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 画中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长长陷入到了早雾的山道上,一个纤细的身影从亭子下头走了上来。

她途径的石阶两侧,花绽放着,屡屡清香飘荡在了这山间。

女子径直的朝着那个不易察觉的白亭子走去,望见了亭子中的画师,不禁笑了起来:“踏入那花阵迷城的时候便觉得哪里不对劲,尽管多重的芬芳混杂着泥土的气息很难让寻常人辨别出来,但气味上没有什么能够逃脱得了我,是墨的味道。”

香神走到了白亭子处,目光注视着这位将上千名苦行僧、十位神明耍得团团转的女子。

该女子戴着颜纱,身材玲珑妙曼,那手持着画笔的模样更是美艳而迷人,哪怕不需要看到真容都可以感受到那份绝世之姿让周围的一切景色黯然失色。

香神心中有了几分异样。

自认为魅力无可比拟的她却有了那么一会失神,好像自己也被这个宁静、淡薄、神秘的女子给吸引了……

“你的戏法已经被我识破了,看在你是一位美人儿的份上,我可以允许你自己伏罪哦!”香神笑了笑,将心中那份异样感觉给扫去,带着几分审视的味道望着这位颜纱美人。

颜纱美人站在那里,慢慢的转过身来,她也打量着香神,只是她一只手还在身前作画,她的画笔上没有墨,但她轻柔的一笔又一笔,却好像让那座在阳光中溶解的花阵迷城有了一些可怕的变化!

“我劝过你了,最好放下你手中的笔。”香神语气加重了一些。

颜纱女子没有应答,仍旧在那景秀中描画。

香神下意识的望了一眼远处的荒城,却发现荒城的中央出现了一只庞然大物,那是一头毒纹花神龙,这头神龙身躯由好几十根粗壮无比的枝蔓彩蟒组成,它们的身躯如植物的根茎一样扎入到了大地里,并在扭动的时候,可以看到大地在起伏!

藤蔓似连城的蛮荒之龙,纵横交错,那座花阵之城一下子活了过来,所有褪掉的艳丽色彩都化成了这花神龙的一部分,花神龙的身躯屹立得也越来越高,堪比苍天神树那样,无数的龙蟒枝蔓呈星射状,以遮天蔽日的姿态朝着天边舒展,一时间城池之外的城也被盖住了……

甚至在朝着整个神都扩散!!!

香神看到这惊世骇俗的一幕,有些不敢相信。

偌大的一个花城只是颜纱女子手中的一幅画,这本就是相当震撼的一件事了,更让香神无法理解的是,这位画师好像可以直接在现实中作画,现在朝着整个神都肆意飞舞的蛮荒花神龙,正是她刚才的笔画!

“拿下她!”香神意识到不对劲,急忙发出了命令。

山阶早雾处,三名罗汉现了身,他们迅速的冲了上来,并以瞬步分别站在了白色亭子的三个位置。

他们神情凝重,目光凌厉。

其中一位指罗汉率先出招了,他的指尖如一柄剑一样飞出,化作了一股可怕的穿透力,朝着颜纱女子的颈部飞去。

另外两名罗汉也同时出手,他们分别施展出了拳法与掌法,可以看到比山峦还要大的拳印压了下来,比城池还要宽的掌印推出。

颜纱女子站在亭中,仍旧对三名罗汉的攻击没有反应。

青山直接粉碎,神明子的力量若不加以控制的话,甚至会席卷向神都,好在到了神明境界,力道是可以掌控,能量的蔓延也可以掌控。

山是碎了,偏偏那座白色的亭子,没有一丝丝的破损,它竟然屹立在了山体乌有的灰烬中,而里面的颜纱女子更是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香神惊愕道。

三名罗汉也被眼前的景象给愣住了。

他们三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威胁,哪怕是神将级、神主级的存在,面对这样的攻击也一定是有反应的啊,怎么感觉这女子像是不存在一般……

三名罗汉继续出手,各种大罗神通施展,这一片区域瞬间似坠入到了一个深渊中,连阳光都无法照耀进来,周围的一切都因为这些神通重叠在一起不断的湮灭、沉沦。

白色的亭子,仍旧静静的悬在那里,仿佛隔着了另外一个世界,人们只可以看到,却怎么也别想触碰,而亭子中的女子,还在那里作画,她轻轻的一笔,将三名罗汉的神通能量全部抹去,她又随性的一笔,竟将刚才粉碎的青山给画了出来,紧接着她重重的一点,为那头旷世花神龙点上了睛……

“嗷!!!!!!!!!!!!”

屹立在神都中的这花神龙仿佛解开了所有的枷锁与封印,它的龙威疯狂的席卷,天地瞬间昏暗,烈阳消失,

蛮荒花神龙抬起了爪子,重重的朝着城中央的一人拍去。

那人是圣首华崇,他旁边的那位红眼罗汉尽管是罗汉中实力佼佼者,可面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也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圣首华崇已经被连续拍飞了三次,他口吐鲜血,全身骨头跟散架了一般。

这个小小的花城暗藏更深的玄机,他们这些神明就像是踩入到了一个神魔禁忌,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主宰,更像是卑微的求生者。

苦行僧,死伤极其惨重。六位罗汉有三名在亭子处,鹰罗汉已经重伤,圣首华崇身边也缺乏强有力的保护,而刚刚在晨曦中复苏的这蛮荒花神龙却犹如混世魔皇,疯狂的践踏着这个脆弱的世界,神都绚烂的霞山城正一个接着一个埋入到地下!

“快阻止她!!”圣首华崇高呼着。

呼声传到了这山亭处,香神此时却束手无策。

她感觉自己的一些观念都要被颠覆了,一个画师,境界可以高超到让真实的世界变成一片蛮荒,可以画出一头灭世龙神来将圣首、罗汉都随意践踏……

而眼前这亭子,明明就是她的画师,偏偏用尽所有的力量都无法摧毁,里面那位画师更没有将她这位香神与三名罗汉放在眼里,自顾自的作画,折磨着城中的苦行僧、圣首、神明子与罗汉!

从这里望过去,重伤的鹰罗汉最终没有逃出花城,他被蛮荒花神龙的尾巴给拍进了大地里,变成了一滩模糊的血肉。

如何让她停手??

香神甚至感觉,再不让她停手,这一次前来围剿凶徒的神明要全部丧生!!

三个罗汉也已经气喘吁吁,他们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绝对之域,小小的亭子简直是圣仙殿堂,他们这种小小神子的力量连留在上面一个痕迹都做不到。

苦行僧被屠戮的已经不剩下几个了,亭中的女画神还在蹂躏着一切,偌大的神都被摧垮了一半。

香神脸上写满了恐惧,这一切超出了她的认知,她甚至想要转身逃离这里了。

但就在这时,神都的方向上有一束祥和的光辉如鸟儿一样飞来,速度很快,没多久便降在了这白色的亭子处。

香神望着这道圣洁灿烂的光辉,光辉之中有一位女子,穿一袭纱丽,戴着孔雀冠纱,昏天暗地的世界因她有了晨光,屡屡晨光顺着她的神芒洒向了这片恐怖的地带。

“玄戈!”香神脸上有了光,眸中全是欣喜之色。

玄戈神沐浴光辉,其神芒将阳光散射到了这个混沌一片的地带,并再一次溶解了周围的青山,周围的废墟,更开始溶解掉三名罗汉怎么都打不碎的亭子。

亭子里,女子仍旧在作画,只是她的画笔又一次没有了彩墨。

她侧过头来,发丝柔和的垂在精美的脸颊旁,薄薄的颜纱无法遮住她令人窒息的美,她看着玄戈神,玄戈神手指弹出了一团圣光,圣光飞向亭子,亭子开始融化!

“可恶!!一定要让她万劫不复,这个画师妖女,藐视神权!!”三名罗汉恼羞成怒道。

事实上,看到玄戈神降临,他们也是如释重负,毕竟他们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连人家的画室都没有打碎。

但是,玄戈神此时却伸出了一只手,示意三名罗汉不要向前走去。

三名罗汉感到疑惑。

像这种画师,一旦破掉了她的画境,她本身应该没有什么可怕的,纯粹的武力上,他们应该更胜一筹才对。

香神靠近了玄戈神,此时也只有玄戈才能够带给她安全感。

香神望着溶解掉的亭子,发现这亭子居然也如同浸泡在了水中的画墨,一点一点的涣散,一点一点的溶解……

更令香神不可思议的是,亭子中的女子,竟然也开始如烟如墨一般消散,她明明是一具鲜活的血肉,明明将所有人玩弄于掌中……

然而她……她……也是一幅画。

栩栩如生的画。

“画中画!!”终于,香神猛然醒悟了过来。

一个令自己灵魂不由冷颤的画面在香神的脑海中勾勒了出来:

一名画神,她静坐在神都某处,她铺开了画轴,在上面画了一位在山亭中作画的女子,而画中作画的女子面前挂着一幅垂画,垂画里是一座花枝漫天的古城……

画中人,人作画,画中画。

眼前这惊世骇俗的一切,亦是他人的画境,自己身临其中,自以为看破了女子的画境,殊不知自己仍旧在人的画中!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