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麻烦大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黎云姿带回的这十六柄上古之剑蕴藏着的剑魂力量也非同小可,仿佛每一柄都是经历了有上千年之久的战场厮杀,更经过了无数次打磨、改造、浸化、淬炼,又不知饮过了多少神族之血,斩了多少圣者之魂……

剑灵龙可以算是祝明朗在龙门的主神格了,即便没有任何仙品神物,剑灵龙的修为也在朝着神主级别靠近。

而且在龙门中,剑灵龙无时无刻不在战斗,无论是剑境还是经验的累积,今非昔比,这名剑剑魂的注入,让它的修为瞬间抵达了中位龙将级别。

剑灵龙的修为是这个级别,但剑醒的实力又会有所不同,毕竟剑境、剑法,祝明朗都悟得算非常透彻……

当然,最最重要的,这一次战场剑魂的引入,使得其中一个特殊的铭纹复苏了过来。

这个铭纹,正是剑灵龙名字的由来,莫邪剑。

碧血剑,火痕剑、玉血剑,这三种剑醒所赋予祝明朗的剑神通各有不同。

碧血剑为锋利之剑,沐血之后,越发强劲,配合剑法施展可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火痕剑比较霸道,与祝明朗如今的剑之宏境非常符合,以天地为熔炉,出剑即火塑。

但碧血剑铭纹,当初用来降伏阎王龙了,而火痕剑铭纹也一直处在休眠状态,需要靠一些天地火神根来觉醒,所以祝明朗最近的时间里,并没有剑醒铭纹可以使用,不然他行事完全可以再嚣张猖狂一点……

这一次十六上古剑魂的吸纳,祝明朗没有想到这些战场噬魂斩圣的剑居然唤醒了另一个古老铭纹,莫邪剑铭纹。

当初,莫邪残剑是祝明朗用来练习以风为砾石剑境的,这剑轻盈、灵动、诡异、暗魅,每每握着它的时候,祝明朗都感觉自己的身法提升了一个层次,出剑的方式也邪魅飘逸,是一种将身法与诡法发挥到极致的妖剑。

碧血剑锋锐。

火痕剑霸道。

玉血剑平均。

莫邪剑灵魅。

还未曾使用过,祝明朗暂时也不了解莫邪剑铭纹的神通与剑效,相信以自己这样不断挑衅天枢神权的作死速度,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感受到莫邪剑铭纹的威力了。

……

得到了一次充足衡量的剑醒铭纹,祝明朗整个人心情都愉悦了起来。

原本还想着是不是邀请一下南雨娑去泡雾泉,但考虑到玄戈的猜疑,还是不要随随便便带着小姨子乱逛了,她们这些日子都得藏起来好好修炼。

没人去有点可惜。

那自己去好了。

主要是今天已经完成了与明孟神的瞪眼任务,宋神侯、李望山他们又都有事情要忙,就自己这么一个大闲人……

前往了雾泉山,祝明朗刚要通过正经的途径进去,结果发现这偌大的雾泉山居然被封锁了。

就连天枢神疆一些地位不低的领袖都不让进?

来都来了。

走是不可能的。

祝明朗披上了祝天官为自己改良的魅影之衣,坦然的进入到雾泉山中。

祝明朗生平最讨厌这种官僚行径,怎么可以为了某些所谓的大人物,就将整座名胜古迹泉雾山给封了呢,雾泉山有那么多温泉池,他们人再多也泡不过来。

穿过了那些漂亮的园艺林,祝明朗用神识感知了一番,特意绕开了那些有人的地方,前往了一个孤僻的瀑泉温泉潭。

柔和的氤氲缭绕,小小的泉山宛若是有仙人居住,花草树木都充斥着灵性,在皎月的月色下,泉瀑附近的朦胧雾纱更是带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平静与舒适感。

祝明朗确认了四下无人,脱去了自己的衣裳,来了一个鲤鱼跃水,跳入到了这泉潭之中,温暖的水源滋润过肌肤,全身的毛孔扩张开,那份难得的放松感更是包裹了全身……

好舒服。

可惜,没把云姿带过来,不然在这样的气氛下,应该可以让她消除不安与紧张感的吧。

就当是来踩点了。

增进感情,就应该多带黎云姿去这种地方,毕竟泡温泉是不能穿衣裳……这个倒是其次,主要是感受这种温暖旖旎的感觉。

……

柔月光,夜雾花,两道窈窕妙曼的倩影被月光拉长在山阶僻静之处。

“不回吗?”香神问道。

“当初造这泉雾山,本是为自己康养之用,谁知过去了这么多年,竟因为迎玉衡的人才第一次踏入,我往里面走走,思索些事情,你先回吧。”玄戈道。

“宋姐姐,你确实也该歇息歇息了,那么多事情都要你来操心,偏偏这个神疆还叫天枢,不叫玄戈……”香神说道。

“别说这种话了,上苍自有安排。”玄戈道。

香神拂袖,唤出了那些月光之蝶,飘飘如月嫦仙子,离开了这泉雾山。

玄戈独自向深处走,听到了泉瀑“咚咚”响声,于是拨开了那些有些日子没有人修缮的道,朝着泉瀑处走去。

夜雾花长满了清水泉潭周边,氤氲迷蒙,美丽、宁静的温泉瀑潭在月下如薄纱衣裳的女子,遮掩了一半,又展露出了一半晶莹与光滑。

玄戈眉黛舒开,脸颊上带着丝丝柔和。

她将手伸到了自己腰侧,正要解衣,却又谨慎的止住了动作。

用神识感知了周围……

虽然泉雾山中都是女子,也基本上不可能有人来这僻静之处,但玄戈也无法接受这种时候有旁人女子。

确定无人后,玄戈解开了凤彩腰丝带,将丽纱搁在了夜雾花上,她光着脚踩在浅水中,感受着水下那些小鹅卵石的按摩,然后才一点一点的将身子浸泡在了水里。

雾潭缭绕的另外一半处。

某人屏住了呼吸,整个人处在一种被石化的状态。

尽管不是完全无遮,但至少上半身是……

祝明朗并不敢动。

神识一般是感知移动的物体,如果一个人完全不使用自己的能力,完全不移动,甚至呼吸都控制着,那么他的气息是可以降到最弱地步,除非修为与境界相差一定水平,不然很难感知到的。

祝明朗察觉到有人来,都还是听见了对方没有刻意遮掩的脚步声。

问题是他也不敢挪开,因为对方走到自己这么近自己猜察觉,表明对方修为并不比自己弱。

本想要等对方走开了再做打算。

谁知道突然来了这么一幕,怎么说了,太过突然,心脏有点受不了。

身材确实好,比例堪称完美,就是肤色并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要说肤色,瓷白剔透的黎南姐妹才是最符合自己口味的……

但毕竟是一代女神明,不同的感官,带给人不同的感悟。

……

玄戈在轻轻的咛唱,是一种比较可爱的童谣。

同时她也在掐算,因为她时不时会抬起头望一眼星辰的分布。

突然,玄戈目光盯着月,遮住半月的云雾呈现出了一种特殊的形状,用天机师的说法,那是月老云,预示着某种情缘……偏偏月老云又呈现零散状,而且很快就消失了,那这种情缘多半是露水鸳鸯,甚至可能只是某种意外。

玄戈越发觉得不对劲,因为她发现这月老云飘散过后,是朝着自己所在的玄戈星去的。

玄戈急忙掐指一算。

是自己的!

再掐指一算。

是此刻!

玄戈正要再算,忽然她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在心里咒骂自己愚蠢!

这还算什么,人就在泉潭中,在自己看不见的雾中,但自己这里没有雾,对方很可能看得到自己……

先是满眼羞怒,紧接着是全身泛红的愤怒与耻辱,玄戈手一扬,放在夜雾花的丽纱飞了过来,细臂穿过袖,一个转身,衣裳尽数遮住全身,任由自己湿漉漉的站在这潭泉里。

这位天机师,此刻透出了要杀人的凌厉眼神。

她倒要看看,这天枢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在此处偷窥自己。

作为天机师,被人偷窥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实力达不到的人,躲不过她的神识,实力强大的人又已经是天枢神班,同样无法逃过自己的天机卜算,除非对方并不在这仙班中……

虽然还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但女子也无可饶恕,她有这方面的洁癖。

“哗!!!!”

水花猛然卷起,很快就看到了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逃向了山下,玄戈被水浪推到了岸上,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人……

但是,玄戈内心顿时被怒火灼烧全身,因为从对方那人身型轮廓来看,很大概率是男子!!

一个男人,怎么闯入雾泉山中的!

“你休想活着离开这座山!”玄戈深吸一口气,将胸腔中的怒意强压下,并开始冷静的搜寻着这个花贼!!

……

祝明朗在逃。

但神识告诉他,四面八方有各路神庙女侍在涌来,她们虽然没有闹出很大的动静,但却实实在在的将自己的逃脱之路给堵住。

说来也是异常的古怪,明明自己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逃跑的路线也是难以追踪,但不知为何那些神庙女侍仿佛总是可以“看到”自己的路线,她们移动的方式,完完全全像是等自己往她们那里钻。

“玄戈算出了我的逃跑路径?”祝明朗也皱起了眉头。

这下麻烦大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