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贴身保护知圣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知圣尊回到了自己的府中,她尝试着用预见的能力去观望将来发生的事情,但是每每她集中精神的时候,她的眉心前就出现了一柄殷红之剑,仿佛要朝着自己的眉间刺来!

宓清浅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件事已经在她心底留下了阴影,怕是近期想要使用预言师的能力是很困难了。

她朝着宓容的楼台中走去,想交代宓容一些事情。

刚到院子,就听见宓容的笑声,宓容属于心思比较善良淳朴的,但又不是绝对的愚笨和单纯,知圣尊看着宓容长大,却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她笑得这么开朗愉悦。

进了庭院,知圣尊看到了宓容正在与一名男子坐着闲聊,男子温文尔雅中又透着几分随性与洒脱,说话的语气和绝大多数前来讨好与奉承的人完全不同,自然、风趣……

知圣尊观察了一会。

男子正是当初在酒桌上站出来为了宓容而冲撞圣首华崇的人,也是楼龙宗的宗主祝青卓。

这些日子祝青卓、阳冰、李望山等人都住在自己的府上,为她调解各大宗门之间的矛盾,玄戈神都人手不够,他们这几人确实也帮上了大忙,一些需要正神出面才可能镇得住的场合,小战神阳冰与几位宗主确实也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当然,这阵子知圣尊对这位楼龙宗的宗主也有了一些了解。

此人实力实力隐藏得很深,小战神阳冰都是以平辈相称,而且敬重有加,至于唯一一次出手,知圣尊也只看到了他召唤的一头五彩斑斓的天煞龙,至少是神子级。

半神、准神在这个领袖圣会中占绝大多数,而神子级别以上的基本上就是那些,能数得过来。

知圣尊确实没有想到这位祝青卓宗主竟是一名神子。

宓容对这位男子表现得很亲切,知圣尊倒没有起疑心,毕竟这位男子当时在酒桌上为了宓容挡下了怒气冲冲的华崇圣首。

“宓容。”知圣尊缓缓走来,柔和的缓了一声。

“老师!您回来啦,那个流神怎样了,是死了还是彻底变太监了??”宓容起了身,迎了上去。

“后者的概率大一些,凶手应该对流神恨之入骨,想要慢慢折磨他。”知圣尊说道。

“这种人,让他痛痛快快的死确实可惜了……”宓容说道。

知圣尊瞪了宓容一眼。

宓容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下去了。

“与你说了很多遍,即便你心中对哪位神明不满,也绝不能表现出来,祸从口出,举头三尺有戒灵。”知圣尊说道。

“知道啦,老师是有什么要紧事吩咐我去做吗?”宓容急忙转开了话题。

“有件事我需要去确认一番,但直觉告诉我,可能会有危险,我需要你去向几位圣尊和几位圣君询问一番,看看他们哪位有时间能够陪同我走一趟。”知圣尊说道。

“这件事我刚刚与他们说过呢,包括战圣尊在内,其他圣尊、圣君都被吾神安排在重要的事情上,怕是无法跟随在您身边,我们宓府的那些强者也都恪尽职守的在自己的岗位上,我可以调几位回来……”宓容说道。

知圣尊摇了摇头道:“正式会议马上要开始了,他们就在自己的岗位上吧,或许是我多心了,我是与天枢神宇的人同去,他们应该可以护我周全吧。”

“老师,这怎么可以。那个圣首华崇对您态度那么差,而且巴不得将你从这一次执掌圣会中剔除,您怎么可以将自己的安危交给他们,让阳冰陪同您吧,阳冰肯定比他们靠谱!”宓容说道。

“阳冰最近有一些感悟,打算闭关修炼几天,知圣尊若是信得过我的话,我祝青卓倒很愿意陪同,保护圣尊。”祝明朗笑了笑,主动提议道。

“对呀,青卓大哥也可以胜任这一职,青卓大哥很厉害的!”宓容立马点头,举双手赞成此事。

知圣尊有所犹豫,她打量着祝明朗。

作为预言师,自身武力是不怎么样的,知圣尊平日里也不喜欢有武者跟随,所以府内也没有培养太多高手,但这一次领袖圣会召开,就使得知圣尊身边的那些人完全不够用,像眼下这种突发情况,她就很难找到神子级别的人陪同,毕竟每一个神子级别的人都有要是在身……

“可祝宗主还在天枢神宇的怀疑名列中。”知圣尊说道。

“我冲撞了圣首,别说是怀疑名列,他把所有的罪责强加到我身上我都不觉得奇怪,但这里毕竟是玄戈神都,而非华仇神都,知圣尊若所有的事情都放权给了圣首,反倒是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现在所有领袖都有怨气,戒严持续几天倒没什么,若以后都是这样,他们宁愿回自己的领地去舒舒坦坦也不要来这里凑这个圣会的热闹。”祝明朗说道。

这几天,祝明朗被看得很严。

虽然有办法脱身,但圣首华崇有意找自己麻烦的话,自己也很难说得清楚,所以没有必要再给圣首华崇抓住什么把柄。

祝明朗是想出门的,所以一听知圣尊最近需要有人贴身保护,祝明朗马上就站出来毛竹自荐了!

“最近确实发生了许多令人不快的事情,况且这也是玄戈第一次召开领袖圣会,有些事情无法做到周全。”知圣尊眼神中透出来疲倦和无奈。

“那天看华崇对你的态度,便觉得他并不满意这一次圣会由你来执掌,这流神被阉割一事,指不定是他做的,就是为了制造一个恶劣的事件,好从你这里夺走掌控圣会的权力,所以知圣尊更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祝明朗说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那祝宗主,有劳了。”知圣尊点了点头,自然也是同意了祝明朗的提议。

“不客气,其实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气。”

“……”知圣尊不禁莞尔,这位祝宗主倒挺坦诚的。

流神被阉,知圣尊身边等于没有了监管与高手保护。

事实上,这件事宓容早些时候就与祝明朗说过了,宓容更是有意将祝明朗安排到知圣尊的身边。

由宓容来推举,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毕竟宓容也很清楚知圣尊现在的状况,一边要维稳整个神都的秩序,一边又要防范圣首华崇的咄咄逼人。

“祝大哥,可要照顾好我老师哦。”宓容充着祝明朗眨了眨眼睛道。

“就算是伤了她元气的补偿吧,我肯定会保护好你的老师。”祝明朗说道。

“那个流神,阉割得太好了,他之前总是找各种借口靠得老师很近很近,那双眼睛就跟老鼠精看到了香米一样,可怕极了,我真的不放心这种人跟在老师身边。”宓容说道。

“不管怎么样,总算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府了。”祝明朗点了点头。

……

自由出入倒是其次,主要是祝明朗担心那位凶神恶煞的阉割者的安危。

不知道为什么,祝明朗有强烈的预感,这件事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人做的。

天枢的那些正神并非都是省油的灯,祝明朗其实要没有这正神的浩然正气在,多半一踏入到这个玄戈神都就被揪出是杀死雀狼神的凶手了。

阉割流神的人,尽管完全没有露面,使用类似于毒纹龙的方式阉掉了流神,但其实还是留下了一些破绽,比如说她如何将毒纹龙的茶壶放到了流神的屋子里,她肯定之前与蛾眉女子有一些接触,通过这些蛛丝马迹,是可以找到她的。

祝明朗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那位胆大妄为的阉割者的情况,自己最好能够打入到查案的内部,了解清楚天枢神宇和玄戈神庙已经查到了哪一步,关键时候也可以帮助这位凶悍的阉割者逃脱。

“雨娑姑娘,你这小手下得真重啊!”

祝明朗苦笑不已。

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对流神下手,小姨子自己先动了,而且一动手还是如此凶狠,这让祝明朗不知道为何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以前没少调戏她。

自己又有多少次与这阉刑擦身而过???

从今往后,一定要对小姨子有敬畏之心!!

……

……

入夜时分,祝明朗跟随着知圣尊前往了玄戈神庙。

玄戈神庙中有不少已经换成了天枢神宇的人,他们明显在侵蚀知圣尊的掌控权,正在试图把玄戈神庙的人全部架空。

这一点知圣尊也看出来了,但她没有选择与圣首华崇硬争,是她别有安排,还是性格比较软弱,祝明朗也不太清楚。

“为何他会出现在此处?”圣首华崇一眼就看到了祝明朗,脸上带着几分不满。

“流神受伤,我身边无高手保护,便邀请祝宗主陪同。”知圣尊回答道。

“他是我们天枢神宇重点怀疑的目标,很可能就是杀死华东明的人,这种人怎么可以出现在我们的内部议事中。”圣首华崇显然对祝明朗的意见非常大。

“圣首,在没有证据之前请不要随意下这样的定论,招摇天峰庞狼号召大批领袖在浩雨林堵截华东明,这是不争的事实,要说嫌疑最大的人,自然是庞狼,又怎么可能是祝宗主。另外,你派的人当真能够看得住祝宗主这样的能者吗,与其将他禁在我的府内,不如让他跟随在我身边,由我亲自看管。”知圣尊这一次没有顺从,反而态度比较强硬的说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