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阉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几位,知圣尊有请,如今玄戈神国人手不够,各大宗门领袖又频频产生矛盾,知圣尊希望借助几位的力量能够调停三圣宗与万古教的冲突。”宓容跑了过来,开口对他们说道。

“没问题啊,我们来这里本就是想看一看有什么可以帮助知圣尊的!”小战神阳冰爽快的答应了。

小战神阳冰带头,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意见。

李望山与秦昨也不是小门小派,在天枢有一定的影响力,也有比较强大的人脉,此时他们两人出面应该可以妥善处理。

祝明朗这会也闲来无事,跟着去看了看热闹。

……

知圣尊应该是玄戈神都中最为忙碌的人,这次领袖圣会即将开启,整个天枢的领袖抵达神都,一些脾气大的领袖根本就压不住,他们时常会闹事,更经常爆发争斗。

找寻弑神者这个事情,也不过是她繁琐之事与重要事务中的其中之一。

阳冰和宋神侯都比较热心,考虑到知圣尊最近确实很忙碌疲倦,他们主动站出来为知圣尊分忧,一群在雨亭喝酒的人,摇身一变变成了神都宗门调解队,哪里有纷争,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

祝明朗跟着他们维护神都秩序,也大致将一些天枢的恩怨,神明遗留下的矛盾,以及各大组织与神国之间的历史问题了解了一番。

为了方便沟通与处理,知圣尊也顺势邀请几人住在了她的府中……

……

夜深了,知圣尊回到了自己的寝楼,宓容始终陪同在她的身边,一直到知圣尊宓清浅沐浴更衣……

站在屏风后,宓容望着那知圣尊成熟而曲线的影子,不由嘟起了嘴道:“那个流神,我总觉得他眼神怪怪的,很让人不舒服,偏偏他还要住在离我们那么近的地方,今天他总算走了,整个人都松了下来。”

“这会就不谈他了,容儿,去拿那件云袖裳给我。”

“好嘞……”宓容没有叫婢女,自己亲自到了衣阁处,但找了一遍,却始终没有看见那件云袖裳,于是她只好隔着很远的距离轻喊道,“您不是那天饮酒时才穿过吗,怎么找不着了?”

“那就换一件吧,兴许是丫头拿去洗,忘记晒了。”

“好。”

“那位祝青卓,你认识吗?”那边浴池处传来了知圣尊的声音。

“不认识呀。”

“哦,那他品性不错,只是当时未免鲁莽了一点,我担心他可能会遭到报复,你要叮嘱他这些日子切勿独自离开我们府邸。”知圣尊说道。

“我会的。”宓容一边应着,一边在心里说道:该小心的是那些家伙,哼,神选大哥哥现在可厉害了!

……

流神神府。

玄戈好客,赠予了每一个正神一座非常奢侈的府邸。

流神很早就到来了,并且将这里布置得与自己神国的府邸相似。

他今日饮了不少的酒,朝着府内的一位侍奉自己多年的娇娘闺房走去。

推开了门,蛾眉女子立刻露出了妩媚的笑容来,并故意露出了半截香肩,迎上了流神。

流神个子不高,只到女子的耳边,但流神却不像往常一样恶狼的扑上来,反倒是让蛾眉女子退回到桌子前。

“怎么,吾神今日不悦?”蛾眉女子坐好,沏上茶问道。

“也不是,今天你表现的端庄贤淑一点。”流神说道。

“原来流神是腻了奴家的搔首弄姿呀!”蛾眉女子说完这句话,特意清了清自己矫揉造作的嗓子,端起了一个非常清高的腔调,“您觉得我这样呢?”

“不错,不错,啧啧,来,你再将这套衣裳穿上……”流神眼睛里有了光,并且极其猥琐的套出了一件衣裳来。

蛾眉女子取了过来,立刻嗅到了衣裳上还有淡淡的体香,混杂着些许特别的酒香。

她翻看了一番,发现这是一件云袖衣裳,别致好看,精美绝伦,绝不是一般人可以买得到,穿得起的。

“吾神今日怎么突然间送奴家这样一件好看的衣裳啊?”蛾眉女子问道。

“快穿上,尽可能得表现出我刚才说的样子。”流神命令道。

“这衣裳是谁穿过的呢?”蛾眉女子当面换上了。

“知圣尊。”

“好呀,原来吾神是馋人端庄玉洁的知圣尊了呀,便用这种法子来饥解馋……那我给你画个那种风格的妆容,保证吾神今日可以更加快活,您先和几杯茶,这些茶可都是奴家亲自用这儿温过的呢。”蛾眉女子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胸口。

流神那双眼睛都已经眯成了一条缝,精光大放。

但为了更美好的享受,他浑身燥热的坐了下来,然后大口大口的喝起了茶水。

茶杯很特别,上面有一些如龙如蛇的纹理,流神现在脑子里全是那令自己兴奋的画面,丝毫没有察觉到那些纹理在轻轻的慢慢的扭动……

……

玄戈神都的夜灯火幻美,每一个楼阁都有它独特的韵味,在这辽阔的神都大地上组成了一幅极其绚烂的画卷,搭配上那些悬浮在楼阁上、山林间、夜幕下的垂尾浮灯莲,更是浪漫唯美。

可就在这样一个宁静美丽的夜,某个神明的府邸中传来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那叫声堪比九幽魔渊中的恶鬼之王,响彻了整个玄戈神都!

祝明朗住在了宓圣尊府邸,本已经入睡了,却听见外头有嘈杂声,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醒来,祝明朗本想继续睡,结果却听见有人来敲门。

“青卓兄,青卓兄,圣首深夜开启临时会议,要求每一位领袖到场,你快起来吧。”外头传来了宋神侯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大事吗?”祝明朗不解的问道。

“应该不是小事。”

祝明朗穿好了衣裳,心中感到万分困惑。

又是哪个神明出事了。

最近其实不仅仅华东明出问题,各大宗门,各大神下组织,各大正神之间都暴露了许多问题,华东明的死,不过是其中一件罢了,属于性质比较恶劣的。

但看此时的情况,应该是出现了比华东明之死更严重的事情。

……

各位领袖陆陆续续抵达了玄戈神庙。

很多人带着几分不满的入了坐,正是会议还没有召开,便几次被拉来讨论事情,一些脾气大的领袖已经很是不满了。

这些天,更多的正神赶到了。

高坐上,已经可以看到有八位正神的身影,反倒是令人奇怪的是,流神没有坐在他的位置上。

八位正神神情严肃,却不说半句话。

而这一次主持的是圣首华崇,旁边站着的是知圣尊、战圣尊两人,底下还有几十号地位不逊色于正神的圣者,他们每个人神情都有些凝重。

“你们这玄戈,难不成是贼窝吗,华东明刚刚惨死没多久,流神竟在你们玄戈赐予的府邸中惨遭毒手!!”圣首华崇痛斥道。

“流神死了?”战圣尊惊讶道。

“当然没有,但叛神者的行为极其恶劣与残忍,完全藐视天枢神疆众正神!”圣首华崇说道。

“流神究竟如何了?”知圣尊问道。

圣首华崇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摆了摆手,示意手底下的人将流神给抬上来。

流神躺在一张金色的奢华担架上,他应该是昏迷过去了,身体却在不停的抽搐。

他的腹下位置,盖了一张长长的布,但布的中央处却渗出了一些黑乎乎的血迹!

“流神这是……”兽神望着昏迷不醒的流神,疑惑的问道。

“医圣说,他被阉割了,性命无碍,但……”圣首华崇自己都觉得这番话说出来有些丢人,但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坚决不能再放纵那些藐视神明的存在。

这一次,圣首华崇一定要雷霆出击,要泯灭这些对神明不敬,甚至直接行凶的异端!!!

全场一片哗然!!

流神可是三十三星神之一啊,这会往殿外望去,都可以看到天边有一颗星辰是代表着他的!

正神与神明境存在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正神享有着上苍赐予的能力与特权,他们的光辉更可以庇佑万物生灵,守护一方疆土,没有正神,天枢就不可能有安宁之日。

堂堂正神。

居然被阉割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听上去比弑神还要令人毛骨悚然!

究竟是怎样的人,会对一名正神施行这样的酷刑啊,流神是一位正神,也是一位男人啊,这比杀了他还要痛苦吧!!

如此骇人听闻,如此人性沦丧,如此一个藐视神明的气氛下,不知道为何祝明朗就特别想笑。

事实上在场很多人也想笑,主要人家是正神,这种场合下笑出来不太合适。

“恶者三番五次挑衅天枢神明之威严,更在玄戈神都这样一个神圣之都,在我们这么多正神的眼皮底下行凶弑神,人神共愤,不可饶恕!即日起,我天枢神宇将介入这一次圣会,搜查对每一个藐神者、弑神者,一旦找出,以华仇神名,格杀勿论!”圣首华崇愤怒道。

“此事……”知圣尊还想说什么。

圣首华崇却一摆手,语气冷酷强势道,“知圣尊便只管处理好圣会的事情,一切胆敢欺瞒、犯上、叛天、逆尊、伐神之人,我华崇一个不放过!!”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