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毒纹花龙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然而有一件事知圣尊无法想明白的。

弑神者是一位剑师,这是自己差点付出了双眼代价求得的重要信息,所以这方面一定不会有错。

可祝宗主却是一名牧龙师,自己亲眼目睹了他召唤龙神,更是与他同乘天煞龙而来。

所以知圣尊又不得不根据眼前的实际情况放弃对祝明朗的猜疑,但这也使得知圣尊更想要去了解这位祝宗主的情况。

“一头雾水,这花城的布置者修为高不高暂且不说,境界相当了得,已经将我们这十位神明级别的人物耍得团团转,感觉对方正端坐在某处,看着我们在她的法阵中,嘲笑我们如一群在大地纹理中找不到出入的红蚁。”祝明朗说道。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祝明朗忽然间想到了龙门支天峰下,那个将所有人困在山脚下,把神明、神选者当做他沙盒游戏里的小蚂蚁的神纹男子。

感觉这花阵迷城,境界也不亚于龙门中的那位神纹男子了。

“祝宗主看待事情的角度倒与常人不同,事实上我也觉得在这偌大的花阵迷诚中未必可以找到那个人,只是那人究竟在何处凝望着我们呢?”知圣尊说道。

祝明朗尝试着用破解那位神纹男子迷宫的方式来解开这花阵迷城,但并没有太大的收获。

知圣尊在这迷城中走动,却好像已经有了收获。

她一边慢行,一边吐出几个非常清晰的字来:

“乾坤震巽,水山火泽。”

祝明朗倒是不太听得懂这门学问,要是郑俞在的话,应该可以将其详细的解释清楚。

“花籽树为天,枝蔓为地,香韵为风,浮灯为火、花泥为泽……”

知圣尊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对应的道法术语,仿佛在将这整个花阵迷城的一切剖析了一遍。

说来也是奇怪,一开始祝明朗还能够感觉到这周围潜藏着的某种危机,让自己浑身不太舒服,但跟随着知圣尊的步伐走,这种不适感却消除了,周围的花就是花,树便是树,连小纹蛇都特别的乖巧可爱,完全不可能变成硕大的彩蟒之尾来袭击人。

“这位布置者很用心,将八卦中的物象藏于了整座城的每一样别致的景观里,花与枝,泥与屋,楼与地,地与枝,枝与花……犹如八卦的六十四卦组合,于是产生了无数种大大小小的花阵,再由这些花阵组成了整个迷城,并且它们有些是活物、会移动、会生长、会改变,就使得我们每走过的一条街,景物都截然不同,甚至过了一会重新走到这条街道上,仍旧是一个全新的样貌。”知圣尊平静的梳理着这一切。

祝明朗大致听懂了一些。

也就是说这个布置者利用整座城奇特的景观进行了各种组合,就像简单的三个筛子六个数字,却可以有近千种排序,这就使得小小的花城复杂至极、层次多样……

有点类似于机关城?

当然,这其中的真实变幻与空间交叠的复杂程度,远胜极庭皇都的机关城。

“我不太明白,这位布置者的用意是什么呢,既然知道我们要来,却要在这里布阵,就为了将我们困在此处?”祝明朗说道。

“迷城应该通过八卦花阵对应的设立了八门,七生一死,那些苦行僧在各种不同的门图中胡乱的穿梭,时间一长便必定会踏入死门……对了,你可记得流神走得是哪个方向,他所踏入的第一个街道是何景观?”知圣尊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祝明朗倒也挺留意那位太监神的,依稀记得他是与一名罗汉步入了一条道路两旁满是花泥的长街。

“花泥街道。”祝明朗说道。

知圣尊用手指飞快的演算着,很快她就醒悟过来了!

“死门!!!流神踏入的地方、还有他前行的方向上最多可以有七个死门排序,为全城最大的死门!!此人要屠正神!!”知圣尊惊道。

志同道合啊!

祝明朗也感到惊讶不已!

没有想到这天枢神疆中还有跟自己一个路数的人……

问题是,流神如果被对方杀了,自己的神明功绩岂不是就泡汤了??

流神可是自己首要目标,就靠着他来匡扶自己伏辰神义!

“那还了得,贼人何其胆大妄为,居然在玄戈神都要屠戮正神,知圣尊速速带我前去,阻止这样猖狂的天枢暴民!”祝明朗义愤填膺的说道。

刀下留人啊!!!

祝明朗极缺这个神明功绩!

像他这样的正神,缓慢发育不知道要何年马月才到神主级别,所以全靠这天枢神疆的肮脏正神来给自己冲一波大修为,像流神这种败类、牲畜、下贱东西,宰了他绝对是正道的光。

花城大佬,别抢我祝明朗的人头啊!

“跟我来。”知圣尊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阉割是阉割,正神还活着,那一切都还好说。

可天枢三十三正神之一的流神要死在了神都,尤其是在领袖圣会之前,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这件事处理不好玄戈神都会受到牵连!

……

虽然掌握了一定的规律,但复杂仍旧是复杂,解开种种卦象的组合需要时间的,而且许多卦象是藏在景观中,而类似于花、藤、叶、枝、蛇这些的判断,在繁复的色彩与层次中未必真假可辨。

知圣尊一路上不断的演算,每过一个路口都需要耽搁一会。

祝明朗自己更是心急如焚。

流神啊流神,坚持住啊,我祝明朗马上赶到了,别死,求求你别死啊。

一边飞奔,祝明朗一边焦急的望着夜空,穿过那些连天的花枝勉强能够看到流神所代表的那颗夜苍之星,那星星的光辉,怎么忽闪忽闪的,宛若是风中的烛火!

流神,活下来!

尽管已经失去了做男人的尊严,但也请你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生命何其灿烂,太监也有自己的明媚……

你要相信你自己啊,坚强的活下来。

一定要活着等到我来啊!!

……

一旁的知圣尊,亲眼目睹祝明朗这般毫不做作的担忧与急切,心中对祝明朗那份怀疑也少了几分。

“看来是我多想了,也难怪他身上会有祥瑞之气,换做是寻常神子怕是期望正神陨落,自己上位,但在善修着眼里,流神再怎么不堪也是一条人命。”

知圣尊对这位祝宗主徒增了一分好感,同时也反省自己作为一个善修者竟没有领悟到这位祝宗主豁达仁善的境界。

……

七列死门。

简直是为下阴间的人量身定做的。

别人踏入的是浪漫美丽的花城,但流神与那位鹰罗汉却跟在鬼门关来回跳跃没有什么区别。

花谢了一地,泥土泛黑,道路冗长犹如黄泉之路不见尽头,无论是被藤蔓遮蔽的严密压抑的天空,还是夜幕本身,都像是万丈深渊令人心惊胆战。

流神走路不由加紧了双腿。

不知是感觉到了不安,还是阉割的后遗症。

他紧紧的挨着鹰罗汉,似乎感觉半赤膊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的鹰罗汉特别有安全感……

可寒意无时无刻不在渗透到他体内,他望着前方一座屋子,隐约的看到这屋子居然长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等到他走近了一些之后,这才猛然间发现那根本不是屋子,是一头身体完全盘曲在一起,色彩艳丽斑斓的毒纹花龙!!!

流神到现在都没有忘记那头趁自己不备钻到自己腹下的小毒纹龙,形体与这巨大毒纹花龙何其相似,一时间类似于痉挛感从腹下传来,让流神捂住了自己的胯处,疯狂的哀嚎了起来!!

那位鹰罗汉瞧见了那彩鳞尾巴,立刻意识到这就是当时刚闯入花城时,把自己当泥偶狂甩的神秘彩尾,愤怒的鹰罗汉杀向了这毒纹花龙神,结果又被这毒纹花龙神一尾巴拍飞出了几条古街……

……

“轰!!!!!!”

巨响隔着一段城中花林传来,祝明朗听到了动静,便意识到自己应该离流神不远了。

“穿过这花林就到了,不过这花林是一个小死门,怕是有危险的东西在潜伏。”知圣尊对祝明朗说道。

“没事,我能应对。”祝明朗说着,唤出了桃妖鹿龙来。

桃妖鹿龙在前面蹦蹦跳跳,四个欢快纤细的小蹄子轻盈的穿过那些妖魔鬼怪一般的树木,很快这些树木就恢复了原本的慈眉善目。

祝明朗与知圣尊一路跟随,相安无事,桃妖鹿龙一直抵达了花林的尽头,便似乎因为害怕不敢再往前走了,毕竟对它这样一只龙宝宝来说,超出它的属性领域,便是凶险万分。

好些天没有出门透气的小金龙在灵域中叫唤了一声,表示自己也想出去露两手,被祝明朗一个严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这种神仙打架的场合,你一个牙都没长齐的小龙龙出来闹腾什么!

小金龙委屈屈,表示自己在幼儿龙园是寂寞无敌的,凭什么不能出来混诸天万界。

然而,当祝明朗踏入了花城死门,正好看到那条体型展开可以铺满好几条街的毒纹花龙神后,小金龙表示大人的世界还是有点恐怖的,于是缩回去大口大口吸奶呼呼的灵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