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圣首华崇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还好这种法门不需要原地坐法很长时间,完成了之后直接跑路,难不成自己还真的为整个神都灵气骤然稀薄而负责??

灵气这东西,就是给人吸收的,灵气上面上面又没有写谁的名字……

……

干净利落的走人,祝明朗心情大好,也懒得跟找到这个地方的人一般见识。

整个神都高品质魂珠已经被自己买空了,而且被卷走的灵能汪洋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够补充,祝明朗还有一条阎王龙处在修为的瓶颈,等到了华仇神国,再找一个风水宝地收一波灵能韭菜,自己就拥有两大神龙将了!

天枢神疆到达神将级别的应该也可以数得过来,这离手刃华仇本尊又近了一步!

哼着小曲,买了几斤最奢侈的仙酒,祝明朗难得做东,请那几位“狐朋狗友”喝起了酒来,也顺便打听一下各位正神的消息。

天枢一共有三十三位正神,雀狼神死了,华仇在闭关,便还有三十一位正神,这一次领袖圣会至少会来一半,这一半正神中哪些是华仇的狗腿子,哪些是端正的神明,哪些又是畜类神明,祝明朗都得一一将他们区分清楚来。

巡天审神,这是自己的职责,在天枢中闲逛了大半年了,还没有砍了一个正神,估计不太好向老天爷交差,自己苍穹之上的那颗伏辰星星辉都要暗淡下去了!

之前砍的,虽然是神明境强者,但他们都不是正神,处决了也只是小增加一些祝明朗这位伏辰正神的功绩。

“大家人呢?”祝明朗提着好酒,却不见李望山、宋神侯他们,不免感到几分奇怪。

“他们去探望知圣尊了,听说知圣尊受了惊吓,我也才刚刚选好了一件不错的小礼物,打算前往宓尊府,你呢,你要去吗?”女梦师问道。

“我酒都买了,不喝有些浪费,正好有些日子没见宓容了……看看她去。”祝明朗点了点头。

……

与女梦师一同前往了宓尊府,祝明朗看到了宋神侯、李望山、阳冰、秦昨这四个酒肉朋友果然不分场合的在饮酒,好歹是来探望知圣尊的,结果就在人家的府里喝了起来,酒香浓烈……

“正好,我带来了一些醉仙酒。”祝明朗把几坛仙酒放在了桌上。

探望知圣尊是其次,大家找个借口凑在一起喝酒是主要的,宋神侯果然是一个无可救药的酒徒,直接开坛,每人倒上了一大碗。

喝了有一阵子,知圣尊才梳理得漂漂亮亮的从庭内走出来,见这些探望者已经在雨亭中大吃大喝了,不由苦笑了起来。

“宋神侯,你这酒局已经开设到我的府内了。”知圣尊宓清浅款款走来,倒也不是很在意这些人的随性,自己也坐了过来。

宓容与宓清浅一同行来,轻轻挽着她,显得特别亲密。

宓容看到了祝明朗,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开心的像只小彩雀要扑过来,但考虑到祝明朗现在是以楼龙宗宗主身份到来,只好假装不认识的样子。

祝明朗冲着她挑了挑眉毛,也没有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只是这个表情太快,以至于一旁的知圣尊以为祝明朗是如登徒浪子一般轻佻行径,眼神中多了一丝不快,但没有直接表现出来。

这位就是楼龙宗的宗主?

如此年轻,却这般轻浮。

范广重当年也算是风云人物,为何在选亲传弟子上都不太靠谱。

“对了,我们还不知道知圣尊是如何受了伤,难道这神都还有刺客?”宋神侯询问道。

“只是在施展一些神通时遭到了反噬,没有什么大碍。”知圣尊温文尔雅的笑了笑,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祝明朗也特意打量了一番这位知圣尊,她眉间的那个伤口还在。

好吧,这位知圣尊心理素质还是挺硬的,要换做是一些小神子,估计吓得连续几个月都要坐噩梦,根本不敢出门。

“看来弑神者不简单啊,知圣尊需要料理那么多事情,这缉拿凶徒的事,也可以由我们代劳。”李望山说道。

“终究会将他揪出来的,几位也不用为我……嗯,几位也没怎么为我担忧。”知圣尊扫了一眼这一大桌好酒好肉,客套的话说到一半都觉得没意思。

“哈哈,我们就这德性,无酒不欢,但看望你的心是有的,这位祝青卓还特意给您买来了醉仙酒,知圣尊也喝几杯,就当消愁压惊。”宋神侯说道。

知圣尊也不扭捏,陪众人喝了几杯,闲谈起了其他有趣的事情。

过于沉浸在严肃的事情上,反而令她心神不宁,倒不如畅饮几杯,才能够扫去那巨剑指眉的阴霾。

自从领袖圣会放在玄戈神都召开,知圣尊宓清浅便很久没有像现在喝喝酒、谈谈天了,这些人随性归随性,气氛倒挺容易感染人的。

只是,好心情很容易就被一些繁杂琐碎的事情给破坏。

才刚刚有了一丝好转,长廊处便有几个来势汹汹的人闯了进来,宓尊府的那些手下们更是拦都拦不住。

“知圣尊,好兴致啊,在这饮酒会客,却不愿意见我两一面?”一个束着发的剑眉男子走来,语气非常不满的说道。

“华崇兄,这话就鲁莽了,知圣尊安然无恙我们就安心了。”另外一名仙袍的男子说道,此人其貌不扬,与那卫简不相伯仲。

“原来是天枢神宇的华崇圣首,还有倜傥的流神,两位来得正好啊,我们正在与知圣尊谈那可恨的弑神者之事,我自作主张让下人准备了一些酒菜,边吃边谈。”宋神侯起了身,热情恭敬的迎接着这两位身份特殊的人物。

华崇!

天枢神宇的圣首。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虽然没有担任任何一个正神之位,但地位却超过了绝大多数正神。

华仇座下头号狗腿子,而且修为惊人,实力强大,基本上天枢神疆中有任何反叛华仇的势力,都会被这个家伙连根拔起,手段极其残忍!

至于旁边的流神。

祝明朗这次来找宋神侯他们,其实主要也是打听打听关于流神的事情。

既然要让自己的伏辰星辉继续保持着闪耀透亮,就得斩一名正神,华仇是一条最大的鱼,得慢慢剥鳞,在此之前祝明朗首要目标正是这个流神!

甭管你是什么德高望重、功德无量的神明,只要打自己小姨子的主意,都得给我死,哪怕除了他会减自己的功德,祝明朗也不会有半点犹豫!

何况,这流神据说是作风极其有问题的一个神明!!

很妙啊。

不过是来喝个酒,微服私访一番各位神明的风评,哪知道直接就遇到了本尊,正面考察!

“宋神侯,你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少在这里说一些无用的,一边凉快去。”华崇脾气非常大,根本不给宋神侯半点好脸色。

他走来,一巴掌拍在了祝明朗买的那醉仙酒上,满坛子酒顿时洒了出来,流入到了那些佳肴中,让一桌子好菜彻底毁了!

华崇根本不看坐席中的人都有谁,他凑到知圣尊的面前,一双眼睛里带着几分烦躁几分恼火。

“华崇圣首,有事不能心平气和的谈吗?”知圣尊也露出了几分不满。

“心平气和???我如何与你心平气和!我的人在浩雨林中找到了华东明的尸体!!”圣首华崇又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帆龙宫的华东明死了????”酒桌上,众人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华东明可是我们天枢神宇的首席牧龙师,他死在了你们玄戈神都,死在了你和玄戈管辖的地盘,这件事你如何解释。你可是一名预言师,难道这样的凶恶你看不见吗,还是说你这位知圣尊有意放纵凶徒,任由我们天枢神宇的重要领袖被人宰杀!”圣首华崇怒斥道。

“我们换个地方谈。”知圣尊蹙起了眉,但她眉心有伤,这个无意间的举动让她疼痛的抿了抿嘴。

一旁的宓容看不过去了,对圣首华崇说道:“老师不久前为了追查弑神者受了预言反噬,现在还有伤在身,圣首还请……”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丫头说话了,流神,赏她几个耳光。”圣首华崇打断了宓容的话语,语气冰冷蛮横道。

“好啊,虽然这小脸蛋精致好看令人不忍下重手,但有些小神裔大概还没有怎么学习礼教规矩,不懂得如何与真正的神明说话,得打!”流神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知圣尊脸上布满了愤怒,她正好开口,却看到坐席中有一个人站了起来,挡在了华崇、流神与宓容之间。

“两位都是天枢的上神,行事风格倒是和绝大多数恶霸蛮徒没有什么区别??”祝明朗站在宓容的身前,说出了几位宗主、小战神阳冰以及女梦师都不敢说的话。

“啧啧,今天不长眼的小角色还真不少,想清楚你自己是什么人,再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们是谁……”流神眯着眼睛笑着,但笑容中带着几分阴狠。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