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死了吗?恩,死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幅真实的画境终于消散了,眼前一片昏暗。

原来天还没有亮,自己所看到的晨光洒在这个世界,也不过是画中的晨曦,而最后看到光芒飞来,也仅仅是因为玄戈神的降临。

虽然彻彻底底醒来,走出了画境,但香神却感觉脑袋一阵昏沉,短短的一夜,令她宛若隔世,甚至面前最真实的样子,都让香神下意识的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周围一切形迹可疑,可能还是画。

玄戈神轻轻拍了拍香神的肩,给与她一丝丝认清真实的勇气。

香神心情平静了下来,只是平静过后,她心中涌起了一阵难以平息的恼怒!

作为正神,她却被这般愚弄!!

究竟是何方神圣!!

“她不在此处。”玄戈神看着面前幻灭的景象,淡淡的对香神说道。

香神环顾四周,她敢肯定,那位女画神就在神都,一定在神都某个可以看见他们这里景象的楼宇中,她一定带着几分讥笑!

“我一定会将这个画师给找出来,不可饶恕!!!”香神越想越气。

玄戈神环顾了四周,原本想要用自己的天机之术来寻觅一下这位画神的所在,但考虑到自己最近的天机凝望总是无缘无故受到阻扰,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放弃了。

哪怕找到了对方所在,没准又是一个画术陷阱,在没有完全了解对手之前,冒然闯到一个神明的域境中,修为高也可能被泯灭。

……

荒芜的古城内,杂草丛生、藤蔓遍布。

疯狂舞动的大地终于停息了,那一头恐怖的花龙神也终于消失了。

祝明朗缓缓的朝着前方走去,假如第一幅画境还在的话,那前方的破败街道就是一片死门。

街道上,一个人正死气沉沉的趟在那里,他的双腿被打断,双臂烂开,胸膛与腹部都扁了下去,看样子异常的凄惨。

是流神。

祝明朗认出了他那张丑陋的面孔。

靠近了流神,祝明朗心情带着几分沉痛,亦如在葬礼中看到了自己熟知的人死去的样子。

没了……

什么都没了。

这一年的神明业绩。

“咕噜咕噜~~~~”

忽然,流神的胸膛与腹部蠕动了一下,他这具被践踏得惨不忍睹的身躯竟然缓缓的蜕掉,里面新鲜的皮肌在裂开的皮囊中透了出来。

“谢天谢地,我从招摇那偷学了这招金蝉脱壳……”流神从那具死躯中脱落了出来,声音低微的说道。

祝明朗愣愣的看着活过来的流神,那双眼睛里顿时充满了异样!

“那个恶毒的异端,想杀的人竟然是我,还好你赶来了,快帮我一下,我大概知道是谁阉割了我,是谁要我的命了……”流神说道。

他就像是一个全身都打了石膏的人,正从石膏里滑出来。

祝明朗伸手去帮他。

这时,知圣尊从之前那片枯萎的花林中走来,她远远的看到祝明朗蹲在了流神的面前。

“祝宗主,流神怎么样了?”知圣尊开口问道。

祝明朗没有回头,只是冲着正剥离残躯的流神,沉声应了知圣尊一句:“死了,死状有些可怜。”

流神瞪大了眼睛,盯着这位一同前来剿敌的祝宗主。

什么鬼!

本神不是死里逃生,活得好好的吗!!

这位祝宗主,你眼神有什么问题是吧!

流神正要开口骂时,他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也就在这时,祝明朗伸出了的那个手掌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图印,灵域之门悄然打开,在那灵域中有一条纤细的白色尾巴,以掠影之势猛的朝着流神的咽喉位置扎去!!

流神刚要爬起来,咽喉就被这条夺命之尾给刺了个穿,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位“萍水相逢”的祝宗主……

“下次投胎就做个太监吧,安稳点。”祝明朗拍了拍流神的肩膀,让他彻底安息。

流神缓缓的朝着那具残破不堪的肉躯中倒去,才剥离出一半的新躯体又迅速的长了回去,而他的生命也在这夺命的蛰尾中迅速的流逝,冰冷、痛苦、绝望!

“没有一点生机了吗??”知圣尊的步子很近很近了。

流神甚至可以听见,他试图伸出一只手像向知圣尊求救,可祝明朗死死的抓住了他,并用身体挡住了流神的动作……

终于,知圣尊走到了跟前。

与此同时,流神那双无法瞑目的眼睛,也彻彻底底失去了光泽。

“刚刚断气,我们来迟了一步。”祝明朗放开流神,开口对知圣尊说道,脸上也尽可能的表现出几分悲痛。

知圣尊对尸体的鲜活程度也不是很了解,她随意的扫了一眼,确认流神是死透了,也没有起什么疑心。

毕竟刚才那个景象,确实相当可怕。

连鹰罗汉都生死未卜,这个受伤的流神怕是也难逃一死。

阉割,再到此时谋杀,显然流神是得罪了一个神通广大的人,流神怎么也难逃一死的。

但是让知圣尊无法想象的是,流神竟是在他们这么多人的保护下被杀的,有圣首、有香神、有六名罗汉、还有自己和祝宗主……

这种情况下,流神还是死了。

他们今夜的行动,惨败!

圣首行事终究是太鲁莽了,怎么可以直接根据香神的追踪就闯入到一个神明的境域里来。

不过,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敌人也确实可怕。

对方的这画境里,竟然藏着相当复杂的八卦奇门,与真实的奇门遁甲完全符合,知圣尊自己都被这繁复的陷阱给绕了进去,完全忽略掉了整座城的真实性。

最震撼人心的,莫过于从画中走出来,他们这些人依旧还在画中,这画是以整个神都为背景,让他们所有人都误以为走出了画境,结果直接使得所有人精神崩塌,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这场覆灭……

若不是玄戈神亲自现身,他们也不知何时才能够醒来,何时才能够从这画中画中脱困。

最终流神还是死了……

其实在知圣尊看来,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

没多久,圣首华崇、红眼罗汉、香神、四罗汉、玄戈都朝着这里走来。

鹰罗汉不知所踪,可能也是凶多吉少,圣首华崇现在也不敢冒然的去找了,他自己也受了伤,鼻梁都断了。

“先离开这里吧,圣首,天枢有许多我们都没有完全认知的存在,即便你统帅天枢神宇,也切忌这般鲁莽冲动!”玄戈瞥了一眼流神的尸体,没有多问,却是对圣首华崇说道。

圣首华崇在面对其他圣者,其他神明时可以嚣张跋扈,面对玄戈神却完全没有底气,毕竟整个天枢,玄戈是仅次于华仇的人。

华崇低着头,颓败无比。

过了好一会,他才道:“是我低估了叛逆者的实力。”

“清浅,圣会一事,还是由你来着手,圣首一旁辅佐,流神的死,暂且掩盖过去,就说他到清静的地方养伤去了,众圣也不会猜疑。”玄戈说道。

圣首华崇眼睛里有几分不甘心,但他意识到自己这次鲁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连华仇都会向他问罪,他自然也不敢再喧宾夺主。

“是,华崇会用心辅佐知圣尊。”华崇说道。

“清浅也会为吾神分忧。”知圣尊说道。

“等武圣尊归城吧。这贼人,便交给她和战圣尊来处理。”玄戈有些疲倦的说道。

七大神疆并拢,共称北斗神州。

七星神也将一同掌管新的北斗神州,在这个过程中玄戈作为天机师,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她的精力也不是无限的,这一次现身前来破了这危机,其实已经有些过度操心了……若不是这里存在着一丝丝自己找寻的命理线索。

只可惜,这个命理线索仍旧不明确,线索也仅仅是线索。

“武圣尊?是新封的那位?”香神有些好奇的问道。

“她这几天应该就可以到神都了。”玄戈点了点头。

祝明朗很是时候的隐身在一旁,毕竟是天机师,祝明朗还是不能随意在玄戈面前作妖的,万一被她看出了自己身份,麻烦就大了。

还好,玄戈这会的注意力也都在其他地方,而且玄戈看上去很是疲倦,大概是在为某件更重要的事情担忧……与之后各大神疆神明齐聚天枢有关吧。

等一下。

武圣尊??

新封的武圣尊,不就是黎云姿吗??

让黎云姿来查这个这位画神师???

能看得出来,玄戈这位天机师确实几天几夜没合眼了,给狼发金水。

话说,玄戈确实长得挺好看的,宋神侯为什么说一般般呢?

身材上,虽然知圣尊更有韵味,但玄戈气质确实独特……

香神身材、气质、相貌虽然都不敌知圣尊与玄戈,但魅惑十足、香韵超凡……

恩恩,她们三个加起来,勉勉强强可以与南玲纱比一比。

————————

(月初咯,上个月更新多了一丢丢,我知道还是订阅不出月票……但月票还是要求的,月初了,有月票的尽量投给我嘛~~~~~对了,上个月月票抽奖,我太勤奋码子忘记抽了,我真是人才,这个月我要抽到大奖,拜托大家了,昨天腰特别痛,没准时更新,抱歉抱歉。)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