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窥梦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头发丝拿来了,你要的那些问题也都旁敲侧击的问出了一些,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吧?”祝明朗对女梦师芍清池说道。

芍清池已经准备好了各种佐具,可以看到她的面前有一面浑浊的银镜,这镜大如门,里面却没有映出祝明朗与芍清池的身影。

感觉,像是一面清澈的水池竖立在自己的面前。

芍清池接过了用布包好的头发丝,然后将头发丝扔到了银镜之中。

他们特意等到夜深时分才进行的。

既然要潜入到一个人的梦境里,自然得确定他是熟睡状态。

“这银镜会大致呈现出他梦里的情景,你看到这些像水波纹一样的涣散光泽,便代表着他正在构建自己的梦境了,等他再深睡一会。”芍清池说道。

耐心的等待了一阵子,祝明朗看到那竖立起来的大银镜中如泼墨画一样渐渐呈现出了一些清晰的画面。

尽管朦朦胧胧,但还是可以看见许多明显的轮廓。

有一个穿着升仙之袍的人,负手而立,站在了一个万受瞩目的仙台上,一位身姿袅娜的女子正款款走向他,为他加冕。

而台下,无数人正在高呼,狂热、崇拜、敬仰!

“我卫简,终于成神了,哈哈哈!!!”卫简兴奋激动的说道。

祝明朗和芍清池站在他的梦境之外,俯视着这一切。

成神?

这大概是每一个修行者梦想吧,在卫简的深层梦境中出现这样一个画面倒也没有怎么奇怪。

梦境画面过得非常快,总会有一些朦朦胧胧的梦雾,笼罩在某些地方,让人无法看清楚整个梦境的全貌,甚至一转眼的功夫,梦境里的时间就飞快的在流逝,一切所发生的事情就像是过眼云烟那般,只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印象。

卫简在梦里成了神,他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他将那些得罪过他的人一个个处死,更让一个身穿着黑色镶金袍的男子跪在地上,给他做踩垫。

“华东明,你这背踩起来很舒服啊。”卫简嘲笑道。

华东明一脸谄媚,那笑容反倒是和卫简虚伪卑微的样子非常像。

卫简骑乘着自己的神龙,非常潇洒自在。

巡视往自己的神土后,他回到了自己的仙邸,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正打算和那位给自己戴上仙冠的女子酣畅淋漓一番,结果推门而入,卫简看到了一地零散的衣裳,帐床内传来了他的娇妻妩媚销魂的鼻咛。

祝明朗与女梦师芍清池对望了一眼。

剧情这么刺激的吗??

卫简刚成神不久,他的娇妻就在他的房间偷汉子!!

原来成神也逃脱不了这绿劫啊!

卫简勃然大怒,他冲了上去,撕开了那帘帐,想要看一看这个野男人是谁!

“贱人!!”

卫简冲了上去,一把将他的妻子从那糜烂的姿态中给拽了出来。

他妻子摔在了地上,结果完全不知羞臊,竟又恬不知耻的扑到了床铺上,扑向了那个与她欢好的男人身上,一副还要继续的样子!

卫简气得整个脑袋都绿了,他将帘子完全扯开,这才看到一个英俊的美男子坐在床上,自己那娇妻就是这样像迷昏了脑袋一样往他身上挤。

“竟然是你!!!”卫简看到了床上的人,怒发冲冠。

“是我,如果不是我,你如何成得了这神啊。我赐予你这么大的恩德,玩一玩你的妻子又如何,好了,你赶紧出去,不要打搅我们。”那男子坦然无比、镇定自若,丝毫没有被捉奸在床的愧疚与畏惧。

卫简似乎也愣住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但愤怒还是依旧愤怒的。

银镜外,女梦师芍清池用一种看变态一样的眼神看着旁边的祝明朗。

祝明朗此时也满脸尴尬,而且不知不觉涨得一片通红。

卫简梦里的那个奸夫,居然就是自己!

不至于吧,自己不过是今天才和卫简见的面,卫简当晚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成了神,美中不足的是自己妻子偷了汉子,这个汉子还是自己!

“我就知道!!你这样的女人只喜欢那些英俊的男人!!枉我对你倾尽一切,不惜给那华东明做牛做马,你却这样对我,不知廉耻,不知廉耻!!”卫简将怒火发泄在了自己的妻子身上。

而梦境里的那个奸夫祝明朗,依旧悠哉的坐在床边,听着他们夫妻在那里争吵。

“无耻!”女梦师脸颊的红了,对着祝明朗骂了一句。

“关我什么事啊,我本人行得正坐得端,从未做过任何一件伤风败俗之事。依我看,这卫简多半就是长得比较丑陋,得了娇妻却又极其不放心,总觉得她会背着他做一些不齿的事情,然后正巧今天他见了我,见到我玉树临风、年轻英俊、才华出众,便觉得我是那种风流之人,对我心中产生了嫉妒与戒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于是梦就变成了这幅景象,怪不得我啊,卫简的梦境人生真是大喜大悲啊!”祝明朗亦如那床中奸夫一样,镇定自若的解释道。

“他现在已经完全沉在梦里了,短时间内不会醒来,我们潜进去吧。”女梦师不再谈这个话题。

“好,剧情发展越来越刺激了……哦,我的意思是可以挖掘出更多有价值的信息。”祝明朗点了点头。

……

走入到了银镜,祝明朗与女梦师芍清池出现在了卫简的家里。

卫简义愤填膺的从那间充斥着汗味的房间里走出来,他抬起头一看,发现祝明朗站在他面前。

“你……你怎么又出来了?”卫简盯着祝明朗,尽管很憋屈,但不敢发怒。

祝明朗也愣了一下。

什么意思??

自己直接就继承他梦里奸夫的身份了??

你卫简这会跑出来,意思是默许自己妻子继续偷人了??

这都能忍啊!!

感觉卫简真实生活中是不是有类似的经历啊,正常人不应该把奸夫**直接给杀了吗,好歹刚刚成了神!

“哦,玩腻了,出来散散步。”祝明朗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你!!你说的什么!!你不要践踏我的底线!!”卫简大怒道,一副要和祝明朗拼命的样子。

“如果你甘心做一个小小的神子,那你尽管有怒气往我身上撒,范广重留下的东西可不仅仅只是让人晋升神子级别。”祝明朗面不改色的说道。

卫简脸上的怒意如潮水一样退去,他盯着祝明朗,依旧是白天那副恭维的样子,道:“当真??”

“华东明都已经攀附了华仇,那他为什么还那么在意范广重的东西呢,这事情你不会想不明白吧?”祝明朗继续说道。

“那要怎么做?”卫简立刻来了兴致,浑然忘记了刚才那心如刀绞的绿帽之痛。

“华东明手上有一样东西,是从范广重那里抢走的,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祝明朗身份扮演得非常好,保持着那个奸夫当时该有的镇定!

“珠鼎??”卫简吐出了这两个字。

“没错,知道在什么地方吗?”祝明朗接着问道。

卫简有所犹豫,他看着祝明朗,好像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这时,旁边的女梦师芍清池给了祝明朗一个眼神,并用传音的方式告诉祝明朗:“要围绕着他的梦来说,就像是一场戏,你不能让他莫名的走出这个戏的情景,让他思考一些过于符合现实的事情,不然他容易醒过来。”

祝明朗大致明白了。

立刻改了一种说法,对卫简说道:“别忘记你是怎么成神的。小小的神子,也不过是可以享用一些民间的美女,等你成了神将,那些神女都得跪在你面前,所以眼光放长远一点……”

这句话果然管用,卫简脑子里显然有迷恋的梦中情人。

“这种东西,华东明一定会随身携带的,没有想到华东明成了我们的一条狗,居然还暗藏着珠鼎!”卫简说道。

“随身携带?”祝明朗有些不解道。

“小师叔有所不知,那珠鼎其实就巴掌大小,帆龙宫有不少都是源自于楼龙宗的,多少知道一些关于珠鼎的事情,连华仇都对珠鼎非常感兴趣,华东明已经将那东西看得比自己小命还重要,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放在什么地方。”卫简说道。

祝明朗看了一眼旁边的女梦师芍清池。

芍清池点了点头,开口道:“他这番话应该可信度比较高。”

“孽徒,还不出来受死!!!!”突然,门外传来了一声苍劲有力的嘶吼。

顿时,整个仙府都摇晃了起来,墙院纷纷塌落。

卫简脸色大变,立刻躲到了祝明朗的后头。

一个强壮无比的身影冲了进来,竟是一个浑身力量感十足的龙人!

那龙人有着一张酷似范广重的脸,但他却有尾巴和爪子,他每踏出来一步,梦境世界都在震动……

“孽徒!!!”龙魔状态的范广重暴怒,仿佛一个恶鬼向卫简讨债。

卫简怕极了范广重,蜷缩在那里,拽着奸夫的衣袖,祈求奸夫帮他求情。

“你知道些什么就赶紧说出来吧,师尊可真要杀人了!”祝明朗立刻借机拷问。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