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教训逆徒子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长长的登仙阶,尽管是领袖级别的圣会,但整个天枢宗主、国主、半仙、圣者、天子不在少数,玉白的登仙阶一时间很多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耳朵也竖了起来。

有火药味!!

“那么你就是帆龙宫的宫主,华东明?”祝明朗开口反问道。

“当然……不是。”金红色长衣男子将长长的衣袖往后甩,稍稍挺起了胸膛道,“吾乃宫主坐下,钟贤大护法,我们宗主念在你与他也算师出同门,让我稍几句话给你,让你好自为之,你且给我好好听……”

金红色长衣男子话还没有说话,祝明朗抬起一脚,将半侧着身子摆谱的这人给直接踹下了神庙的登仙阶!

“咚咚咚咚!!!!!”

金红色长衣男子在冗长的白玉阶梯上翻滚,借助女娲龙祝明朗给他施加了一个沉重之力,使得他滚动起来更加迅疾!

“砰!!!!”

大护法钟贤滚到了最下面,鼻青脸肿的爬起来,披头散发,狼狈至极。

他爬了起来,用手指着高处的祝明朗,恼羞成怒的吼道:“大胆、狂妄,我与你好好说话,你竟白日行凶,这是没有将这神庙玄戈之神放在眼里,没有将吾神华仇放在眼里吗!!”

“一个传话太监,也敢在本宗主面前耀武扬威,既然你喜欢给华东明传话,那就告诉他,像他那种欺师灭祖之徒,最好夹着四处乞怜的尾巴藏好,他要敢像你这般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必将他的脑袋给取下来带回去祭拜我楼龙宗老宗主!”祝明朗指着这个传话太监说道。

李望山、秦昨两位同祝明朗一起来的宗主看得眼睛都直了!

祝老弟原来是这等暴脾气啊??

这里可是玄戈神庙前,说简单点,玄戈神可能就在某处观望着前来的人,玄戈一直是崇尚平和,不主动生事端的,祝明朗这样在人家神明眼皮底下打人,实在是彪悍啊。

阳冰瞥了一眼祝明朗,倒没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

在龙门祝明朗更是猖狂,那些小神明、神选们传言的龙门鬼见愁,多半就是他了。

“你……你放肆,你……你目无神明,圣尊,圣尊,此事你们可要给我做主啊,我身为帆龙宫大护法,暂代我们宫主前来参加这次圣会前的聚议,此人在神庙登阶上对我行凶,难道就不应该将他绳之以法吗!”钟贤自己不敢对祝明朗动手,但他开始利用主持会议的玄戈来给祝明朗施压。

登仙阶上,确实有一位身穿着战尊之盔的男子,他双手搁在重剑的剑柄上,那沉重之剑压在这白玉石上,整个登仙阶仿佛不堪重负。

他迈开了步子,身体发出金属碰撞的“铿锵”之声。

“这位宗主,请谨言慎行,这里玄戈神庙,任何人不得使用武力。”那战圣尊警告着祝明朗。

“我楼龙宗与帆龙宫的恩怨,关你何事,说直白一些,他们帆龙宫是我们楼龙宗的一个小分支,他们整个帆龙宫的成员,都是本宗主的手下,我教训我的逆徒子逆徒孙轮得到你来管吗?”祝明朗转过身去,反问道。

那位战圣尊皱起了眉头,明显对祝明朗这番话感到不满。

但言辞上,祝明朗说得也没有什么问题,帆龙宫以前确实是楼龙宗的一部分,叛徒分裂了出去。

“任何人不得使用武力,这一次只是警告,下一次我将驱逐你。”战圣尊没有去纠结那个恩怨问题,而是重新申明。

“呵呵,你一个小小的守神国的将军,居然说出驱逐这位狂神的话,你配吗!”这时,小战神阳冰已经走了上来,他高傲至极的站在战圣尊的面前。

喝了几天就,阳冰和祝明朗已经冰释前嫌了,关键时候还站出来给祝明朗撑腰,祝明朗有些意外。

“吾神既让我在此处维持秩序,我便有权抑制一切不安的因素。”神都的战圣尊说道。

“祝老弟,你尽管把那家伙打得满地找牙,这人我来盯着,他敢动你,我便将他打得也满地找牙!”阳冰也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他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他顺着台阶走了下去,抬起手来就是朝着那传话太监钟贤狂扇!

“啪!!!啪!!!!!”

每一个巴掌力道都很足,好几次将传话太监钟贤的牙都给打飞了。

帆龙宫的大护法人都傻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施展不出任何神凡之力,而且身体沉重得像是被石化了一般,明明就是很普通的手段,可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来人!”

那位战圣尊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突然大喝了一声。

顿时整个登仙阶上出现了百来位穿着厚重战铠的人,他们全副武装,金盔圣甲,手持着厚重无比的大战剑!

面对这种情况,祝明朗完全无视,照打不误,一边打,一边骂“逆徒,逆徒!”

“退下!!”突然,一人穿着彩袍走来,朝着所有出现的剑武者呵斥道。

那些重剑武者纷纷退了下去,但那位战圣尊脸色却极其难看了!

这个小小的宗主,未免也太过狂妄了,在神庙前把人打得血流不止不说,竟还有这么多人站出来为他撑腰。

宋神侯快步走来,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对战圣尊说道:“圣尊,那什么钟贤,本就不是我们这次领袖圣会的邀请人,不过是一随从,他没有资格参加这次会议。何况这确实是人家宗门的私事,我们没有必要掺和,当然,他们在我们神庙前打确实说不过去……祝宗主,左转有一武道场,可否行个方便,将人提到那里去打,吾神不喜欢在这个隆重的日子里见了血光。”

“好说,好说!”祝明朗一看是宋神侯,于是点了点头。

……

又暴打了一会,把人打了个半残,杀就没有必要了,主要还得有人传话。

祝明朗整理了一下衣袖,再一次踏上了那白玉登仙阶,当他看到有几个神庙信女正在擦拭着刚才弄脏了的台阶时,祝明朗毫无罪恶感,继续走上了高殿。

其他人都跟看疯子一样看着祝明朗,但是那种敬而远之的眼神。

太狂了!!

玄戈神眼皮底下把人给打残,打残就算了,还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参加会议。

这就是当年连正神都敢揍的楼龙宫吗??

名不虚传啊!!

楼龙宫走出来的,除却华东明当了华仇的舔狗,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渎神的潜质。

……

进入到了前会,祝明朗看到每个人的坐席都是严格安排好的。

正神坐在高席,神明级中席,神下组织领袖坐在低席,宗门、国主、散仙……坐在了堂席。

这也算是一个众神会了,虽然很多都是伪神、混子神、攀附神……

祝明朗看到了宋神侯,他坐的位置倒挺高的。

而与自己一同来的李望山宗主、秦昨宗主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派,即便是在堂席,也都是比较靠前的几列,看不出好色好酒的他们也是位高权重,在天枢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祝明朗的位置就尴尬了,大概是快要没落的缘故,位置基本上都快靠近门外了。

从他这里回头望去,都能够看见那个黑着一个煞脸的战圣尊。

楼龙宫以前也是坐在中席的,如今却快出这个殿堂外了……

“小师叔,可是小师叔?”一个小眼睛的其貌不扬男子走来,彬彬有礼的对祝明朗说道。

“你是?”祝明朗完全不认得这人。

“咳咳,小师叔既接任了楼龙宗宗主之位,好歹看一看我们宗门的宗谱啊,上面应该有我的画像,我是藏龙宫的,师尊他老人家也是太过执拗,宁愿楼龙宫不剩下一个人,也要守着,我们这些做徒弟的也没有办法,只好令起门派,当然,我和华东明那种欺师灭祖之人不一样,我这心还是向着我们楼龙宫的,刚才有幸在阶前见到了小师叔那拳法和掌法,与师尊他老人家如出一辙,佩服,佩服!”自称是藏龙宫之主的其貌不扬男子说道。

“哦哦哦,藏龙宫,有听说过,也是楼龙宫的分支。散是满天星啊,偏偏本宗一团糟。”祝明朗说道。

祝明朗起初以为楼龙宫真是一个落魄烂宗,有那么一点故事,但也就那样。

结果最近祝明朗发现,楼龙宫多年前确实很辉煌,因为不仅仅是叛徒华东明成了大人物,楼龙宫其他一些弟子这些年也是混得风生水起,自己开山立派,实力都不弱。

“师尊脾气太倔了,不适合宗门发展,但师尊确实是一位值得钦佩的老师,他带出了不少像我们这样的弟子。奈何亲传只有两位,一位是华东明,一位是你。”藏龙宫的宫主说道。

闲聊了几句,祝明朗暂时也分不清这藏龙宫的宫主是不是靠谱的人,毕竟谄媚的话谁都会说。

倒是这个分出去的宫主,他所坐的位置都比祝明朗前很多很多。

不过,这位藏龙宫的宫主旁敲侧击了一些关于范广重是否留下了什么东西。

在祝明朗看来,范广重最有价值的便是那升魂法门,藏龙宫宫主应该是知道的,但祝明朗不会向他透露任何有关信息,反倒得从这个家伙这里了解更多关于升魂炉鼎的事情。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