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上了贼船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够了!你们皆是我玄戈神国的贵客,既发生了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我们反而需要齐心协力去应对,没有必要在这里相互争吵。”知圣尊发怒了,她站了起来,眼睛里透着几分凌厉与怒意。

她此时也没有软弱,任由这两个神明在自己的府中这样撒野,知圣尊也不可能容忍。

“好,换一个地方谈,我希望知圣尊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否则此时我们天枢神宇绝不会善罢甘休!”圣首华崇冷冷的说道。

说完这句话,圣首华崇瞥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祝明朗,带着一种蔑视与嘲弄的口吻道:“我与圣尊,都乃神下第一人,我们相互之间表达不满,事情若解决了,我们相安无事,但你一个无名小卒,不适时宜的跳出来,你觉得你可以安然无恙吗,好好想清楚你今天冲撞我的后果,处理了华东明的事,我再处理你!”

“你还欠我一坛醉仙酒。”祝明朗笑了笑,完全没把华崇这番威胁的话语当回事。

华崇。

流神。

人果然应该多出去走一走,单子主动就送上来了!

斩两个虽然会让自己忙碌一点,也增加不少难度,但都年底,是应该冲一波神明业绩!!

听到祝明朗这句话,华崇却像是看弱智一样看着祝明朗,但祝明朗这个自以为是的态度,徒增了一份恼意,让华崇特意瞪了一眼祝明朗,将祝明朗的模样给记住。

……

到了大厅,华崇也不入座,显然还在气头上。

流神却已经端起了茶杯,一小口一小口喝着,每每细品的时候,都会借着这个眯起眼睛的机会打量一番成熟有味的知圣尊,不是盯着她的腿,便是盯着她的胸,仿佛那小小的眼睛可以透过那绸缎望见里面的春光。

祝明朗等人自然是没有跟进来的。

华崇和流神也不可能与一群还没有入神境的小角色谈如此重要的事情。

“难道你就没有一丝丝的察觉?”华崇质问知圣尊宓清浅道。

知圣尊宓清浅摇了摇头道:“预言师并不是万能的,别说我无法预知华东明的安危,哪怕是我自己的危险也未必能够预见,那位我们要找寻的弑神者,比我们想象中得还要强大。”

“雀狼神死便死了,我现在对他的事情不感兴趣,你现在全力追查杀死华东明的凶徒,胆敢挑衅我们天枢神宇的威严,便是忤逆华仇吾神之大罪,绝不能放过与轻饶!”华崇说道。

“兴许这两件事有某些联系。”知圣尊宓清浅说道。

“哦??”华崇挑起了眉毛道,“你的意思是,杀死雀狼神的和杀死华东明的可能是同一个人?”

“只是存在这种可能,也或许是有人故意利用这个弑神者的头衔给我们这次圣会制造胡乱与麻烦,两件事都需要捋清楚来,华崇圣首请稍安勿躁,既在我玄戈神都发生的弑神凶案,我自当查个水落石出。”知圣尊回答道。

“好,我给你时间,流神,这些日子你便多陪着知圣尊,凶徒残忍无道,若是知圣尊有什么闪失,我同样要问你的罪。”华崇圣首说道。

“圣首放心,我堂堂正神贴身守卫,怎会有意外,届时我与知圣尊一定会将这两个目无神明的凶徒给缉拿,绝对让圣首满意。”流神浮起了笑容,一副非常自信的样子。

“好,圣会正式开启前,我需要有一个结果。”华崇圣首点了点头。

“这是我分内之事。”知圣尊回答道。

华崇圣首从流神身边走过,用手轻轻拍了拍流神的肩膀,眼神变得几分阴冷,低声道:“那个顶撞我们的小子,你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吧?”

“呵呵,我记着呢!”流神当然不会忘记此事,他背对着知圣尊低声道,“我的手段,您还不清楚吗?”

华崇圣首笑了笑,迈开了大步朝着厅外走去。

流神一直目送着华崇圣首离开,等到他完全消失在视线中了,流神才缓缓的转过身来,目光快速的从知圣尊的身子上扫了一遍,然后做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道:“接下去的日子你与我可要好好合作,万万不能让华崇圣首再像今日这样大发雷霆,领袖圣会这一次虽由你们玄戈神国主持,但圣首以往主持的可没有出现这些乱子。”

知圣尊回应此事,只是对流神说道:“流神也请先回吧,有进展我会与你说。”

“那可不行,华崇圣首特意交代,我得贴身保护你的安危,你看你眉心上的伤,若那弑神者察觉到你对他有极大的威胁,前来刺杀你,那我岂不是失职了?”流神说道。

知圣尊微微皱起了眉头。

保护是其次,让流神一直监督着自己才是圣首华崇的真正目的吧。

而且,知圣尊也不是不涉世事的小少女,监督可能还又是另外一回事,这流神有的时候就是不加掩饰他眼睛里的那份猥琐与垂涎,知圣尊觉得有他在的话,自己反而需要一个真正的保护者。

可是眼下玄戈神都中涌入这么多天枢领袖,人手根本就不够用,要找到一个能够防范流神这样级别的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圣尊,圣尊,三圣宗与万古教在芳山大打出手,已经波及到了一些黎明百姓,几位圣君已经前往了,但好像依旧无法让他们停手。”一名神裔前来,半跪在了大厅前,对知圣尊说道。

“带我前去……”知圣尊起了身,正要出发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对这名神裔道,“你到雨亭,将阳冰、宋神侯等人也一起唤上。”

流神跟着知圣尊出厅,开口道:“此事由我出面,不是更容易处理,知圣尊没有必要与我这么生疏,只要知圣尊一句话,本神也可以效犬马之劳。”

“你为正神,他们为宗门,直接插手反而会让事情更加扩大化。”知圣尊随意的解释了一句。

……

雨亭里。

尽管有华崇与流神两个跑来破坏了气氛,但大家并没有受此影响,该喝还是继续喝。

倒是李望山是一个比较心细的人,他特意看了眼祝明朗,总觉得这件事未免有些过于蹊跷了。

死的不是别人,偏偏就是华东明!

而与华东明有着直接恩怨关系的,正是这些日子被人们经常议论的楼龙宗与帆龙宫的事情!

原本火药味十足,很多人都期待着祝明朗一个独枝宗主怎么与帆龙宫较量,哪知道双方还没有正式交手,其中一个人直接就暴毙了!!

另外一个人,却好端端的在这里喝酒。

并且他对华东明的死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还有,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华东明死了,所以心情大好的买了这几坛子酒!

一时间李望山不敢再喝下去了。

“那个,祝宗主,华东明的死你可知道些什么吗?”李望山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

“不知道啊,他死就死了,省得我到时候在领袖圣会上看他不顺眼,当着那么多正神的面将他暴打一顿。这种人啊,死了好,欺师灭祖,背叛宗门,残害同门,老天爷真是开眼,把他这孽畜给收了,这么令人喜悦的事情,几位可要陪我多喝几杯啊!”祝明朗说道。

华崇与流神的过于强势霸道,让众人都还停留在刚才的畏惧中,等到李望山说出口之后,大家才猛然间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会吧!!!

不会吧!!!

放眼整个天枢,华东明最大的仇敌应该就是楼龙宗了,楼龙宗的宗主又是他们面前的这位……

真就清理门户了???

在祝明朗说他是楼龙宗唯一独苗时,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以卵击石,到这领袖圣会中更是自取其辱,结果事情一下子演变成这样,华东明突然暴毙!

暂且不谈人是不是这位祝宗主做掉的,结果上来说,楼龙宗完胜,清理了门户中最大的叛徒。

“祝青卓,以前我对你还有几分意见,但就刚才你刚冲撞华崇与流神的气魄,我服你!”此时,阳冰站了起来,递来了一大碗酒。

“一个华仇座下第一狗腿子,以及一个三流正神,有什么好牛气的。”祝明朗说道。

“说不得,说不得,青卓兄,我们虽然知道你为人直率,但这样的话可千万别说了!”李望山和秦昨都吓了一跳,急急忙忙阻止道。

女梦师芍清池已经用怪异和惊恐的眼神看着祝明朗很久了。

她是帮助祝明朗施行了栽赃计划的人,她原本以为祝明朗只是要华东明、卫简等人因为这些事情焦头烂额,哪知道华东明就这么直接死了!

人十有八九是祝明朗杀的!!

这个人,太可怕了!!

这跟当着自己的面弑神有什么区别啊!!

芍清池不敢说,她已经在祝明朗的贼船上了,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赚你五千万金,这下可好,跟贼人绑在了一起。

他要是出了什么事,自己这个协助他的梦师也难脱干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