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正人君子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说完那些正事。

祝明朗与黎云姿开始闲聊,并且将珍藏在壶袋中,靠着小白岂哈气冷藏完美的人参仙汤给取了出来。

“枝柔,去将这些仙汤热一热。”祝明朗对枝柔说道。

“好嘞!”枝柔立刻跑去了厨房,哪怕是冷藏着的仙冻汤,仍旧散发着一股奇香。

南玲纱闻到了这熟悉的味道,马上冷着脸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

“玲纱姑娘,你也多喝一些,老农神说了,这个分三次品,效果最佳,你还有两份。”祝明朗叫住了南玲纱道。

“你自己慢慢喝!”南玲纱灵秀的眸子中已经透出了几分冰冷的杀意。

伪君子,下流人!

南玲纱又怎么不知道祝明朗这个时候整出这东西给黎云姿喝是为得什么!

……

望着南玲纱气呼呼的离开,祝明朗不禁感到几分可惜。

这么好的仙汤啊,可滋养灵魂,对修为的提升也大有帮助,又不是什么害人的毒药。

没多久,枝柔就端上来了热腾腾的人参仙汤。

黎云姿并不觉得有异,先是小小的品尝了一口,发现它的味道还不错,这才慢慢的将人参仙汤给饮完。

“如何?”祝明朗立刻询问道。

“嗯,挺好的,康养效果很明显,这比神古灯玉的慢慢润养要来得快一些,就是不知可以持续多久。”黎云姿说道。

“没感觉什么不适吧?”祝明朗有些心虚的问道。

黎云姿摇了摇头。

“怎么了?”黎云姿见祝明朗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脸颊,下意识的用手背摸了摸自己。

“哦,哦,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想看一看康养效果。”祝明朗说道。

“养得是魂,如何用肉眼看出来?”黎云姿浅笑道。

“好些日子没见你了,也顺便多看你几眼。”祝明朗道。

南玲纱刚离开没多久,祝明朗就已经完全亲近了过来,那只大大的狼爪子总是摆放在不该放的地方,这让黎云姿总是有意无意的抬起目光,怕枝柔不懂事的闯进来。

好在枝柔也不是傻丫头,这里只剩下祝明朗与黎云姿的时候,她就立刻戒严,吩咐下人,吩咐神都的守将不许打搅黎云姿。

这给祝明朗创造了更多机会……

“我先去换件衣裳?”黎云姿脸颊已经泛起了霞红,晶莹的肌肤与这霞红真得如天边红霞一般令人迷醉不已。

“那到屋子里说。”祝明朗说道。

黎云姿开始后悔了,为什么要说换衣裳这件事,就穿着这件轻铠,好歹还能够对这个家伙有一些阻扰,若是换了平常的软软薄薄之衣,天知道祝明朗会要做什么更过分的事情。

……

到了屋中,四面没有厚重的墙,而是一层一层垂帘,风穿过了这些垂帘,带来了庭院清新的香气。

换了身衣裳,黎云姿褪去了那股子英气,柔美、娴雅,那修身又好看的衣裳更完美的勾勒出了成女的韵味。

发丝也已经垂落了下来,钟灵秀美,气若雪兰,那一丝丝没有褪去的红润,让气质冰冷、冰肌寒眸的她平添了几分妩媚。

怦然心动,美得令人心碎,她圣洁纯净的一面,令人止不住一个想法,那就是倾尽所有来呵护她一生一世,而她天生绝色、凹凸妙曼的一面,又激起一种疯狂至极的占有征服的想法,要眼前人美人是自己的魔心,那祝明朗觉得自己分分钟走火入魔!

哪里还需要什么仙汤作用啊,黎云姿这沉鱼落雁的打扮,便可以令人沸腾。

“很热吗,我让枝柔拿一些冰沉香来?”黎云姿看到祝明朗身上都有一些微汗了,轻声问道。

祝明朗也不说话,像一头虎狼,朝着黎云姿靠近。

黎云姿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身子贴在了撑着那些垂帘的梨木柱上。

很难得,黎云姿平静的脸上上露出了几分紧张,更有几分害怕。

倒不是害怕祝明朗这个一言不发靠上来的样子,只是一种未曾尝试,未曾正式面对这种关系的一种慌乱。

“闭上眼睛,会好受点。”祝明朗强势归强势,但还是察觉到了黎云姿的那份退缩与畏惧。

或许,当初相识是在地牢,而对于那个时候的黎云姿而言,祝明朗还是一个完完全全陌生的男子,当再一次与祝明朗这样亲近的靠近,甚至紧紧的贴在一起,她身体上、心灵上都会有一些不适与排斥……

虽然认命了,也认定了,但真的到这一步,黎云姿还是很紧张,带着一丝丝害怕,那份女武神坚毅与冷静被祝明朗这火热热的压近而彻底卸下。

但,黎云姿没有躲,也没有推开祝明朗。

她闭上了眼睛。

因为呼吸的沉重,因为这份冲撞,黎云姿重重的呼吸着,祝明朗目光只是不小心的从黎云姿锁骨下方望去,便感觉自己要直接走火入魔了。

好在祝明朗一直立志于做一个色而不乱的温柔正人君子,而不是一头囫囵吞枣的野兽,祝明朗尽可能的克制自己,循序渐进。

先感受这份亲密相拥,再轻抚着她的脸颊,从亲吻黎云姿的额开始,而不是霸道的凑到人家薄薄不堪蹂躏的香唇上……

手,千万不能乱放,这个时候,只要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让黎云姿有一点点安全感,至少得让黎云姿知道,自己不是单纯的馋她的身子,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无法将这份喜欢表达出来,只能够通过这种最为原始的相触,用明明沸腾即将陷入疯狂却依旧保持着缓慢、温柔、尊重来展露自己确实是真心真情。

终于亲吻到了唇处,祝明朗停留了很久,原本想要顺势沿着精致的下巴、雪玉般的脖颈吻下去时,黎云姿轻轻颤抖的身子表明她再一次陷入了紧张与害怕。

祝明朗也急忙止住了自己的行径,轻轻的搂着她,保持在长吻状态。

云姿的小舌头真软,品尝多久都不会腻,而且当初在那个昏暗的地方,虽然一整夜缠绵,但应该没有什么亲吻,那个时候的他们,就是一对走火入魔的男女,很原始,缺少理智,缺少情愫……

“还是有点害怕?”

祝明朗察觉到,自己很难再进一步了,倒不是黎云姿在拒绝自己,而是她身子情不自禁的颤抖,紧绷,毕竟当初的经历,对她而言更多的是耻辱,心理的阴霾,是需要慢慢的疗养与克服的。

“嗯。”黎云姿点了点头,那双眸子有些复杂,有情动的迷离,也有害怕与紧张,像一只必须逼迫自己穿过幽暗森林的小鹿。

“没关系,慢慢来,这一次可以……”祝明朗说道。

我不急。

一点都不急。

除却整个人快要爆炸了之外,确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为了这份真挚的爱情,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等的。

不是馋云姿身子,不是馋云姿身子……

祝明朗在自己内心念诵了三千遍,果然一点用都没有。

还是和黎云姿身体接触还是太少。

即便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也是从牵牵手、亲亲吻、抚摸开始,一下子进入到翻云覆雨那一步终究少,祝明朗和黎云姿情况确实有些特殊,所以慢慢来。

“那我继续亲你,可以吗?”祝明朗问道。

“嗯,手不许乱放。”

“和你在一起,我身体都不受我想法控制,他们各自独立,都飞扑向你,我也无力阻挡。”祝明朗笑着道。

怎么可能不乱放。

反正该摸的都摸一遍。

黎云姿给了祝明朗一个大白眼,但确实拿祝明朗没办法,只能像只被捕获的小鹿乖乖的立在那……

……

最后,祝明朗还是让枝柔去取了冰沉香。

把冰沉香放到凉水浴桶里,祝明朗穿着衣裳跳了进去。

这份折磨,比当初在森林木屋那还要折磨。

碰不得,和碰了后不能做什么,折磨程度没什么两样。

冰沉香寒度不够,祝明朗觉得需要白岂给自己来一口龙之吐息,把自己冻成冰雕估计才会好受一点点。

慢慢冷静了下来。

祝明朗也在自己心中安慰自己。

不用急。

这不已经可以亲吻了吗,离幸福的生活其实并不远,只是需要给黎云姿一个慢慢适应自己的时间。

“云姿怎么会这么紧张……”

“按理说,我们已经在地牢中……”

祝明朗思索起了这个问题,却不知为何,脑子里想起了南玲纱说过的话,地牢中的人,不是黎云姿。

如果地牢里的人是星画……那理论上来说,黎云姿和自己其实还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所以黎云姿才会如此紧张和害怕?

祝明朗晃了晃脑袋,把自己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扫了去。

应该就是阴霾导致的。

自己是男人,对于发生那种事情确实可以坦然很多,对于女子而言,却是很难以承受与接受的,即便现在已经关系进展到这一步,同样需要把残存在内心深处的痛苦与耻辱慢慢转变过来。

这就需要自己用真爱去感化。

不急。

自己是正人君子,衣冠禽……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