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仙子,救命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机师可以看穿自己的行径,本以为武力不强的玄戈拿不下自己,现在倒好,被人堵在了泉雾山中……

祝明朗抬头望着自己的神明星辰。

此时他希望伏辰星能够帮助自己,好歹是巡天审神的存在,遇到这种危机不说给自己指一条明路,帮自己掩盖天机师的洞察也可以啊!

然而,月辉旁,伏辰星暗淡无比,仿佛根本不存在着天穹之上,也不知是玄戈的位格高的缘故,还是老天爷觉得丢人暂时不想承认这是自己选的正神。

祝明朗万分无奈,只要逃向了一个最危险的地方。

……

叠泉处,一肌肤雪莹的女子静静的靠在泉边,发丝高贵优雅的盘起,一张精美的容颜在月光下更显几分圣洁。

她原本闭目养神,突然睁开了那双冷眸。

泉旁雾中,青色的仙剑以极快的速度在池水上聚集,一部分形成了剑帘,遮住了自己的身子,一部分形成了警戒状。

“令狐仙子,是我……此次出手相助,祝某必有重谢!”祝明朗话说完,立刻跳入到了令狐玲所在的泉中。

令狐玲也愣住了。

这声音倒是有几分熟悉。

尽管那个家伙最早也说过,他是天枢之人,但令狐玲怎么也没有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遇见。

“黄泉下去谢吧!”令狐玲好歹是一代天女,怎么可能容得了这种登徒浪子。

“别,别,我登上了天巅,窥见了龙门第八重天,如果你想到龙门下一重天,非我不可!”祝明朗急急忙忙说道。

一看到了青色仙剑,祝明朗便知道令狐玲在这,她果然是玉衡星宫的神明,并代表玉衡前来天枢。

玄戈的天机搜寻实在太恐怖了,尤其是与她产生了这种尴尬的纠葛,祝明朗的神名虽然确实可以阻隔玄戈的凝望,但不代表这种正面碰撞的情况下能够避开……

“是你灭了华仇的神游身壳?”令狐玲说道。

“先别说这些,她来了,帮我度过这难关,令狐姑娘有什么需要我出手的,尽管开口!”祝明朗躲在水里。

“好,你说的!”令狐玲浮起了嘴角。

在龙门,这个家伙嚣张跋扈不说,还各种算计,奈何他修为高,又是剑修,又是牧龙师,一直都领跑在各大神明前面,所有龙门攀登向山的神明都受过这家伙的欺压,包括自己和吴肖,也吃了一些亏。

难得离开了龙门,一遇见就逮到了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

令狐玲泡温泉的时候,倒是还穿着一些水丝绸,走光是走光了一些,但还没有触犯到底线。

她散去了那些青剑,重新靠在了泉池边,并让祝明朗躲到浮在水中的茶果浮木小舟盘下面。

果然,没多久,玄戈便出现了。

但只是她一人走了进来。

也非来势汹汹,毕竟玄戈也不想让刚到的客人知道这泉雾山有花贼,这样糟糕的礼数,会让玄戈辛苦经营的圣会垮塌。

“令狐妹妹,这边的泉池如何?”玄戈走来,先是假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浮起了一个微笑。

“挺好的,确实舒缓了疲劳,而且能够感觉到修为在提升。”令狐玲也心平气和的回答道,不过她知道一个天机师问的问题越多,越容易被洞察出破绽。

令狐玲很聪明,立刻稍稍变了一下语气,对玄戈道:“是出了什么事吗,我刚才神识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而且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我们这里极快的闪过,我未穿戴整洁,便不好去追……”

“是一只神猫,很早就养在了我神庙与这雾泉山中,令狐妹妹不用担心。”玄戈挂起了笑容道。

“好像是人,气息上有点奇怪。”令狐玲继续质疑道。

“那神猫,常年与我相伴,已经很通人性了,所以气息上甚至会有人的感觉。”玄戈回答道。

“哦,是猫……那好,玄戈姐姐也早些休息,无需深夜了还陪伴我们,想来你们玄戈现在肩负着重担,许多事情都要调和。”令狐玲说道。

“嗯,我也只是来看看妹妹是否习惯,既然这样,姐姐就打搅你休息了。”玄戈说道。

……

玄戈离开了。

祝明朗在泉下,明明泉水温和至极,却浑身冒起了冷汗。

天机师还是有些难缠啊。

差一点就被逮了一个正着。

也不知道撞见女神明沐浴是什么罪,算不算挑衅天枢神权,巡天审神的业务中,是否包括审女神的私生活……

玄戈没有彻底打消疑虑前,祝明朗都不敢冒出脑袋来。

与令狐玲在一个泉池中共泡了良久,令狐玲率先冷哼一声,质问道:“不愧是龙门最大的魔神,偷窥玄戈女神沐泉,一般的神明确实做不出这种胆大滔天之事。”

“令狐仙子真乃我祝眸再世恩女,感谢出手相救,事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是这玄戈极其蛮横霸道,明明是我先在泉瀑中静养,她悄无声息的跑到我在的温泉中,非要理论,反倒是她窥我俊身,男神明行走在外,确实应该学会保护好自己。”祝明朗狡辩道。

呸!!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神!!

令狐玲差点脱口而出,但忽然发现祝明朗的目光在打量着什么。

令狐玲恼羞的瞪了一眼祝明朗,道:“你当真以为我不会一剑杀了你吗!”

“抱歉,抱歉,神游身壳下,似乎每个人都缺少了原本的生命活力,只是一具看上去无泽魂壳,不曾想令狐姑娘本尊竟如此美丽动人,焕发着令人难挡的魅力,是在下唐突了。”祝明朗继续狡辩道。

令狐玲压下了怒意。

她控制着两道飞剑,挑了两件宽袍,一件遮住了自己曲线身段,一件丢给祝明朗道:“你也先穿上衣裳。”

祝明朗蒸干了自己身上的湿漉,披上了衣裳。

还好自己也没有裸泡的习惯,穿着一个接近膝盖的清凉裤,不然即便逃到令狐玲这里,令狐仙子看到自己这副样子,肯定直接一剑就把自己给斩了!

“方才你说,你抵达了天巅,看到了下一重天?”令狐玲问道。

她真正感兴趣的正是这个。

第一重天对她而言已经没有什么太大意义了,要想迈入到下一个境界,便需要找寻到第二重天的天机,奈何令狐玲这边并没有什么头绪。

“有一个神通广大的牧龙师,他应当是在更高重天,我们所在的龙门天地之所以闭合,正是他一手策划的,他碾碎了所有龙门生灵的身壳,并利用采魂酿珠将这天地剑无数灵本一口气全部吸走,我在穹宇幽空中看到他的眼睛,他将所有神明与神选玩弄于鼓掌中,他独自一人扮演了上苍……”祝明朗开口说道。

那一只苍穹的眼睛,让祝明朗印象无比深刻。

他带着几分嘲弄与讥笑,却又阴狠歹毒,同时他的强大与布局,也让人发自内心的寒栗、畏惧,这通天的本领,要说他就是上苍也不为过……

神君?神王?

祝明朗觉得他是更高层次的存在,亦如同茫茫缥缈的洪荒宇宙,永远无法观测到它的广度,更不知最深邃的黑暗幽空中,又有多少不可名状的神祇,冷冷的俯瞰着他们这个小小的沙盒世界……

“那个龙门天地,还会慢慢的复原,灵本仍旧会充斥着龙门天地,不同的星辰世界中还会有神选、神明进入到那里,而等待他们的是一样的结果。”令狐玲想到了这一层。

“我追寻了那些灵本的轨迹,发现了穹宇深处有一条幽空之径,在一片摇摇欲坠的星云之间,那条幽空之径,我想应当就是通向下一重天的登天路,但只有在天穹下压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天地之间产生巨大的引力涡才会形成,那位扮演暗盘古的牧龙师,他并不介意我踏入那条星空幽径,就好像他觉得我进去之后,也无法活着走出幽空之径。”祝明朗认认真真的说道。

“龙门,或许也是一个陷阱。”令狐玲顿时有些迷茫了。

一心求剑道,何尝不想屹立天巅,看清这个世界的真正模样,毕竟星空是何等的绚烂,美好得令人无限向往,凡间、神疆却充斥着各种残忍与丑陋……

偏偏星空美丽,兴许也只是毒蛇身上的斑斓,每每凝望到上苍的身影,都是某个愚弄众生的贪神……

“或许真有上苍,只是这一路上艰难险阻吧。不管怎样,站得足够高,才不至于被各种愚弄。”祝明朗说道。

令狐玲沉默静思了良久。

祝明朗短时间内也出不去,只能够坐在一旁陪她看星星。

“哪一颗是你的?”令狐玲突然询问道。

“被月遮挡了。”

“明月尚且无法驱散黑夜,我们这些星神究竟能做什么?”令狐玲有些哀然道。

“不用这么悲观,至少我们找到了下一重天的天径,驱散黑夜这种事情交给苍穹烈日,我只想在下一重天找到那个狗杂种牧龙师,将他钉到我亲自为他铸的贴棺里!”祝明朗说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