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人已伏法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此人的手臂,有银色的烈焰,他那双眼睛也如同火炬一般,霸道到了几点,仿佛霸血孽龙这样的存在在这名银焰手臂男子面前也不过是一只普通的野兽!

“银焰王,吴啸!”盛会内,有人认出了这名徒手将龙王摔出山殿的男子,惊呼道。

严贞转过身来,看到双瞳有烈焰的吴啸,冷汗从额上滑落了下来,似乎以前就和这名霓海的极强者打过交道,内心对他还残存着恐惧。

不过,一个能够单手将自己龙王扔出去的人,严贞又怎么会不害怕呢!

最重要的是,一旦吴啸出现在自己面前,就意味着一些事情彻底败露了。

“吴叔!”小女王景芋脸色顿时有了喜色,若不是对方身上还有极其强大的银焰气场,小女王景芋会忍不住上前去。

吴啸只是朝小女王景芋微微颔首,他目光凌厉的注视着严贞,神情冷峻。

此人气势太过强大,以至于整个盛会的人都露出了敬畏之色,至于那些严族的黑衣高手们,更是在这强大的银焰气场中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你没事吧。”这时,一名女子从后头走了过来,她停在了祝明朗的面前,关切的问道。

祝明朗摇了摇头。

严贞的实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林昭大教谕也是遭了暗算。

只不过,不需要自己动手,严贞已经死期将至了。

“他是我们霓海的秩序者吴啸长者,多亏你的镇海铃,才让我收集到了严贞屠杀一岛之族的铁证。”韩绾对祝明朗说道。

拿到了所有的证据,韩绾便立刻呈给了秩序者吴啸。

韩绾也告诉祝明朗,严贞最近一直躲藏起来,很难执行抓捕行动,一旦他们正式行动,可能会打草惊蛇,让严贞舍弃一切逃走……

祝明朗也觉得,不为林昭的大教谕做点什么,心中多少有一些愧疚,于是在知道严序会参加这次狩猎盛会之后,便打上了严序这家伙的主意!

只要把严序干掉,严贞这个做父亲的不可能再躲藏着!

也算是一次引蛇出洞吧。

打一开始祝明朗就对这种不人道的猎杀游戏没有什么兴趣,他要狩猎的人本就是严序,就算严序不因为小女王的事情找自己麻烦,祝明朗也会主动挑衅他,确保这条疯狗在狩猎过程中一定会来咬上自己。

事实上,在毁尸灭迹的时候,祝明朗就做得很粗糙,甚至担心严族的人脑子不好,特意留了一些很明显的线索。

不然严贞就无法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儿子死了。

“儿子死了,当爹的怎么都会现身。”祝明朗笑了笑,目光注视着严贞。

严贞满脸的愕然之色。

这家伙是故意的,就为了引自己出来让自己伏法??

“你到底是谁?”严贞怒吼道。

“你堵岛堵了那么久,竟不知道要对付的人是谁?”祝明朗说道。

严贞这时才幡然醒悟!

这家伙竟是那个林昭大教谕请去的帮手,就为了他,自己生生的在倒魔岛外苦守了大半个月,都差点成野人了!

想到自己儿子被对方这样虐杀,再想到自己的现在的处境,严贞更是懊恼后悔,为何当时不冒险冲到岛屿内,将他和韩绾给宰了!

他们一死,便没有后面这么多事了!

“嘭!!!!”

银焰王一只手将严贞脑袋给摁倒在地上。

严贞跪倒在地,脑袋更是撞向了地面。

“谋害驯龙高院大教谕,屠杀无辜巫民一族八千多人,严贞,你真当这霓海是你一手遮天吗!”银焰王吴啸说道。

严贞拼命的挣扎,可没有了龙,在银焰王面前严贞如孩童一般弱小。

盛会内,众人见严贞被秩序者吴啸捉拿,要不是这里还是严族的地盘,估计一个个都拍手叫好了。

山殿内还有一些严族的其他长老,他们一个个神色慌张,不知道该不该去维护严贞。

严族很大,严贞是族首之一,少了他严族确实会元气大伤,可如果现在出手就等于是公然与秩序者,与皇朝,与整个霓海法律为敌,他们若想自保,让族内其他人安然无恙,就得舍弃严贞。

几个严族的长老交换了眼色,最后都选择了沉默。

这一次出手的可是银焰王本人吴啸,估计整个严族的顶尖人物联合起来也不够这银焰王吴啸打的。

“竟然是他杀了林昭大教谕,真是死有余辜!!”

“他罪行在霓海早就人尽皆知了,只是一直没有铁证,而且还有其他势力庇佑着他,这种败类早该处决了!”

阶梯下,一个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肥胖男子爬了上来,看到严贞被摁在地上,满头是血,跟那些被扔到狩猎之地中的死囚没有什么区别,顿时大笑了起来。

这胖子正是那位被严贞酷刑对待的国候,看到严贞这个下场,他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口都不疼了。

“人渣,早点去死,你儿子严序和你都是人渣,真应该感谢那位宰了你儿子的壮士,简直是为民除害!!”大肚便便的国候一脚踢在严贞的身上。

“人已伏法,各位都散了吧,我还要带他到驯龙高院院长那里,林昭大教谕的事情也该有个交代了。”银焰王吴啸说道。

将严贞给提了起来,吴啸亲自押解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

但刚要离开,银焰王吴啸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将镇海铃递回给了祝明朗道:“这是你的东西。”

祝明朗接过了镇海铃。

“巫岛之民没有生还者,这镇海铃便是他们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东西,好好使用,会对你有很大帮助的,你也算是为他们报仇雪恨了。”银焰王吴啸说道。

拖走了严贞,严贞早已经面如土色,之前的嚣张与狂妄在银焰王面前早就烟消云散,确实和一名即将被扔到这狩猎场中的死囚没有多大的区别。

被银焰王拿下的人,基本上没有翻身的机会。

银焰王本身也是铁血无情,倾尽严族的家财也未必换得回自己的性命,更何况严贞已经看到了那几位族内长老的嘴脸。

他被向外拖行的过程中,抬起了无神的目光,看了一眼祝明朗。

回想起祝明朗描述如何杀死自己儿子的情景,严贞整个人突然发狂,如被割喉放血的野猪一般狂扭着身体。

自己死了不要紧,他严贞现在竟连个后都没有了!

就因为这小子,就因为当初没有涉险入岛,以绝后患!!

银焰王手臂纹丝不动,依旧拖拽着严贞向山外行去,任由他癫狂……

……

“所以一开始你就打算宰严序?”景芋小声问道。

听韩绾与吴啸的话语,祝明朗来此并非只是狩猎死囚,而是为了让严序严贞父子伏法!

祝明朗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

两个狗东西,当初在岛上过苦日子的时候,祝明朗就没打算放过他们!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