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玄古兵器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他一个没有入玄戈神籍的人,要是事情做砸了,大不了带着自己娘子们远走高飞,做好了,还能够在玄戈神国这边打下一层不错的盟友关系,何乐不为?

“我听闻,蚩尤龙牙刀为器灵神,仅仅靠心法,只是消除他自身被刀灵产生的心魔,他要想重新掌握这柄蚩尤龙牙刀的话,应该少不了一样东西……原来如此,不久前,我在梦中望见了有人偷窃我神国玄古兵器的景象!”知圣尊又忽然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明孟神的行为举止,等于正好与她梦见的这些预警画面联系在了一起。

神国玄古兵器???

就是这个!!

黎星画有提到过,明孟神来玄戈神国既是为了他的蚩尤龙牙刀,那么一定会涉及到器灵。

而器灵与器灵之间是可以相互吞噬的。

存在器之残魂的器皿就已经是剑灵龙的大滋补了,若能够吞噬一个神级的器灵,实力更可以暴涨!

也就是说,玄戈神国中也存在着一个上古器灵。

玄古兵器??

剑灵龙要起飞了啊!!

“咳咳,没错,我之前也一直在思索此事,我曾三番两次去刺激明孟神,明孟神竟然都不敢与我交手,可见他不仅没有底气,还可能觊觎神国的某件宝物,原来是玄古兵器啊,知道了这些事情,那要对付明孟神就不难了!”祝明朗故意用手搓了搓鼻子,不着痕迹的将不小心流出来的口水给擦去。

“那此事,就劳烦祝宗主了,今早武圣尊还需与玉衡星宫的天女比剑,她事务同样繁重,祝宗主可以处理好此事,便也算为她分忧,当然昨夜之举,无论是无心,还是别的什么,祝宗主万万谨记,玄戈乃不可亵渎之神,也是我们所有人无比尊敬的能神,若祝宗主有意,可以通过正途来获得吾神青睐,切勿使用这种不齿手段。”知圣尊宓清浅后半句话说得非常认真。

“知圣尊放心,我祝某一直行得正坐得端,问心问天,都无愧,昨夜确实是意外……绝无半点亵渎之意。”祝明朗说着这番话的时候,身上甚至焕发着圣人之光。

知圣尊听到了祝明朗这番保证,脸上才有了一丝丝悦色。

她离开了院子,毕竟离比试的时间快到了,她作为圣尊自然要出席,而且还需要安排其他领袖们观望。

知圣尊走了后,宓容还舍不得走,这些天太忙了,她都没有机会和祝明朗说上几句话,而且她也察觉到自己的祝大哥有事情要问自己。

“宓容呀,我是不是你最值得信任的大哥?”祝明朗问道。

“当然,祝哥哥救了我两次性命,在我心底祝哥哥与吾神、老师一样重要!”宓容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也知道,北斗神州马上要诞生了,神州中肯定还有比华仇更暴,比流神更下贱的神明,万一你的老师和玄戈神被这种东西欺负了,谁为她们做主啊?”祝明朗说道。

宓容点了点头。

“以后,我为你的老师和玄戈神撑腰,可好?”祝明朗问道。

“好啊,好啊,祝哥哥这么厉害,我最害怕看到的就是,祝哥哥与老师、吾神站在对立面,那样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宓容说道。

宓容是观星师,星与星之间是否存在着排斥对立,她其实能够看到一些征兆的。

好几次宓容都做了噩梦,梦见玄戈神、知圣尊兴师百万,讨伐祝明朗与武圣尊,祝明朗与武圣尊屠戮百万,血流成河……

她担心噩梦成真,偏偏她人微言轻,改变不了神明之间的纷争。

“你想啊,这明孟神何等可恶,竟借着议和一事打算偷走你们玄戈神国的宝物,若不是我及时发现了他魔刀的问题,怕是已经被他得逞了……他一旦强化了自己的神刀,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就是攻占玄戈,一雪前耻!”祝明朗说道。

宓容又点了点头,祝明朗说得并没有错。

明孟神太可恨了!

“所以,这玄古兵器在什么地方,你与我说来,我来负责保管,保证这明孟神无法得逞,再不济这玄古兵器由我剑灵龙来吸收,不仅不会落到明孟神手上,明孟神暴走之时,我还能够出手相助,甚至将他赶跑,保护了玄戈,保护了你老师,保护了神国。”祝明朗一脸真诚的说道。

“祝哥哥,你想要这玄古兵器,对吗?”宓容也不傻,知道祝明朗绕了这么多圈子主要还是为了玄古兵器。

“恩。”祝明朗点了点头。

“那祝哥哥可以答应我,拿到这玄古兵器后,老师、吾神、神国有难时,出手相救吗?”宓容问道。

“知圣尊与你若有难,不管拿不拿到玄古兵器,我都会出手相助的,但玄戈的立场,我不好判断,你也知道,若她与华仇是……唉。”祝明朗轻叹了一口气。

玄戈是宓容的信仰。

祝明朗不好在玄戈这个问题上说太多,毕竟你与一个人争论事情,好歹可以讲逻辑,讲道理,但事情一旦涉及到了底线与信仰,便很难再说下去了。毕竟很多人的逻辑、道理、观念都源自于他们犹如真理一般的信仰。

宓容也知道,祝明朗与华仇势不两立……

“若是一次呢?”宓容问道。

“什么?”

“若真有那么一天祝哥哥与吾神站在了对立面,若祝哥哥掌握了生杀大权,能不能宽恕一次?”宓容说道。

祝明朗愣了愣。

宓容难道相信自己会掌握这生杀大权吗?

此时询问天枢神疆任何一个人,绝不会有人认为他这个祝宗主会掌握天枢的生杀大权,哪怕能够压下玄戈,华仇的存在都是永远不可能逾越的大山!

宓容却仿佛坚信这一点……

看着宓容这副严肃认真又担忧害怕的样子,祝明朗心也一下子软了下来。

玄戈……

到底是明神,还是狡神。

神国的宁静、平和、昌盛,有一大半是知圣尊的功劳。

玄戈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神明,祝明朗现在根本无法做出判断。

巡天审神,确实是祝明朗的职责,这审的神中包括了玄戈,可惜这世间不是所有的神明都像流神、招摇、明孟那样,赤裸裸的展露出了自己的陋行……

也不知为何,祝明朗脑海里突然间浮响起了玄戈在沐浴时哼的那首童谣。

“好吧,我答应你。将来真有那么一天,我会手下留情。”祝明朗对宓容说道。

“嗯,嗯!”宓容脸上立刻有了笑容,很纯粹,很开心,好像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当然,要我哪天落到了玄戈和你老师的手中,你也得为我求情啊。”祝明朗笑了笑。

“已经求了很多次,祝哥哥来我们神国后,没有一刻消停的。”

“……”祝明朗哑口无言。

……

玄古兵器。

明孟神原来打着议和的旗号,是为了这样玄戈神国的宝物啊!

话说他为什么不直接在议和的条件里说出来呢。

以玄戈对他的态度,想来也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割舍出神国宝物的吧……

不对,不对。

明孟神显然是担心天机师玄戈,一旦他暴露了自己迫切的想要玄古兵器,便会被天机师察觉到自己正处在一种无刀可用的状态。

等于是自曝了自己心魔!

可惜啊,明孟神没有想到这玄戈神都中一共有两个预言师,而且星画的境界应该还高于知圣尊了,两位预言师将一些命理线索拼凑在一起,明孟神那点小秘密无处遁形!

“祝哥哥,你不去观战吗,我路上与你说玄古兵器的事情。”宓容问道。

“哦,差点忘了,走吧。”祝明朗点了点头

……

前往神庙,宓容耐心的给祝明朗说着关于玄古兵器的事情。

“当初我们到四荒疆搜寻那些天辰精华碎片,其实就是用来喂养玄古兵器的。玄古兵器为上一代玄戈神留下的镇宝,无论是吾神玄戈还是老师,都不具备强大的武力,在上几个时代,就出现过一些守护玄戈神的心腹叛变的事情,为了避免出现武圣尊、战圣尊这样的存在挟持神明,我们神国便饲养着一些通灵的玄古兵器,由这些滴血认主,永远不可能叛变的玄古兵器来守护神明的最后一道防线。”宓容开口说道。

祝明朗暗暗心惊。

原来玄戈神国在历史上出现武圣尊、战圣尊揭竿而起的事情啊。

确实,一个神明若没有强大的武力,便一定需要贴身的保护,这个保护的人若出了问题,事情就麻烦了。

玄古兵器,滴血认主,它们会一直守护着它们的主子。

“既然这样,玄古兵器要拿到手上,岂不是非常困难?”祝明朗询问道。

玄戈的最后一道守护,这种东西对玄戈来说极其重要,玄戈神自然不可能答应明孟神,更不可能任由宓容将这种东西偷偷的拿给自己。

“其实我就是侍奉这些玄古兵器的,但玄古兵器其实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宓容说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