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再次败露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人们总说杞人忧天。

偏偏他们又是不是普通人,是神明,天界的公差,上奉苍天,下佑黎民,知晓一些天机,有其实只看到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

能够凌驾于凡人之上,享受着亿万子民的敬仰与信奉,但同时神道又与他们这些子民息息相关,根本无法完全脱离。

或许真的如锦鲤先生说的那样,神明就该为上苍分忧。

也或许如同那位神纹男子感悟的那般,上苍本就缥缈虚存,你为某些人的神明,便是它们神圣不可侵犯的上苍,无怒自威,一切都需要由这些人去费尽心思揣测。

祝明朗此时也无法得出一个结论,就像这雾里看山,唯有不断的攀登,抵达云雾之上才知道这个天地的景象。

……

一直快到凌晨,祝明朗才逃出了雾泉山。

这个过程还是靠令狐玲的神识来掩护,而为了揪出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玄戈再一次熬了一个大夜,眼袋再一次加深,就死守在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等着藏匿起来的花贼。

祝明朗就像是一个偷情的小厮,在天色朦胧之极翻院墙而出,脸上带着偷偷摸摸的侥幸,又禁不住去回味这一夜沾染的桃色。

天道难寻,但人途也是相当美妙,作为一个什么都没有做算不上是禽兽的正人君子,祝明朗坦然的离开了泉雾山……

玄戈不可能一直在这上面浪费世间。

毕竟清早她还要安排玉衡与天枢的神武比试。

祝明朗知道武圣尊府有玄戈的眼线,觉得自己一大清早“回”那里,可能会被当做重点怀疑对象,知圣尊府那还有一个住处,祝明朗干脆先到那里去避一避风头,假装自己与某个酒肉朋友宿醉一夜。

到了知圣尊府,祝明朗喝了一大碗醉仙酒,然后惺忪的在院子里喂龙。

小金龙一直在抗议,要出门去打野。

这只小家伙浑身精力根本没有地方撒,成天在灵域中修炼虽然修为速度提升的很快,但没有怎么见过这花花世界的小金龙更渴望到外头去。

祝明朗也没有办法。

只好偷偷的将小金龙放到知圣尊的后山中。

知圣尊的后山与玄戈神庙相连,那里养了各种奇珍异兽,作为神庙的坐骑、战兽、龙储,血脉多少都沾了一点神魔后裔的。

那些奇珍异兽也多半没有成年,正好小金龙自称是幼儿园的院霸,让它去祸害一番那些神魔异兽,就当是帮助玄戈大姐姐驯兽了。

真的看不出来。

那么纤细的身段,居然有那种怀围,玄戈神果然深藏不露啊。

但她也不亏,瞥见了自己这绝世俊美坚躯背影,世间没有一男子能有自己这般……想来之后的岁月里她也能够福星高照一阵子了。

“咦,为什么我头顶上的紫气薄了一点?”

“什么个情况,老天爷是瞎了吗,昨天的事情怎么能算到我头上,凭什么是我损阴德??”

“我承认当时是有那么一点可能可以提前离开,但我也不知道那是玄戈,万一我先动了,被直接洞察了,人家依然把我当花贼,我岂不是人财两空??”

祝明朗感到极其不公。

老天爷明显在偏袒女神明!!

……

“小婀,照料好小金龙。”祝明朗唤出了女娲龙,让女娲龙帮自己练宝宝。

女娲龙太过善良心细了,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小妈妈陪自己的熊孩子出去玩,恨不得给熊孩子全身戴上金盔银甲,配备好饮水、甜品、奶瓶,冷时穿的衣裳、热时换的短衣……

桃妖鹿龙还是老样子,它的速度没有小金龙快,就像是小了哥哥两三岁的小妹妹,很努力的跟着哥哥跑,却总是慢了那么一步……

有女娲龙跟着,祝明朗基本上可以撒手不管。

牧龙师的日子,真是逍遥惬意啊,感觉自己不去惹点事,生活甚至会显得有几分无趣。

“祝哥哥。”宓容似乎听到了这个院子里有动静,立刻活泼的跑了过来。

刚跑近,宓容嗅到了祝明朗身上浓浓的酒味,顿时不好靠近了,捏着小瑶鼻,有些嫌弃的样子。

“怎么知道我在?”祝明朗问道。

“老师说的。”宓容道。

“你老师平日里也是闲着没事,总用预言之术观测我吗?”祝明朗笑了笑,调侃道。

不巧,走路尽显端庄优雅的知圣尊慢了宓容几步入了院子,正好听到祝明朗这番话。

祝明朗一脸尴尬。

知圣尊却冷着一个脸。

她走了过来,也嗅到了祝明朗身上的酒气。

“昨夜饮酒一宿?”知圣尊问道。

“是啊。”

“与谁?”知圣尊接着质问道。

祝明朗心头一跳,为何知圣尊这口气,像极了正宫查房?

难不成,她其实洞察到了什么?

“我自己。”祝明朗说道。

“无人证,在何处?”知圣尊接着问道。

“在一个……”

“好了,无需辩解,吾神玄戈擅长天机预测,对于人事更难演算,祝宗主,你可知亵渎女神之罪,远胜过杀死战圣尊?”知圣尊说道。

一个天机师,一个预言师。

两人联手,天网恢恢啊!

终究还是会被逮住的。

“只是一个尴尬的巧合,也可能是老天爷的一个玩笑,我本独自在雾泉中静养修炼,哪知她突然闯入……”祝明朗坦然的承认了。

反正罪多不压身。

知圣尊也知道自己做的坏事不止这一两件。

“祝宗主,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触犯我们玄戈神庙的底线,终会有恶果的。”知圣尊说道。

“那就请知圣尊继续为我保密,我昨天刚刚获知了明孟神的一些重要信息,心情愉悦,所以打算去泡一泡温泉,哪知温泉被封,只好偷偷潜入,我特意避开了人多的地方,到了极其偏僻之处,结果发生了那样的事。”祝明朗说道。

“你获得了什么重要的信息?”知圣尊问道。

“那知圣尊可为我保密?”

“我人在这,而不是神庙,你不懂吗?”知圣尊没好气的说道。

瞒!

当然是瞒了下来!

玄戈意识到自己丢失了对方的行踪后,第一时间就找了知圣尊,让知圣尊来协助她揪出这个胆大包天的花贼。

知圣尊能够窥见更细节的事情,所以很快就根据玄戈神提供的那些线索捕捉到了祝明朗仓惶逃入自己府院的身影。

本以为这位祝宗主也是堂堂正正之神,未曾想也是流神之辈,知圣尊非常失望,但也不知是什么心理作祟,她没有直接告诉玄戈,而是来到这里听这位祝宗主狡辩。

“知圣尊果然是活菩萨,功德无量。”祝明朗感谢道。

这才是堂堂正正的善修之人啊,再看看自己……

“特殊时期,暂不治罪,但一切过后,我依旧会告知吾神。”知圣尊说道。

“明孟神的蚩尤龙牙刀出了一些状况,他需要借助其他神疆之人的力量,好让他斩出自己的刀魔魔心……知圣尊,可有一些命理线索,若能告知我的话,兴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明孟神一蹶不振!”祝明朗对知圣尊说道。

黎星画那边,也有让祝明朗去询问知圣尊的意思。

一名预言师能够看见的画面有限。

包括天机师,再全知也无法知晓看光了她身子的花贼是谁,仍旧需要求助知圣尊。

知圣尊这边肯定会有一些不同的预见碎片,尤其是关于其他神疆,关于明孟神的。

将星画所看到的和知圣尊看到的整合在一起,想必就可以拼出一个完整的明孟神命轨。

知圣尊的人品,祝明朗是信任的。

她要害自己,就不至于牺牲自己的声誉为自己脱罪了。

明孟神这边,始终是玄戈神国的最大隐患,只有明孟神敢无视天枢神宇,无视玄戈神庙……

现在其他神疆神明陆续抵达玄戈神国,这一场神疆外交若没有做好,影响到的是整个天枢在未来北斗神州的发展。

明孟神一定要盯死。

而且,他是最有可能威胁到玄戈担任第八星神的人。

为了天枢的未来,为了玄戈的神格,很多小事都可以暂且放在一边,包括小声誉、小名节之类的……

“难怪,难怪……”知圣尊听到祝明朗这番话,顿时恍悟了。

明孟神的事情,知圣尊自然也有费心,但她始终无法看穿明孟神身上那一层迷雾。

祝明朗为她剥开了迷雾之后,很多事情就能够解释通透了,如此他们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死死的压制着明孟神!

“开阳的可能性很大,开阳那边存在着一种神妙心法,不仅可以为那些走上邪路的神明消除心魔,甚至可以让一些走火入魔的人都恢复原本的心智!”知圣尊说道。

“原来如此,那开阳神疆的人大概什么时候到?”祝明朗询问道。

“十天后。”

“很好,到时候我们便制造一些明孟神与开阳的矛盾,让他没有机会得到开阳的心法。”祝明朗点了点头。

“若是这种手段,我们玄戈不方便出面去做。”知圣尊话语里带着暗示。

“我来,正好再给我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祝明朗懂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