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苦行僧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明城中,种满了各种花籽树。

花籽如一个又一个绣球,颜色素雅,却各不相同,这些花籽绣球树散发出了扑鼻的香气,一进入到这座花明古城中,便犹如是走入到了一片醉人的花海中。

除此之外,那些屋檐之上也爬满了一些柔和的花蔓,明明是在夜里,幽兰与藤花却绽放得如琉璃之瓦一般,几乎遮盖住了所有的屋子,取代了那些古老的屋檐,使得踏入这里的人似进入到了一个花精灵的小国度中,美不可言。

香神显然很喜欢这里的一切,她不由自主的往前走。

这时知圣尊却用一只手轻轻的拉住了她,并另一只手指了指那些花枝蔓上的一些小纹虫!

这些纹虫大小如竹蛇,色彩极其艳丽的同时,皮鳞又似乎会与周围的物体颜色融合,当它们静止的盘曲在那些藤蔓上的时候,你甚至会认为它们是美丽的花枝,甚至会身手去摘。

小纹蛇数量远比看上去的多,毕竟这个城就像是一个屹立在花丛枝蔓中的城池,看不见几个居民住户,却随处可见这些小小的纹蛇。

“应该都有剧毒,大家小心一些。”知圣尊提醒众人道,“能不惊动它们就不要惊动。”

众人步伐开始小心了起来,毕竟这样一座花蔓覆盖的城实属罕见,包括知圣尊自己也从来都不知道神都之中竟然有如此特殊的一座花城,哪怕是月光熹微,都已经可以领略到它独特的瑰丽与浪漫,更不用说白天无意间步入这里,定是会被这里的魅力给深深的吸引,忘却了一切。

“这里香味太杂了,我找不到那位操控毒纹龙的凶徒,不过可以肯定对方就在这里。”香神说道。

“已经够了,只要人在此处,一定可以揪出来。”圣首华崇说道。

圣首华崇打了一个手势,让其中一个黑衣罗汉到空中巡视。

这位黑衣罗汉展开了双臂,如同鹰一般翔空,他的一双眼睛比鹰还要锐利,似乎这座城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注视。

然而就在这时,一条巨大的彩鳞尾巴从满城的花蔓中伸了出来,迅猛而致命的缠住了在半空中的那位鹰罗汉,并将它狠狠的往地面上砸去!!

“嘣!!!!!!!!”

大地豁然裂开,花海压倒了一片,那位鹰罗汉被摔断了好几根骨头,他愤然挣脱,正要挥出爪功,将这彩鳞异尾给擒住,结果这位鹰罗汉一转身,却不见了彩鳞尾巴的踪影。

他恼怒的追入到那密密麻麻的花屋藤楼中,结果也寻不到刚才袭击它的那彩鳞尾巴。

其他人也是急忙赶过来,大家都看到了那毫无征兆出现的彩鳞之尾,可惜那东西有些神出鬼没,转眼就消失了,仿佛知道这鹰罗汉的援手已经感到了。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华崇圣首质问道。

“没看清。”

“没看清。”

几个罗汉的回答都一致。

事实上祝明朗、知圣尊、香神等人也没有看清,那生物速度非常快,一击结束之后便立刻隐去,完全没有踪迹可寻。

“继续找,那凶徒一定在这座城内,把城掀个底朝天也要将人给找出来!”华崇圣首命令道。

……

几个罗汉分头行动,对这座复杂的花城进行了搜索。

他们都是拥有神识的,并非一定要把每个角落都看一遍,只要靠近了凶徒一定距离,便可以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当然,华崇圣首其实更想要做的是,一把火将这座城给全部烧了,但知圣尊无论如何不会答应的,暂且不说这城内是否有其无辜的子民,能够焚烧一座城的火势必定牵连其他城域,为了这凶徒会殃及不知多少人,并且不一定就能够起到逼出凶徒的效果。

大致搜了一部分,但看到的多数是那些静静趴着的小纹蛇。

“华崇圣首,那千刀万剐的恶徒是否就在这里面?”流神接到了消息,夹着腿奔走,有些姗姗来迟。

“应该不会错了,刚才那凶徒还袭击了我们神宇的一名罗汉,真是猖狂至极,明知道我们来了,也不知道夹着尾巴逃跑,竟然还试图用这花城陷阱与我们周璇!”圣首华崇不屑的说道。

流神眼神中闪过了几分阴狠与毒辣,他捏紧了拳,那张脸上的肉在轻微的抖动:“一定要活逮住他,得让他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这些天,阉割的事情已经完全传开了,流神颜面尽失不说,感觉根本无法再在天枢神明界混了!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一定要先报仇!!

那个让自己永远丧失做男人尊严的恶魔,自己一定要看看他长什么样子,并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恨怒在流神的胸腔中燃烧着,尽管腹下还是有那么一点空荡荡的不适,但为了寻回自己丧失的尊严,管不了那么多了!!

“流神不急,很快苦行僧便会到来,先让他们将这里给清扫一遍,万一这里头还有那凶徒的其他同党呢?”圣首华崇说道。

“绝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流神怒得那双眼睛都布满了血丝。

……

华崇说的苦行僧正是天枢神宇的一直强大神国强者,六位罗汉分头行动后没多久,便看见这些罗汉们将自己身上穿着的黑色之袈往空中舞动了起来,那袈袍一下子巨大的可以遮蔽几条街,交错的金丝纹理如一张网笼罩在了这花城上空。

突然,一个又一个身影从那些黑袈中落了下来,他们宛若是民间施展的一些变戏法,戏法师手中的布轻轻的一抖就变幻出了喜鹊。

但那黑裟硕大,翻动如巨大的锦旗,每翻转一次就可以看见数十个人从里面跳出来,落在了这座复杂的花城各处。

他们就是苦行僧?

天枢神宇强大的肃清武僧大军,他们基本上是赤着上半身,也没有头发,但他们的肩背上,却用一根根燃烧着火焰的铁链给束着,他们双手上也持着这种泛着烈焰的铁刃鞭……

火红火红的铁链像背负在身上的罪孽,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们的皮肤肉骨,同时持续不断的火焰还会让铁链铁鞭一直处在滚烫状态,将这样的东西背负在赤膊的身上,滋味肯定不好受!

然而这就是天枢神宇的一大武力军团,它们本身就苦大仇深,备受煎熬,在对待敌人的时候更没有半点仁慈可言,除却在天枢神宇这个神下组织中言听计从之外,更多时候就像是一个嫉恶如仇的野兽!

天枢苦行僧令无数人闻风丧胆,此时,这花城中出现了至少有一千名苦行僧,他们像是一条一条被拴上了铁链的恶神犬,麻木、冷漠又戾气十足的搜寻着那些不安的气息!

“竟为一个贼人如此劳师动众,圣首这是在向全天下人展示自己的雄厚之势力吗?”香神开口对圣首说道。

“流神乃正神,对正神行凶便与挑衅天枢神权没有任何区别,这样的存在一定要连根拔除!”圣首华崇语气依旧那般,仿佛生来就是为了灭除一切异端!!

苦行僧开始了全城扫荡,他们行事极其粗鲁,时不时可以看见他们将那些好端端的房屋直接付之一炬,也不管里面是否有人居住。

好在这花城,确实不像是有多少居住者的样子,不然知圣尊绝对不会容许他们这样残害无辜。

但是,那些粗暴至极的苦行僧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威风,因为这花城中明显潜伏着危机,连一个神子级别的鹰罗汉冒然闯进去都被摔了一个满地找牙,那些实力并没有到达神子级别的苦行僧也很难自保。

偌大繁复的花城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其中一位罗汉也回来汇报过,一旦进入到了那些枝蔓遮蔽如楼檐的街道,便像是进入到了一个无限延展的空间里,花城真实的大小要比看上去大了十倍不止……

“应该是某个掌控着花木法则的神者,并且精通奇门遁甲,所以哪怕使用大火将他们烧成灰烬也没有意义,我们的火焰甚至可能成为对方这巨大阵法的养分,让那些奇妙的花植更疯狂的生长。”红眼罗汉开口说道。

“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圣首华崇说道。

“已经失踪了一百多名苦行僧。”红眼罗汉道。

“继续找,这么多人难不成还找不出一个罪人吗!!”圣首华崇冷冷的说道。

“狄罗汉,可否与我说一说里面的情况?”知圣尊对红眼罗汉说道。

红眼罗汉点了点头,对里面的情况比较详细的描述了一番。

“根据我的猜测,这些枝蔓其实是活的,它们在非常缓慢的蠕动,混淆着我们的判断,同时将整座城变成一座无序、复杂、多层次的花城迷宫。另外,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些小纹蛇,它们并不是单纯饲养在这里面的小毒物,它们时刻都在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曾亲身经历一个情景,有一位走在前面的苦行僧消失在了我的面前,而我视线一直在他身上,他的消失仅仅是在我的眼睛正好被几片花叶遮住的那瞬间。”红眼罗汉显得比较冷静与理智,不像其他苦行僧和罗汉一样莽撞。

祝明朗很认真的听着这番话。

他此时摸着下巴,认真的思索了起来。

难不成这不是流神阉割一事并非小姨子所为??

这种能力并不属于南玲纱、南雨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