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疯狂试探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

回到了神都圣尊府,祝明朗不停的抬头,想看一看自己脑袋上是不是会浮现出一团浓郁至极的紫气,那亮丽的紫色最好将自己整个人包裹起来,扩散到天际!

刚才,自己杀了一个正神。

作为巡天审神的神明,自己可以算是干掉了一只大老虎,老天爷说什么也应该给自己一个极其特殊的奖励。

可惜,紫气暂时没有浮现。

这让祝明朗开始怀疑,老天爷是不是一直在窥视自己。

当老天爷发现自己其实是补刀杀神后,便不认定这一单是自己做的?

都是一家人……

分那么清楚干什么啊。

何况玄戈的出现,让南玲纱已经没有机会杀死金蝉脱壳的流神了,流神怎么也算是死在自己的手上,如果这都不算数,那自己主动请辞算了,这正神当得很是憋屈!

清晨。

终于一缕缕特殊的紫气萦绕,这让祝明朗精神为之一振!

发财了!!

发财了!!

这紫气浓得,像是流淌的墨水,而且光泽实在艳丽,祝明朗不禁开始期待,这一份功德又将带给自己多大的利益。

钱财可以。

修为也可以。

神龙更可以。

美女……哦,这就算了,人途已经很旺了。

祝明朗也知道,这神明的功德并不是如倒水一样,直接就倒在自己碗里的,它会像特殊的命运一样,安插在自己接下去的某一段经历中。

只要这功德确实算自己的,该来的始终会来,总之多做好人好事,行善积德!

……

窝在屋子里,多半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得出门走动。

祝明朗悠闲的行走在神都繁华的街道上,买了一颗小香梨,也丝毫不顾及一个翩翩俊公子的形象,一边走一边吃着梨。

迎面走来一位颜纱女子,她在人潮中像一朵幽兰,静静的绽放在杂乱无序的青草原野上。

祝明朗被吸引了,手中的梨脱落到了地上,被一只小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叼走了。

步子没有停,祝明朗穿过了人潮,靠近了她,她却完全没有看到祝明朗一样,在悠然的挑选着那些精致小摊位上的银饰品,时不时戴上一个,然后又不满意的摘下来。

祝明朗看到了一些形迹可疑的男人跟在她后面,于是走了过去,哄走了他们,然后自己成为了他们,跟在了颜纱女子身边。

女子没说话,仍旧挑选着自己喜爱的小物件,时而戴一副耳环,时而选一个发饰……

而一旁的祝明朗,却远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惬意。

毕竟,三年多未见了。

出于尊严与尊重,祝明朗坚决不允许自己认错!

对于美,南玲纱和南雨娑是一样痴迷的。

所以心情愉悦的挑选饰品,这不能成为断定姐妹两身份的铁证。

但这份清高,明明看到自己却不搭理自己的小脾气,一定程度上有了分歧。

如果是南雨娑,肯定故意不搭理自己,她内心的这份傲娇,狡黠,是难以捉摸的,兴许下一秒她就冲着自己绽开了笑颜,然后来一个纯洁的拥抱,毕竟是六月的雨。

如果是南玲纱。

她可能确实有理由不自己。

昨夜,她肯定看到了自己与知圣尊在一起,为她保驾护航,但她应该没有看到自己杀了流神。

“雨娑姑娘,我觉得你戴这个好看。”终于,祝明朗赌上了自己的神名,露出了一个和煦如风的笑容来,与三年多未见的小姨子打了声招呼。

颜纱女子脸颊上的明媚以祝明朗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

她一整天美好的心情,就仿佛被祝明朗这一句话给打碎了。

她放下了祝明朗说好看的那件饰品,然后侧过脸颊来,浮起了一个“不要因为猪头男人而生气,生气会长皱纹的”笑容来,对祝明朗淡淡的道,“那你就买下来,等过些天送给雨娑。”

“……”祝明朗顿时感觉雷罚灵使在自己头顶呼啸而过。

天呐,又认错了???

怎么可能!

事实上,祝明朗是根据,昨夜南玲纱使用画中画蹂躏了众神,一定会非常疲倦,疲倦的话,那么南雨娑醒来的可能性就会更大,最终做出了这个判断。

结果……

真是南玲纱。

虽然南玲纱是很宠溺自己妹妹雨娑的,但假如一个经常在自己面前晃荡的人内心深处其实更希望第一眼见到的人是她的妹妹,想来再怎么宁静淡薄的人都会不高兴的吧,无关乎男女问题,哪怕是朋友。

唉,自己可能真的是一个渣男吧。

真正的渣,就是从叫错女人名字开始……

祝明朗努力的想要修复这段已经被自己践踏的一塌糊涂的感情,还好祝明朗至少知道南玲纱绝对是一个相当记仇的女人,所以态度还算诚恳的在表达着自己的歉意与愧疚。

奈何一直到了天黑,南玲纱也没和祝明朗说一句话。

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傍晚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酒楼,他们的醉仙酒与霞山清蒸鱼是一绝。”祝明朗对南玲纱说道。

“好啊。”

“玲纱姑娘你终于愿意和我说话了。”

“怎么,你惹我生气了吗?”

祝明朗看着她。

她一直都是戴着面纱,薄薄的纱下,徒增几分神秘美感与距离美感,祝明朗观察了一会后,注意力在她的眸子处。

都说眸子映着一个人内心,祝明朗察觉到了她眸子里的那一丝丝狡黠……

六月雨!

这次错不了!!

“雨娑姑娘,你别伪装了,我知道是你。”祝明朗笑了笑道。

“我没有伪装,我只是很好奇,你惹某个人生气了吗?”南雨娑坦然的承认了。

祝明朗皱起了眉头。

不对……

天黑换人了吗?

不是说得过几天南雨娑才会醒来吗。

难不成南玲纱被自己气得沉睡去了。

也没有必要那么生气吧,毕竟自己也经常认错黎云姿和黎星画,也不见她们在这件事上对自己不满,何况南玲纱与南雨娑都爱戴颜纱,不好观察她们细微的神情,认错也很正常。

“大概是吧,白天那会,我以为是你……”祝明朗轻叹了一口气。

“是吗,那在你内心底,更想见到的人是我,对吗?难怪,姐姐这一次早睡了,按理说我应该过些天才醒。”南雨娑脸颊上却有着笑容,如一只春季里在花丛中漫步的优雅小狐狸,而且走在了祝明朗的前面。

祝明朗一听,脸更黑了。

不会吧。

真被自己气跑了。

“云姿和星画,我也经常叫错……”祝明朗苦着个脸道。

“那不一样,云姿已经认命了,星画没得选择。玲纱与我却完全没有必要对你那么纵容呀。这么久了连谁是谁都分不清楚,就表明在你心里我们都一样,是谁都可以,可在我们心里还是期望身边的人可以将我们分清,我们密不可分,但也不想成为对方的替代品。”南雨娑用一种比较平静的语气说着这番话。

祝明朗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一向思维跳脱的南雨娑,难得跟自己说了一番心里话,祝明朗必须得用小本本将这段话给记下来,倒不是说对两位小姨子有什么过分的想法,而是这个理论在云姿和星画身上也一定适用,不能再稀里糊涂了,得拿出和她们好好相处的态度!

“多谢雨娑姑娘提醒。”祝明朗说道。

“作为小回赠送给你啦。”

“什么小回赠……哦,我请你吃鱼。”

“不是呀,你内心底更希望见到的人是我,我心情好,回赠你一份姐妹通吃的小秘诀。”

“……”

姐妹通吃。

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六月雨果然是六月雨,不知道为什么,祝明朗想起了知圣尊说的那句,人途很旺。

……

吃了清蒸鱼,饮了几杯醉仙酒,南雨娑脸颊上更是布满了红润,眸子里都透出了几分醉人的迷离。

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祝明朗也与南雨娑探讨起了相处的问题,毕竟往后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其他姐妹都是很避讳这种话题的,南雨娑却不一样,大概年龄最小受宠的缘故,得罪谁都不怕。

“最想杀你的人,一定是玲纱啦,估计现在都没有放下杀意。”

“呃,不至于吧?”祝明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回想起最初的时候,黎云姿严肃的警告过自己,别接近南玲纱。

“在她心底,没有人配得上我们中的任何一个。结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折损了两位姐姐,假如哪一天我再沦陷了,玲纱姐姐独木难支……”南雨娑什么话都敢说,脸颊上还保持着一个美丽纯洁的笑容,明媚中带着一丝丝小轻佻,仿佛知道一个男人内心深处的那点小想法,却又大大方方的撩拨。

“雨娑姑娘,你酒力不行啊,有点醉了。”祝明朗面不改色的说道。

“玲纱你是拿不下的,不如你试试从我这着手?”

“多吃点菜,多吃点菜。”

“哼,少装蒜。”

“天地可鉴。”祝明朗说道。

“本来大家从小就说好了,不需要臭男人……”

“小的时候我也对女人没兴趣。”

“我们之中有小叛徒。”

“其实我觉得雨娑姑娘也是一位可爱小叛徒。”

“你猜,如果我们今天发生了什么,玲纱醒了之后,是像星画一样无奈呢,还是将你杀了?”

“喝酒喝酒……不是,吃菜,吃菜,雨娑姑娘你真的醉了,多吃点菜,这种话可别再说了。”

“你不动心?”南雨娑眼眸迷离的问道,那诱人的粉唇几乎要凑到祝明朗的脸上。

“我对姑娘的尊重,好比天上皎洁明月……”

“算你识相,你要有什么坏想法,我将你一起阉了,哼!”南雨娑脸颊泛红,却一扫醉态,那双眸子美凶美凶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