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6章 算计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得逃出去,留得青山在。

就在祝明朗思考应对时,南玲纱主动将玉滑柔嫩的手伸了过来,轻轻的握住了祝明朗的手掌。

祝明朗愣了一下。

下一刻,祝明朗也握住了她的手,低声道:“别怕,我能带你出去。”

祝明朗再一次深吸一口气,那双眼睛盯着那虎皮衣神秘人,估量着自己是否能够在剑醒下一剑先将此人给重创……

但这时,南玲纱却用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扯下了自己的颜纱。

“杀死流神的凶徒?”南玲纱用一种清冷的嗓音,带着些许不满与质疑,“我没有记错的话,流神出事的那天,我还在返回神都的途中,全金辉神军可以为我黎云姿作证……”

祝明朗听到这句话,不由的愣了愣,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心中暗叫了一句:小姨子智慧爆棚啊!!

咳咳!!

祝明朗也是一个常年行走江湖的老戏骨了。

他马上进入到了状态,一脸严肃与不耐烦的道:“你们到底哪得来的假消息,我陪我家娘子在这里静养,要这里有挑衅神权的凶徒,我们两人就已经将其拿下了。”

“武圣尊???”礼圣尊宋櫂满脸愕然的望着那个摘下面纱的女子。

“黎云姿??”香神也呆住了。

虽然说当初遇到的那个画师,确实是戴着面纱的,但玄戈神都包括玄戈在内,都有穿娑戴纱的习惯,所以根本不能凭借着这戴面纱来断定身份。

但是,与祝明朗在一起的这女子,不是别人,分明就是穿了一套寻常美丽衣裳的武圣尊黎云姿……

“院子可还有其他人?”礼圣尊宋櫂立刻反应了过来。

“只有我的一个小伙伴,是牧龙师。”祝明朗把方念念叫了出来。

方念念当场表演了一个召唤灶龙,证明了自己不可能是画师神凡者的清白。

这上千名从天而降的神禁军也傻眼了,为首的神禁军统领甚至急急忙忙向南玲纱行礼。

“圣尊在此,我等不知,冒犯了武圣尊,请恕罪!”神禁军统领跪了下来。

其他神禁军自然知道武圣尊如今在玄戈的地位,也一个个跪了下来行礼。

“黎云姿,你为何会在这?”香神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质问道。

“会散之后我便来寻我夫君,有什么不妥吗!”南玲纱反问道。

“就是,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孤寡女人四处瞎逛啊!”方念念气呼呼的骂道。

香神狠狠的瞪了一眼这毒舌臭丫头。

“你们奉谁的命?”南玲纱冷冷的问道,她在模仿黎云姿那盛气凌人的语气!

礼圣尊宋櫂、香神、神禁军统领、虎皮衣神秘人都沉默了。

他们此时又哪里敢说是奉玄戈神的命。

“是我……是我听信了假消息,打搅了武圣尊清修,我宋櫂给你赔不是。”礼圣尊宋櫂最后一咬牙,只要暂替玄戈神扛下了这个锅。

“是吗,险些认为吾神是卸磨杀驴者……”南玲纱说道。

礼圣尊顿时冷汗淋漓。

黎云姿立下大功,击退了明孟神大军凯旋的。

整个玄戈神都自然知道黎云姿女武神之名,而如果这个时候传出消息,玄戈令神禁军将黎云姿的私人宅院给包围了起来……

不就是等于在告诉天下人玄戈神在妒忌武圣尊的战功,打压一位凯旋而归的女武神??

“吾神并不知情,武圣尊可不要想多了,是我的失误,是我的过错。”礼圣尊宋櫂上前来,深深的弯下腰来,保持了一个长状态的鞠躬赔罪。

“散了吧,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与误会。”南玲纱说道。

“是,是!”礼圣尊立刻给那位神禁军统领了一个眼色。

神禁军统领也吓得不轻,急急忙忙带着众神军撤离这座霞山半院。

金色的风壁阵法也理解解除了,一场来势汹汹的缉拿也如潮水一样褪去。

尽管香神还带着一些困惑,但她也知道事情弄大了,对玄戈神的名声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

院内,祝明朗看着神禁军离去,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好险!!

差点就出大事了。

还好小姨子机智!

但是,还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

假如此时此刻,黎云姿在某处被人看见,黎云姿与南玲纱为双胞姐妹的事情就会败露,这个伎俩也不攻自破了!

……

大道向山白象山的尽头方向,便是武圣尊府邸。

一位穿着纱丽,脸上裹着彩纱的女子缓缓的朝着府邸中走去。

守卫见到了她,先是一脸震惊,随后满眼激动与狂喜,正要跪地行礼的时候,女子将一根白皙的手指放在了唇边,并摇了摇头。

守卫没有尽管疑惑,但还是没有出声,并有些痴迷的望着女子的背影。

进入到了圣尊府邸风雨曲廊,女子步伐轻盈而缓慢,她时而停下摘一朵鲜花,时而驻足品读着亭阁上的诗句,时而特意绕上一段幽静庭径……

武圣尊府,丫鬟、园艺、家丁、守卫、军者来来往往,但这一路上都不曾有人遇见她,那些人每每在她摘花、观池、绕路时完美的错开,最多也不过是看见她正好消失在转角、回廊的背影。

女子径直抵达了黎云姿的圣尊庭院,这里相比于外面却要清静很多很多,守在这里的也不过是一直在黎云姿身边的清瘦女孩。

“你们家小姐呢?”女子走来,开口问道。

枝柔正在采花籽,看到女子突然出现,不由的愣住了。

玄戈神!

她怎么会在这。

为何她来没有一个人通报?

“出……出门去了。”枝柔有些紧张的回答道。

“值勤?”

“见……见公子去了。”

“哦,有些事与她密谈,她归来后,你与她说我来过。”玄戈说道。

“好,恭送玄戈神。”枝柔这才想起来也行礼。

丽纱女子转身离开。

走出庭院,她没有再刻意的避开府里的人。

“一路上都精确的避开了来人,偏偏在最后出了差错,人不在?”玄戈自言自语着。

……

玄戈离开后,枝柔将采好的花籽带回到了屋子里。

进到屋中,枝柔正准备将花籽泡茶,放在了黎云姿静想的小茶室中。

“清水就好。”

“哦哦。”枝柔立刻收起了花籽,换了一杯清水。

将杯子放在了她面前,枝柔有些疑惑的望着乌丝青衣的她,忍不住开口问道:“玄戈神好像找您有重要的事情,不然也不会亲自到府中,您刚才为什么要突然嘱咐我,说您出门见公子去了呢?”

“玄戈知道了杀死流神的人是玲纱,公子和玲纱那边出了状况。”

“啊?那幸好姐姐刚醒,看来公子送来的参仙汤确实有滋养灵魂的作用,姐姐这三年来醒的次数枝柔都可以数过来。”阴灵师少女枝柔说道。

“只是在休养修行,没有什么大碍的。”黎星画说道。

“既然玲纱与公子有难,我们赶紧过去协助他们?”枝柔有些着急的说道。

玄戈是天机师,总给人一种可以一眼看穿所有的可怕感觉。

“我们不能离开这里,府内有玄戈的眼线。”黎星画摇了摇头。

“那我们能做什么??”

“等着,不能任何人看见我,现在神都只能有一个黎云姿。”黎星画说道。

……

霞山半院。

祝明朗与南玲纱刚刚避开了一次危机,却又迎来一件相当棘手的事情。

望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丽纱彩头巾女子,祝明朗尽可能的保持着一脸平静与坦然。

而南玲纱,明显也有一些紧张,祝明朗握着她的手时,都能够感觉到她手心有暖暖的湿汗。

南玲纱松开了祝明朗,微微欠身,向突然出现的玄戈神简单的行礼。

“听你家丫鬟说,你在此处,我便寻了过来,有件要紧的事情可能需要你亲自处理,打搅到你们了,见谅。”玄戈神说道。

“玄戈神请说。”南玲纱道。

“方才发生了什么?”玄戈问道。

“没什么,礼圣尊应该是察觉到有鬼鬼祟祟之人,带神禁军前来,结果是一场误会。”南玲纱保持着一颗平常心说道。

“礼圣尊做事有的时候确实过于鲁莽,这一点他应该好好向你与清浅学习。”玄戈说道。

“小事不必再提,发生了什么大事吗,需要您亲自前来?”南玲纱问道。

“明孟神已抵达神都,他提出愿意和谈,条件之一是由你亲自出面,现在他与他的神刀军正在白圣城,也就是神都的西面。他的神刀军实力不亚于我们神禁军,人数超过三千,并如影随形。”玄戈说道。

整个天枢神疆,论武力排行的话,华仇第一,明孟神是当之无愧的第二。

而且明孟神是唯一一个敢辱骂华仇的神明。

明孟神可以说是天枢真正的狂神,如果他有绝对把握的话,估计华仇他都会亲自挑战。

明孟神与其他神明交涉,只有一种,发动战争!

关于明孟神已经抵达神都的消息,不久前刚刚散布了出去。

天枢三十三位正神,哪怕雀狼神从棺材里爬出来参加领袖圣会,大家都会相信,唯独是这明孟神前来参与这文明的圣会是最难以置信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