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挑战人欲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人参汤,补魂的,但是它会有一点点小副作用,就是容易促进一个人的……咳咳,这件事我也是刚刚才老农神那里得知,这糟老头子,确实坏得很,所以你现在的身体反应,实属是药效在发作,玲纱姑娘千万不要把我误会成那种卑鄙无耻下三滥之人,我祝明朗如今也是堂堂正神,我可以对着我的神名发誓,绝对没有任何歪心思,天地可鉴、日月可证!”祝明朗举起了自己的手来,向天发誓。

然而话音刚落,屋外突然出现了一窜闪电带火花,将这间昏暗的屋子照耀得通明无比,映出了南玲纱那张俏丽通红的脸颊,也映出了祝明朗那惊恐万分的面庞!

什么个情况!!

雷罚灵使,你丫不想活了是吧!!

祝明朗侧过脸,目光望向窗外,用自己神明之眼冷而蔑的瞪了一眼那闪电火光,结果很快就发现月亮竟然也不知何时完全被吞噬了,仅剩的那一点点光辉正好被完全遮蔽!

祝明朗满脑袋的震惊!

干什么,干什么!!

老天爷这是明摆着跟自己作对了???

“哼,天地与日月看来已知你是何居心了。”南玲纱看到了窗外的景象,仿佛已经握住了确凿证据!

“巧合,绝对是巧合……”

“他人或许可以说成是巧合,但你为正神,以正神名义起誓,便会是如此。”南玲纱显然也懂正神的影响力。

“你听我给你狡辩……”

“嗯?”

“玲纱姑娘,我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我承认我以神明起誓时,我说了违心的话。玲纱姑娘如此国色天香,又是画仙落入凡尘,无与伦比、绝丽天姿,我祝明朗这样一介凡俗,怎么可能会没有动凡心呢,所以刚才的起誓确实有问题,但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不会用这种下三滥手段,更不会有任何逾越行径!”祝明朗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话语,觉得坦诚的狡辩,应该会有点作用。

她们长得一模一样,祝明朗还特别钟情这一款容颜,会情不自禁浮现再正常不过,但在脑海里幻想与付出行动又是两回事,祝明朗觉得正人君子与下流胚子区别不在于是否有欲念,而在于是否付出某些不堪的行动,并骚扰到别人。

正人君子也好色,但好色的坦诚,好色的纯洁干净,便也不至于引起对方的反感……当前,前提是得有自己这样一副俊朗的模样,像流神和卫简那种,怎么彬彬有礼都是下流猥琐!

果然,南玲纱听完祝明朗这一番狡辩之后,那双眼睛里的杀意减少了许多。

“既然如此,你坐着。”南玲纱开口道。

“恩??”祝明朗内心底亮起了一盏明灯。

她让自己坐过去??

面对面坐着??

这昏暗的小木屋子的桌子并不大,哪怕是面对面坐着其实也相隔不了多远,甚至可以嗅到南玲纱身上好闻的清香。

祝明朗尽管有一丝困惑,还是坐在了她对面。

“姑娘有话和我说?”祝明朗说道。

“药效会持续多久?”南玲纱问道。

“老农神说是大概一整夜……”祝明朗有些心虚的说道。

其实祝明朗就是想回来把自己浸泡到冷水桶里的。

别说,这药效越来越强了,祝明朗感觉自己身子开始有些发热,尤其是目光在无意间从南玲纱那红润如玉的肌肤上扫过时,脑子里瞬间涌起了过往许多美妙的经历,甚至有一种感觉,眼前的人就是黎云姿。

“那好,我便坐在这,你也坐在那儿。你向我靠近半分,我便让你血溅十步。”南玲纱用相当平静的口吻对祝明朗说道,那语气中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清高与冰冷。

“?????”祝明朗怀疑自己听错了。

但南玲纱重复了一遍,这让祝明朗顿嘴巴大大的张开,好半天都忘记了合拢。

什么意思??

孤男寡女,还是喝了大补汤的情况下这样在昏暗小木屋中面对面坐着……

还不准自己靠近,靠近就是禽兽,不靠近就是禽兽不如????

南玲纱这是在干嘛,玩火吗?

这不符合她的性子啊,难不成是雨娑姑娘故意伪装成南玲纱,在用这种方式挑逗和考验自己??

南雨娑会玩这种把戏,倒确实非常正常,这只美如妖的妖精会想尽各种办法来折腾自己,偏偏无论怎么折腾,她最后一定会华丽傲然、冰清玉洁的转身离开……

南玲纱从来不会做这种事。

但眼前的人确实是南玲纱,说话的方式,语气,神态,还有那宁静柔美气质内散发出的生人勿进的气场,都表明眼前的人一定是南玲纱。

南雨娑经常会模仿黎星画、黎云姿,但她模仿不了南玲纱,因为她们是一体双魂,南玲纱醒来的时候,南雨娑是沉睡着的,南雨娑看不见南玲纱的神态、动作,所以无法模仿。

“玲纱姑娘,我觉得我还是出去为好。”祝明朗犹豫了再三,勉强挤出了一个还算温文尔雅的笑容。

“你说你有浮想,但不会有逾越之举,如何证明?你踏出了这个门,仅仅只是表明你在面对自己有非分之想时会选择逃避,但若将来有一天,你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欲念,要做出出格之事,而你甚至还可以用我与云姿太过相像做借口……”南玲纱说道。

“……”祝明朗顿时哑口无言了。

三年多不见,一见就谈论如此沉重的话题。

就不能相互寒暄一下,道几句纯洁的想念吗……

“天亮之前,你没有任何轻举妄动,我相信你方才说的那些。”南玲纱接着说道。

“大可不必啊,毕竟我们才喝了那种参汤……”祝明朗头疼道。

“药效作用下你依旧可以不逾越,不是更能够证明你的为人?”南玲纱说道。

“玲纱姑娘,你这是有意要折磨我吗?”祝明朗已经意识到了。

“没有,就事论事。”南玲纱说道。

就是折磨!!!

唯君子与女人难养也!

南玲纱相当记仇的……

就因为自己当初在街上叫错了她名字,她便立刻还以颜色!!

这还不是折磨吗???

南玲纱说话的语气冰冷归冰冷,呼出的气息却如兰香一般,甚至能够感受到药效的热力已经在她身子里蔓延开,她的状况和自己现在差不多多少。

两人身上的气息,都仿佛让这件小小的木屋温度升高了,偏偏还要这样面对面的坐着,偏偏南雨娑和南玲纱互换应该是不久前的事,南玲纱保持着南雨娑的着装风格,玉腿、粉臂、香肩的肌肤都是裸露出来的,薄薄的青纱根本遮不住她的妩艳、绝色。

坐稳,坐稳,深呼吸,深呼吸。

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就告诉自己,自己现在正坐在一个清韵的小竹林间,面前放着棋盘,放着清茶,面对着自己坐着的是一只可爱灵动的小鹿。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自己是正人君子,内心深处有的只是对南玲纱姑娘与南雨娑姑娘的敬重与友谊一般的关爱,之所以会对她们产生一些非分之想也纯粹是因为她们的相貌与姐姐相似,她们是孪生四姐妹,她们是她们,绝对不是能够混为一谈的,她们是自己娘子的妹妹……

可这样不是更刺激吗?

祝明朗猛的一个激灵,不知道为何自我催眠之中突然间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么一个不和谐的念头来!!

就感觉,正气凛然的队伍里,突然间跳出来了一个邪魔外道,竟还鹤立鸡群!!

一定是汤药。

一定是汤药。

这汤药就是魔鬼,在狠狠的将自己推向罪恶的深渊,在自己耳边呢喃,就是为了让自己遁入魔道,肆意放纵自己内心深处的魔欲!

心灵深处的正义之士们,一定要勇敢的站起来,切勿让这种不堪、龌龊、狼子野心的邪念占据了自己思想的主导,切勿因为这点小小的诱惑,便走上有违人伦的道路!!

思想深处,祝明朗的正义小标兵还是很多的,他们井然有序,排列成了正气凛然的方阵,抵御着那零星几个邪火小恶魔……

但是不知道为何,正义小标兵们有些脆弱,一大个正义方阵居然敌不过一头邪火小恶魔,原本是在数量上有绝对优势的正人君子思想竟然只能够与那几头邪火小恶魔分庭抗礼???

屋子内,祝明朗额头上已经有了一些细细的汗珠。

这比在龙门中杀神灭天还要艰难困苦,真正意义上的折磨!!

南玲纱实在太狠了!!

这女人记仇得让人害怕!!

怎么会想出这种法子来折磨自己!!

内心世界里,邪火小恶魔越战越勇,许多正义小标兵甚至要举白旗投靠到邪火小恶魔阵营中了!

祝明朗抬起了目光,几乎是一种无法控制的状态看了一眼南玲纱。

他觉得,自己要血溅十步了。

老农神这熬得哪里是什么养魂仙汤啊,药力不亚于当初自己喝得那毒粥了吧!!

南玲纱连晶莹的天鹅脖颈都红了,可以从她锁骨位置望见那平地而起的波澜,白皙中透着一丝丝红润,偏偏最为美丽的风景掩在了那一缕柔纱中,撩得人浑身仿佛喝醉酒一样不受控制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