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是敌是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有件事情祝明朗思索了一阵子了。

那就是玄戈神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会影响到自己屠神的计划,尤其是华仇。

华仇离开了龙门,他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

换做是自己,从龙门中神游身壳陨灭之后,回到自己神都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个家伙给找出来。

而玄戈神又是全能全知之神,祝明朗现在还无法对玄戈神做任何的判定。

假如,玄戈神也是华仇神明派系的,那么自己最近在神都所做的这些事情,玄戈神多多少少有了一丝察觉。

或许玄戈神和知圣尊一样,还无法精准的确定自己身份,但随着自己接下去屠戮的神明越来越多,暴露的命理线索更多,玄戈终有一天会像知圣尊那样察觉到这一切。

暂且不论杀华仇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想必自己若是想要杀圣首华崇,都会让自己的身份暴露在众正神的神辉下。

巡天审神。

这听上去是很牛气,仿佛一位钦差大臣拿着尚方宝剑在一些府州巡查,但是这同时也意味着所有那些有问题的神明,他们都巴不得这位巡查的神明去死。

所以微服私访是最为稳妥的。

“玲纱姑娘,你设下画中画,便是为了要杀流神,当时玄戈神亲自现身,一定程度上也破坏了你的画境。要杀的仅仅是流神这种三流正神,却也会被玄戈神洞悉,如果我们要杀更高的神明,岂不是始终都绕不开玄戈这位天机师?”祝明朗在思索这个问题。

自己最近在风口浪尖上,若不是有黎云姿在,自己肯定不可能像现在这么舒服,毕竟杀的是玄戈神都的战圣尊。

尽管杀战圣尊不在祝明朗的计划当中,可接下去要再有什么举动,怕是要被玄戈盯上了。

“她不出现,华崇也至少断条胳膊。”南玲纱说道。

当时,南玲纱也设计了针对圣首华崇的陷阱阵。

“所以有什么办法躲避玄戈的天机全知呢?”祝明朗说道。

“得问星画。”南玲纱也没有什么办法去应对那位天机师。

“这个玄戈神,你觉得她是想要华仇死,还是跟华仇是同流合污的?”祝明朗询问道。

“得问黎云姿。”

“……”祝明朗挠了挠头,他走了几步,想了想画师小姨子也不是外人,便大致与她说了一下自己屠杀的计划。

“不远处是圣尊府,到那说吧。”南玲纱指了指长长的神都大道尽头,道。

“恩,情况还是有些复杂的。”祝明朗点了点头。

……

前往了黎云姿所在的圣尊府。

阴灵师少女枝柔已经在了,她看到两人行来,马上迎了上来,而且平常不那么爱说话的她反而像打开了话匣子,问东问西。

“姐姐她应该就回来了。”枝柔说道。

今日的领袖圣会应该也结束了,祝明朗这个小罪人已经没有资格到圣会大殿去了,所以只能够四处游荡,并思索着下一步要怎么做。

玄戈这个天机师,要如何迈过去。

不绕开她,自己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作为正神,祝明朗此时是有比较强烈的预感,但凡自己再做一点出格的事情,绝对会被这位天机师给逮到。

玄戈是什么立场,真的很难说得清。

在外界,她名声极好,在神都内所有子民、所有神裔也对她敬重无比,表面上她与华仇的暴统理念是有极大分歧的,但这也无法证明她是痛恨华仇,希望华仇倒台的。

是敌是友,祝明朗无法做判断。

倒是知圣尊,从她确实在很努力的为自己开罪来看,应该是偏向于友,可惜她始终是玄戈神的第一辅佐之人……

白石庭道上,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

黎云姿穿着及膝盖的朱红高靴,身姿看上去比以往高挑不上,轻柔贴身的夜珍珠盔甲本应该穿起来过于繁重难看,但在黎云姿身上却别有一番韵味。

武圣尊,这封号也确实很符合她女武神的气质,尽管从修罗炼狱中走出来,经历了各种血淋漓的厮杀场,但仿佛只要走出来,便是碧落红尘,仙姿圣容。

祝明朗一直望着她。

从远处,到近处,好像要将她所有不同视角的美态都享受一遍。

黎云姿看到祝明朗,脸颊上也露出了一丝丝浅浅的柔意,尽管不那么爱笑,气质清冷,对待世间万物、对待所有人都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但看到祝明朗,她的眸子里会有一些涟漪,神情也会多几分温柔。

黎云姿坐在了祝明朗旁边,祝明朗也是肆无忌惮的抓过了凉冰冰的玉手,放在自己大手掌上舒舒服服的揉捏了好一阵子。

虽然,当着小姨子面这样,有些不大好,但祝明朗发现南玲纱旁若无人的读着一本古书,对于祝明朗和黎云姿那些温存的小暧昧举动,丝毫不介意,也不在意,她的这副镇定自若心如止水,反而让祝明朗感觉是自己和黎云姿的亲密打搅了人家读圣贤之书。

终于还是黎云姿制止了祝明朗越来越多过分的小举动,开口对南玲纱道:“不是让你别出门的吗?”

南玲纱不理会她,也不说话。

黎云姿也习惯妹妹这副清高的样子了。

“云姿,玲纱姑娘,龙门的事情呢,我应该先与你们说一说,毕竟这件事可能比较严重,也比较复杂。”祝明朗开口说道。

南玲纱放下了手中的书,一副听祝明朗慢慢说龙门之事的样子。

黎云姿让枝柔去煮了一壶茶,也同样想知道祝明朗这三年来在龙门中的经历。

……

祝明朗说得比较详细,包括遇到了什么神选、什么神明。

“最后,我与华仇登上了天巅,而且我陨灭了华仇。”祝明朗声音沉重了几分。

既在天枢神疆,华仇又是天枢的最高神明,祝明朗与这位最高神明结下了这么深的梁子,便等于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必须彻底干掉华仇。

否则自己不可能安生!

华仇如今应该没有之前强大,他在龙门中身壳陨灭不可能修为不减,而祝明朗又是获得了极高的命格,修为属于暴涨阶段……

华仇必须死。

至于如何杀,需要从长计议。

黎云姿与南玲纱都没有立刻说话。

显然,祝明朗在龙门中过于优异的表现,让她们也非常意外与诧异。

龙门是神明聚集之地,祝明朗可以在各路神明中脱颖而出,并最终连七星神华仇也踩下去,着实有些令人难以相信。

“那么,令狐玲只是与你简单的同行?”黎云姿思索良久后,问了一个问题。

“????”

娘子,我杀的是华仇!!

那个一脚踩碎了圣阙大陆,如今更是这天枢神疆最高统治的七星神,咱们就在人家的神疆领土上,杀了这样一个存在,难道不是第一时间关心下我们接下去要怎么走吗,为什么是问一个龙门遇到的女路人?

“确实只是简单的同行,后来遇到了一些困境,便各走各的道,云姿,我的人品,你放心好了,在我心里其他女子再美丽好看,也不及你的十分之一。”祝明朗表现出了无比强大的求生欲。

“她还很好看?”黎云姿微微挑起秀气的眉来。

“……”

才脱离了南玲纱的折磨,没想到这光天化日之下又被黎云姿这样灵魂拷问,祝明朗越说越心虚,他本以为黎云姿关注的点一定是在怎么应对华仇星神上,哪里会想到堂堂女君,堂堂女武神,吃起醋来也是令人头皮发麻,浑身冒冷汗的!

“娘子不要误会,真的只是简单同行。”祝明朗笑了起来。

“龙门勾心斗角、利益至上,遵守原则的神明少之又少,若是你在龙门中有结识一些刚正不阿的神明,倒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制衡华仇与天枢神宇,毕竟玉衡星宫与玉衡神位格都在他们之上。”黎云姿说道。

“娘子,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我还没有与她熟到,她愿意出面帮我对抗华仇的地步。”祝明朗一脸正色的说道。

黎云姿听到这句话,反而灿然笑了起来,如雪融化一般的纯净,更如雪棠绽放,稀世而短暂!

“北斗神州七星神相互之间关系也不融洽,而且本就处在制衡的状态,方才的话你也不用太在意,若作为玉衡星宫位格不低的神明-令狐玲愿意助你,是好事,毕竟华仇的势力盘根错节,不仅仅遍布天枢,其他神疆应当也有他的人,要彻底灭了他,需要更多助力。”黎云姿语气温和了下来,一副只是在认真提议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祝明朗脖子后面已经有汗滴在滑落了。

黎云姿,到底是不在意呢,还是在意呢??

令狐玲是属于那种正道剑修天女,华仇这种暴神,令狐玲也提及过几次,非常不屑,也相当厌恶。

而且,要说关系深不深的这个问题……

其实自己、令狐玲、吴肖三人也算患难与共,至少三人可以肯定一点,都不会加害对方。

不加害,已经是龙门中的难得友谊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