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苦信徒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个流神,一个战圣尊,赋予自己的修为大概是一个神龙将。

那如果杀死招摇这样的上流正神呢?

瘦死骆驼比马大,招摇神虽然离九星神越来越远,神格也越来越低,但他终究算是星神之中的佼佼者,而且还是正而又正的神明。

招摇神傅辛眼神中透出了几分杀意,不知为何,眼前这人给傅辛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

就像是自己后院里的一条还没有长出獠牙的毒蛇,幸好自己及时发现了它在草丛里面,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种神明直觉,让招摇神傅辛更加坚定了要将此人给踩压下去的想法。

当然,招摇神傅辛还只是产生了这种念头,却不知祝明朗就像是一个孤道上开着黑客栈的儒雅老板,在搀扶你下马的时候,就已经在把你当做论斤卖的牲畜肉秤了一遍,并根据你的长相和接下去的态度,选择宰杀利器!

“招摇上神,人家想要见你一面可不容易,不曾想你却在这里……呀,这位不是大名鼎鼎的祝宗主吗!”一位身边缭绕着几只月光浮蝶的女子走来,她靠近时,身上的香韵让周围那些本已经过季的景观花全部焕发了生机,慢慢的绽开。

女子身上的幽香淡雅,但混合上了周围这些盛开的花花香,便使人有些迷醉。

香神。

祝明朗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但此刻香神确实出现在了这里。

她作为正神,神名大概位列第十上下,按理说她应该能够察觉到祝明朗与招摇神之间的火药味。

偏偏她走上前来,柔媚的与招摇神打着招呼。

这里还是玄戈神庙区域,招摇神即便要对祝明朗下手也不可能在此处,所以招摇神阴沉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对香神说了几句话。

祝明朗也知道,招摇神这个梁子是彻底结下了,所以他也会自己的黑客栈磨杀猪刀去了。

困扰祝明朗的倒不是怎么处理这个招摇,而是如何不被玄戈神察觉的埋了招摇。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应该是承受不住整个天枢领袖联盟的围攻的吧?

玄戈现在代替华仇来主持天枢神疆,能不被玄戈逮到就尽量不要。

“好好考虑三天,三天内把你的双臂送上,吾神兴许还是会宽恕你这个愚民。”庞狼脸上的横肉抖了抖,笑得非常嚣张。

这位大天子,显然也是在天枢横行霸道惯了。

……

回到了自己的霞山半院。

祝明朗看到了南玲纱正在院子里静坐。

她面朝着山势逐渐下沉的方向,山柔和的坡下,还有几座小镇,几栋奢府,几栋寺塔……

很难得,没有见她在看书,或者在练画。

“招摇神盯上我了。”祝明朗走到南玲纱的旁边,也学着她的样子静坐了起来。

南玲纱没回答,但她应该是在听。

“我这一路上做了许多调查,招摇神好像没有自己固定的神国,他底下的那些天峰,分布在天枢不同的疆域,所统治的领地也不是很大,偏偏他们每年却会购买大量的奴隶,从民间带走大量的苦役,那么他们究竟是在为谁服务?”祝明朗有些疑惑不解道。

灭了黑天峰和鸿天峰后,祝明朗本就相当于和招摇对立。

之后,祝明朗一路上也寻访过一些招摇天峰所管辖的地方,发现招摇天峰的行径非常古怪。

他们几座道观,哪里需要那么多的奴隶苦役??

“这你应该去华仇神国看一看。”南玲纱开口道。

“没明白。”

“那里,十里一佛塔,百里一金庙,任何与华仇信仰有关的,金碧辉煌、奢侈至极,偏偏铺着金色地砖的朝拜路上,饿死的、冻死的,数之不尽。”南玲纱说道。

“这……略有耳闻。”祝明朗有听说过这一幕。

“我画了一些景象,你可以自己看。”南玲纱说着,伸出了自己的手来。

她的手掌上,凭空出现了一卷画,那些画被赋予了灵力,自己飘挂了起来,并一幅一幅的呈现给祝明朗看。

第一幅画,是一座宏伟至极的天塔,屹立在一片金黄色的无垠大地上。

天塔不知多少重玉楼金殿堆垒而成,仿佛是一座又一座悬崖峭壁中镶嵌着的神圣寺庙重在一起,无比震撼。

而金黄色的无垠大地上,一共有三十三条大道,绝大多数的城镇、道观、寺庙都是沿着这三十三条大道建造,而没有城镇、庙宇的荒野之地,也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大道的痕迹,因为每十里一座佛塔,每百里一金殿……

三十三条大道,延展向天枢各个疆域。

而沿着这三十三条大道,想要到华仇的天塔朝拜的人,络绎不绝。

这些人,多数由疾苦大军组成,要么是背井离乡,要么是无家可归,再要么就是罪孽深重背负枷锁、荆条者……

建造佛塔,修建金殿的,也在这疾苦芸芸众生中,他们像是被驱赶到这些大道上,不停的走,不停的劳作,不停的走,不停的劳作。

南玲纱画中的这万人图,每一个都仿佛真实的活在当下,从他们麻木的神情与行尸走肉一般步伐,祝明朗可以感觉到他们内心是有多么的苦痛,偏偏在他们耳边,还有一些人,不停地灌输着一个信仰,那就是只要走到了天塔,向华仇朝拜,一切都会改变!

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去质疑。

他们在痛苦中麻木,麻木又坚信不疑的在朝拜大陆上,三拜九叩,见了佛塔,见了金殿,便不停的朝拜,这一条朝拜大道上,但凡错过遗漏了一个,即便走到华仇的天塔,也不会得到神明的认可……

偏偏就是这样众生奴役一般的朝拜大道上,栖息着大量的钟尸鹰。

这些钟尸鹰专门吃那些累死、饿死、病死的人尸骨。

但突然有一个画面里,祝明朗看到了圣首华崇。

华崇在说话,祝明朗甚至可以听见画中的声音。

“这些钟鹰,是吾神的宠物,要想被吾神救赎,要想摆脱罪恶的生命,就让钟鹰吃掉罪你们……”华崇在自己编造信仰,讨好华仇。

于是大量的钟尸鹰栖息在那些朝拜大道上,盯着那些累倒、晒晕的人,它们已经不满足于吃路边尸骨了,开始捕杀活人。

没有人出手相救,在南玲纱的画中,甚至有人在羡慕那些被钟鹰活活撕光皮肉的人,可被钟鹰分食的人,明明在撕心裂肺的喊着,哀求着……

“招摇将大量的奴隶、苦役大军驱赶到这些朝拜大道上,修缮那些佛塔金殿……”祝明朗终于看到了招摇天峰的麻衣身影。

招摇天峰,完全是华仇信仰的附庸。

他们在推进着整个天枢的朝拜信仰,告诉疾苦大众,只要踏上朝拜大道,抵达华仇的天塔,便可以成为神民,获得庇佑,这辈子或许苦痛,下辈子却有可能成为神民、乃至神裔……

他们一边鼓动着那些人背井离乡,扩充华仇信仰苦役大军,一边又大量的捕捉那些没有神明庇佑的弃民、荒民,将他们变成奴役,输送到朝拜大道上!

信仰本是带给人希望,本是自由的。

华仇的信仰,却完完全全是强制的,奴役的。

更可怕的是,这个筛选信徒成为神民的方式,荒唐离奇,不知折磨着多少人的肉体与灵魂!!

“我画的,也不过是其中疾苦的千中之一。”南玲纱对祝明朗说道。

只是这千中之一,就已经让祝明朗感受到华仇暴统信仰的悚然之处!

华崇与招摇,为了让华仇看到朝拜盛世景象,竟想出了如此之多折磨芸芸众生的方式……

那朝拜大不像是通向天国神殿之路,更像是地狱黄泉,身躯与灵魂一遍一遍的被摧残,最终能够走到天塔被认可成为神民的,万中无一。

利用子民对夜的恐惧。

利用人们渴望得到庇佑,希望成为神民的心理,却制造出了这么一个骇人听闻的奴拜景象。

一个骨子里就流淌着暴戾之血的神明,一旦成为最高统治神,他的神疆也必定丑陋不堪,子民更是苟且偷生,毫无尊严……

如此一番比较,玄戈确实是这天枢三十三正神中最像神明的正神。

至少他的玄戈神国,很少会看到这样的景象。

“苦行僧,也是在朝拜大道上诞生的,一般是陷入到了华仇信仰中的修行者。”南玲纱说道。

这一幕,南玲纱没有画。

但一个苦行僧是怎么诞生的,南玲纱亲眼目睹过。

他们生不如死。

南玲纱在迷城花阵中将苦行僧尽数杀死,在她看来,更像是为他们解脱。

“华崇和招摇,我都要屠。但始终有一个问题绕不开,那就是玄戈的神识。”祝明朗对南玲纱说道。

如此看来,华崇与招摇神本就是一丘之貉。

华崇对自己早就起了疑心。

若是招摇也已经打算对付自己,那么这两个人肯定会绑定在一起了。

祝明朗这边自然得与南玲纱联手。

“等星画醒来,由她来应对玄戈。”南玲纱说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