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比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什么问题?”

“黑暗的侵蚀。黑暗是无孔不入的,越是隐秘的东西,越容易被黑暗给侵蚀,一部分玄古兵器在没有得到星月琉璃碎片的精华滋养后,会吸入黑暗之气,其中一些玄古兵器逐渐成为了黑暗灵主的寄居容器,白天倒还好,一到了阴气沉重的夜晚,那些被黑暗灵主给寄居的玄古兵器就可能自己跑出去,开始行凶……”宓容道。

“这么说来,玄戈的这最后一道防线也存在着问题啊。”祝明朗道。

“那些一直在用星月琉璃碎片喂养的玄古兵器倒还好,但其他的……基本上已经是玄古凶器了,被我们封印在了彩砂池下。”宓容接着说道。

“那些被黑暗侵染的玄古兵器拿走,是没有没有问题的对吧?”祝明朗说道。

“嗯,至少可以找合理的理由带走,至于什么时候归还,可以用一些说法拖个几年的时间。”宓容已经为祝明朗想好了不错的主意。

祝明朗点了点头。

这玄古兵器应该是好东西,对剑灵龙会有极大的帮助。

照着这样速度下去,剑灵龙很快就能够到达神主级别了。

不说在北斗神州中称王称霸,在这天枢应该无人可敌了吧!

怀着这份愉悦的心情,祝明朗与宓容前往了浮空锁战场。

一共有十八座浮空山台组成,这些山台的上方都别削平了,下方都保留了山体原来的样子,远远的望过去,就像是硕大的山牙。

这些武场山又分别用粗壮的铁链给相互连在了一起,顺着铁链桥可以通向任意一座浮空牙山。

粗壮的铁索、浮空的牙山,宛若是一个古老的武斗法阵,屹立在了玄戈神庙的后山处。

此时,天枢神疆的各界领袖已经陆陆续续登上了这浮空山。

这些浮山,本身具有浮力,需要用铁锁将它们给拴住,并扎入到大地上的巨大铜环中,铁链紧绷,大地有一些龟裂的迹象,仿佛只要天空中的狂风再肆意一些,这些浮空牙山就会连带铁索一起飘走!

顺着连接地面上的这些铁索,领袖们各显神通,用自己觉得最潇洒的方式飞踏到了浮山斗场中……

一些古老的藤蔓密密麻麻的垂落下来,也成为了可以攀爬的绳索,而一些连接浮牙山的铁锁上更是长满了这些顽强的天藤,铺成了一道道青色的藤蔓桥索。

祝明朗与宓容抵达其中一座观战浮山时,宋神侯、李望山、秦卓、芍清池、阳冰已经在那里端端正正的坐着了。

看他们认真庄重的神情,完全不是来欣赏,而是带着笔记前来学习的,那态度像极了私塾里的小学生。

“祝宗主,快坐快坐,你们怎么才来啊,刚才那场比斗堪称惊艳绝伦啊,玉衡星宫的剑修天女不愧是剑中仙,那剑法出神入化,看得人叫一个拍案叫绝,对方还不是正神,只是玉衡星宫的一位侍灯天女,却将兽神压制得气都喘不过来。”李望山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们天枢剑修之最是谁啊?”祝明朗询问道。

宋神侯摇了摇头,开口道:“我们天枢剑修并不多,最出色的当属剑散仙-胡书。下一场便是胡书。”

祝明朗在天枢也行走了一段时间,确实没有怎么听闻哪一个剑修派别特别突出。

而且天枢神疆牧龙师也不多。

华仇是武修,天枢神疆武修居多,然后其他各种神凡者也不少。

如果龙门是一个神选、神明的“集会之地”的话,那么其实可以通过龙门的那些神凡者、牧龙师来进行一个大致的推断。

放在大千世界的这个角度来说,所有拥有能力者都称之为神凡,而牧龙师是作为神凡者中的一种。

牧龙师在任何一个神疆都不算少。

但存在着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能够修炼到神级境界以上的牧龙师却不多,祝明朗在龙门中凭借着牧龙师的龙多势众,占尽了先机与优势。

就连华仇也没有架得住自己九龙围殴!

大概,很多牧龙师都在修行的途中穷死了吧。

天枢的剑修并不多。

而在玉衡神疆,大概有一半以上的都是剑修。

玉衡星宫是剑修之最,除了玉衡星宫之外还有大大小小上万个剑修宗门、门派。

本身玉衡神疆修炼文明就更加璀璨,直接硬拼实力都无法与翘首想必,更不用说还要找剑修来与之比试了。

剑散仙胡书一身白衣,手中的剑为海蓝色。

他留着小胡渣,眼神沧桑,宛若是一个历遍红尘的浪子。

若是一些少女神裔见了,定是会被他这副帅大叔的模样给撞得芳心乱颤。

“胡书也是上一届神选,据说他在龙门中还算脱颖而出,为他所在的疆域带来了大量的灵本滋润,而他自身也拥有了不错的神明命格,与祝宗主一样,都可谓是后起神秀!”李望山说道。

近些日子,各界领袖齐聚,难免会有一些风云人物诞生。

祝明朗是其一,只不过名声稍臭。

天枢神宇和玄戈神庙算官方了,官方是怎么也不愿意推举祝明朗这种处处给他们惹麻烦的刺头当神明新秀。

而剑散仙胡书,反倒是声誉比较好,广交天下领袖,更深得天枢神宇和玄戈神庙的青睐,不出意外的话,天枢三十三正神中,很快就会有他一席之位,将来的天枢剑修正神,取代其他不入流正神的位置。

胡书到了浮牙山中央。

他也算风度翩翩,负手而立的他见是一位玉衡女剑痴走来应战,他先是行了一个礼,随后笑着对不远处督战的令狐玲道:“原来不是令狐仙子吗,有些可惜,我敬仰仙子剑法已久,龙门中也是紧追仙子攀登步伐,可惜总是慢了半步。”

令狐玲微笑,仅仅表示了礼貌。

这人……

没见过。

应该不是第一梯队的神明、神选。

当初攀上支天峰的神明和神选应该都还算是人物了。经常有照面的人令狐玲都记得,这个剑散仙肯定不在其中的,兴许因为某些事情驻足有照面,但后来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了。

总之没有一点印象。

……

“厉害啊,这位剑散仙胡书,居然是在龙门中紧随令狐仙子步伐的,那他在龙门就属于佼佼者了!”李望山惊叹道。

“难怪最近如日中天。”秦昨道。

“祝宗主,你应当也是比较前列的,可否遇到过剑散仙胡书?”阳冰急急忙忙问道。

“对啊,祝宗主命格也高啊,与我们说一说。”宋神侯急忙问道。

“胡书吗,没遇到过……”祝明朗摇了摇头。

这人,一丁点都不眼熟。

凡是在第一梯队的,基本上都挨过自己毒打。

这胡书压根认不得自己,就说明他还没有爬到他们第一梯队所在的高度。

话说起来,龙门中自己所遇的那些神选和神明多数是来自七大神疆的??

如此来说,是不是那些被自己暴打过的人很大概率都会出现在这一次七大神疆会面中?

他们认出了自己,会不会联合起来讨伐自己??

趁着其他神疆的人还没有到,自己还是多结交点像令狐玲这样的大佬神,免得真被群起而攻之。

龙门里,祝明朗仇家一抓一大把!

屠神屠得有些上头。

……

“请赐教!”那位女剑痴行了一个礼,立刻出剑。

她剑法直接,没有半点虚招,刺便是刺,击穿山脉的剑刺,斩便是怒斩,足以劈开坚岩大地,女剑痴的比武方式似乎只有一种,那就是进攻!

类似于所向无前!

每一次出招,都会比上一次更加霸道。

剑散仙胡书还在停留在试探上,哪知道这位女剑痴这般生猛霸道,明明是一个身材玲珑娇小的女子,爆发出的剑威却如狂澜巨洪,剑散仙胡书神情严肃了几分,以灵动的身法进行躲避……

从主浮牙台打到了半空中,又从半空中打回到了最大的浮牙山台上,那些巨大的铁锁激烈的碰撞在一起,产生了如编钟一样的响声。

最终,剑散仙胡书以一小阴招取得了胜利,而他自己汗流浃背,手臂、双脚乱颤,头发与衣襟更是凌乱,丝毫没有了刚才的飘逸潇洒。

“承让。”剑散仙胡书喘了几口大气才道。

“不服!”女剑痴相当不满,对方使得是阴剑,在她看来就是胜之不武!

“林芦,胜负已分。”令狐玲说道。

“我说过,谁能赢我,便可以得到这玉剑,但他不配。”女剑痴冷哼一声,却是突然催动着一股暗劲,将手中的玉剑给直接震碎了!

“姐姐别生气,我替你教训她。”梳着双尾灵动剑女楼倩走来,甜甜的笑着道。

“好!”

胡书脸色也有些难看。

他自然没有想到对方这么耿直,而且竟然把那么好的一把玉剑给直接震碎了。

问题是,玉衡星宫这些天女,修为或许没有达到最前列,但她们的剑法确实了得,甚至可以凭借着一些高强的剑法压制更高修为的人,胡书没有办法,要想取胜,自然得用一些小手段。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