一个不容易让人察觉的柳树下。

她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石桥,也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可惜,桥上始终没有人走过。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