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身临其境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知圣尊,你在此处等候,我进去看看。”祝明朗对知圣尊说道。

抵达时,祝明朗看到那位鹰罗汉已经被摔得骨折了,他正一瘸一拐的往远的地方逃。

显然那位鹰罗汉受了重伤,很难再战斗下去了。

还是来迟了啊。

祝明朗万分懊恼,但考虑到每个人的生命重要性,祝明朗还是决定闯进去再看一看怎么回事,兴许一切还有转机。

鹰罗汉即便往远处逃去,也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他所奔逐的方向上出现了几十条彩色的尾巴,那些尾巴像是在海潮之下翻动一样,时而如千层巨浪一般高高的拍起,恐怖的悬在了人们的头顶,时而在这花阵迷宫中肆意的狂扫,让那些毒花如波浪一样涌动!

鹰罗汉可谓起起落落,好不容易跳到了高空中,又会被直接拍打回来,而在地面上,之前那些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纹蛇蜂拥而至,它们尽一切可能的从鹰罗汉身上咬下一两块肉下来。

鹰罗汉爪功了得,身上更是有一层武斗罡气,但在这死门之中他的神通好像受到了无限的压制,再强大的本领都会莫名的淹没在这些枝蔓蛇群的海洋中。

……

枝蔓纵横交错,宛若是古老繁复的城镇街道,越往深处走,城的影子就越来越少,反倒像是步入到了一座古老的花林,人迹罕至,却天然形成一个小小的世界。

蛇越来越多,有些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蛇了,它们花花绿绿的身子上长满了一些清晰的鳞片,它们的额头上出现了突起,如角一般,有些甚至拥有强壮的前爪后肢。

明明是一个在神都中的城,却仿佛岁月悠久,超越了神都本应该存在的时空。

圣首华崇与红眼罗汉步入到了一棵枝蔓虬缠在一起的古树前。

这棵古树并没有树干,也没有叶子,它完全由枝蔓组成,并且那些枝蔓在树冠处呈星射状散开,射散向整座花阵迷城,仿佛整个花海枝天的城池都由这里起源。

枝蔓树下,一个窈窕的人影孤座着,她的双手放在自己的面前,面前有一个由花木、藤条编织而成的古琴。

一件再朴素不过的雨裳,她就那样端坐在那里,头轻轻的低侧着,似乎在细细的聆听自己的弹奏。

“你的伎俩逃不过我这双眼睛!”红眼罗汉带着几分不屑与冷漠道。

红眼罗汉所看到的世界并不是色彩缤纷的,他只能够看见黑、白与红这三种,所以这些障目手段对他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而且他所能够看到的红,是生命流动的命脉,简单来说就是血液。

无论这花城如何复杂,终究需要生命的供养,它们诡异的组合,诡异的变化,诡异的噬人,都需要一个关键的东西在运控……就像人身体里的血管、血液,无论怎么绕都离不开心脏。

这里就是花阵迷城的心脏,掌控这一切的,便是枝蔓树下的这个雨裳女子。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你这忤逆异端是怎么个模样!”圣首华崇说道。

那雨裳女子却仿佛听不见一般,她继续弹奏着,偏偏她的弹奏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圣首华崇皱起了眉头,他看了一眼身边的红眼罗汉,冷冷道:“拿下她!”

红眼罗汉向前探步,他想看一看对方有什么举措,可对方仍旧不动,哪怕红眼罗汉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可攻击的距离,她始终没有反应。

对方的这种傲慢与自大让红眼罗汉心中升起了几分怒意。

他再向前逼近,几乎抵达了女子的面前,他伸出了一只手掌,手掌上缠绕着金色的巨大能量,当红眼罗汉如呈手刀一般朝着女子斩去的时候,金色璀璨的光辉宛若是天边的旭日!

“唰!!!!!”

金旭掌斩向了女子头颅,女子头颅顺势落了下来。

非常普通的一具身体,甚至相当于一个凡女,根本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红眼罗汉看到女子人头落地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呆滞了片刻,红眼罗汉这才看到女子的身躯衣裳莫名的化作了一缕缕奇怪的彩雾,溶散在了周围的空气之中……

不是人偶,也不是皮影,这女子仿佛是薄薄的纸画,就那样轻飘飘的消失了,人也如画落入了水中,变成了一丝丝缭乱的墨影。

“画影???”圣首华崇惊愕道。

“是……这女人是假的。”

“不对。”圣首华崇这才缓缓的转动脑袋,环顾着四周,一种被戏耍的愤怒猛的涌上了心头,他气急败坏的说道,“这城,也是假的!!”

……

一缕晨光落下,晶莹的水露挂在了娇柔的花枝尖上,干净剔透的水露内映出了这花阵迷城灿烂的生命色彩,映出了千花万枝……

但是,这所有的一切,也在随着晨光的到来慢慢的溶解消散。

像是窗台前俏皮的阳光,打散了清晨的清梦。

所有的花枝融成了彩墨,所有的花卉散成了墨点,所有的檐、墙、巷、街化作了轮廓与线条……

这是一幅画。

精致到连一颗夜色的露珠都有映出了周围的色彩缤纷的画。

这画中暗藏着八卦与奇门,更将那些小小的纹蛇们画得栩栩如生,具备可怕的攻击性。

花阵迷城原来的样貌在阳光的漂染下渐渐褪去了幻彩与浪漫,露出了斑驳之墙、碎磨之瓦、残垣断壁、荒草丛生的街……

一座无人问津的破败古城,处在神都无人问津的最北郊,这里根本没有人居住,有的不过是那些小小的纹彩花蛇……

……

所有人如梦初醒,眼睛里写满了震撼与惊骇。

他们在画中??

这份“身临其境”竟使得如此多的苦行僧、神明神子没有丝毫的察觉!

……

不远处,山的竹林间,一个可以望见整座花城的眺亭处,一位气若幽兰的女子静静的立在亭内,她面前的亭檐与两旁的亭柱,正如方形的画框,尽收这片区域的景亦如挂垂在她面前的一幅画,已然分不清她是在挂画中临摹出真实细腻之景,还是在真实中增添不可思议的一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