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 偷神兵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之后的比试,都有些索然无味,其他一些正神们也意识到在武圣尊之后去展示自己的实力,无疑是在打他们这些正神的脸。

所以接下去,基本上是那些天枢领袖中表现较为突出的,实力也还不错的神明与玉衡星宫的那几位剑痴女切磋……

剑痴女无一例外的吊打了天枢的各界领袖,好在众领袖也不觉得丢人,毕竟是玉衡神疆,是这大千星辰世界中数一数二的存在,以后要是越来越多的神疆并拢,他们还可以在宗派之中向自己的徒子徒孙们吹嘘,他们与玉衡交过手。

胜负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有资格,并且能上前去切磋交流的,已是很高的殊荣。

……

第一次神疆简单比试,还算圆满的结束。

双方都算比较和气,没有产生让玄戈神头疼的争端。

显然玉衡是心无杂念,只求剑道者,对于纷争、对于利益、对于北斗神州的掌控欲望并没有想象中得那么强烈,换做是开阳……

开阳行事,一直都比较霸道直接,玄戈神见玉衡这边关系打点得还算不错,接下去就开心忧心开阳的问题。

虽说开阳那边,主要是华崇圣首去接待,但主办方是她们玄戈,开阳难免会有一些盛气凌人的行径……

比试结束,玄戈神便回到了自己的神宫,昨夜为了捉住那个花贼,她一宿没睡,今早更是匆匆补了一些妆容,把疲倦苍白的气色给掩去,而且黎云姿确实也为自己玄戈镇住了场面,不至于让玄戈在这次比试之中完败,黎云姿还是令人放心的,但香神说的那些,确实又不得不提防。

想到那么多事情堆积在自己身上,玄戈神感觉到一阵头疼,连梳洗的精力都没有了,沾上了床铺便沉沉的睡去。

神宫中,一位穿着花衣裳的侍女提着一木篮子水,在庭山院中浇花。

宓容走来,递给了这侍女一个过来说话的小眼神。

侍女回头看了一眼精致独立的寝宫,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院山花墙的外面。

“宓容姐姐,有什么事吗?”小侍女问道。

“吾神出去了吗?”宓容问道。

“睡下了,这些日子吾神没有怎么合眼,昨夜更是大发雷霆,耗费了不少神念,未曾沐浴便睡下了,除却神庙大事,否则不能打搅。”小侍女说道。

“哦哦,我来检查一下玄古兵器,听闻昨夜玄古兵器由逃了出去,还伤了一些在山城中狩猎的农户。”宓容说道。

“这个奴婢不知。”

……

宓容带着祝明朗,进入到了玄戈神宫中。

既是贴身守护着玄戈的玄古兵器,它们自然不会离玄戈太远。

玄戈这会睡下了,而且近些日子她应该也为各种事情忙碌得难以分神,换做往常宓容这样偷偷带人进来,玄戈很容易就可以戴一个正着。

当然,为了屏蔽玄戈的天机,宓容来之前特意请教过了知圣尊宓清浅。

知圣尊自然当做是祝明朗要阻挡明孟神的夺窃宝物,所以建议宓容这个时间去查看玄古兵器。

到了后山庭,那里有一座一座错落雅致的梯山,每一座梯山中都有落泉彩池,玄戈神的这神宫其实也是建造在这美丽灵动的彩涧之中,向下延伸的地方,有更加绚丽唯美的彩砂池。

玄古兵器就埋在这些彩涧的七色砂中,平日里基本上是封印的状态,但每到夜晚,月食星暗下,所有神明对黑暗的威慑最弱,阴煞、黑暗气息浓郁,那些沾染着一些玄古巨人族鲜血的特殊兵器就会开始吸收这些不安的因素。

日积月累下,这些玄古兵器开始变得古怪、凶戾、邪异,已经有一大半难以胜任守护玄戈神一职了。

宓容像往常一样,用那些星月琉璃精华来饲养着那些干净的玄古兵器。

而祝明朗则是打算将那些被黑暗侵染的玄古兵器给全部夺走。

本来,祝明朗打算让夜娘娘出来,为自己驱逐那些黑暗灵主,结果夜娘娘知道这里是玄戈的神宫后,宁愿咬舌自尽也不愿意出来。

祝明朗很是无奈,只好让阎王龙来震慑那些黑暗灵主,但宓容又阻止了祝明朗这个行为,并告诉祝明朗,若唤出阎王龙,玄戈神肯定会醒来。

“只能够一柄一柄亲手洗涤,祝哥哥得慢慢来,不能急。”宓容说道。

“好吧,我把玄古兵器里的黑暗之魂一只一只的泯灭。”祝明朗说道。

这些玄古兵器中酝酿出来的黑暗灵主,顶多称之为器残魂,离演变为器灵还差很漫长的修行。

但是,因为它们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情绪,甚至诞生了某些执念,剑灵龙要吞噬它们的话,就得先将这种残魂执念给打败。

这个过程可以平静的完成,只需要将剑灵龙的刃处放在兵器的刃口,器灵与残魂之间便会进入到一个海市蜃楼一般的战场中厮杀。

洗涤被黑暗侵染的玄古兵器,其实也会泯灭掉玄古兵器本身的灵性与力量,但剑灵龙等同于是器灵中的掠食者,不需要它们有什么灵性与力量,能喂饱自己肚子就行。

就像牛,虽说它们活着能够耕耘,能够开田,一生勤勤恳恳,但不妨碍它们也是餐桌上的美味,何况这些玄古兵器被黑暗侵染了后,可不是勤勤恳恳的,它们已经会半夜跑出去伤人了,是蛮牛、疯牛!

剑灵龙级别高,命格也高,一些玄古兵器中的残魂见到剑灵龙的仙剑本尊,基本上都是臣服的,甘愿祭献,成为剑灵龙剑魂巢的一部分。

但也会遇到脾气大的。

祝明朗将剑刃轻轻的往那刃尖上一碰,整个人瞬间天旋地转,周围就像是雾画一样在渲染,自己身处在了一个古代战场之中,战场的天空昏暗至极,电闪雷鸣、暴雨滂沱,一波又一波人潮在黑色的战场之中厮杀,鲜血汇聚成了成百上千条河流,密密麻麻的分布在了黑色的战场大地中……

其中一柄神兵,在雷电之中依旧耀眼夺目,它挥舞之时暴雨倾斜,大地翻涌,它劈斩时,群雷乱舞,天地颤动,而手持着它的那个玄古巨人……

“行行行,别提当年勇了,我知道你牛,以前很辉煌,但现在我只给你两个选择,心甘情愿的沉浮于我的剑仙龙,或者被我剑仙龙暴打一顿,不情不愿的被我剑仙龙吞噬!”

每一并玄古神兵都来一个虚境蜃楼,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把这些玄古兵器都给收下啊?

知道你们都有故事,而且一定是惊天动地,但我没有请你们开始你们的表演啊!

祝明朗表现出来的这副态度,引起了玄古兵器的剧烈不满!

“莫邪,手重点,咋们赶时间,趁着玄戈神睡得正香……”祝明朗对剑灵龙说道。

幸好黎云姿提前为自己准备了十六柄上古剑器,让剑灵龙的修为大涨了一波,不然面对这些被黑暗侵染的玄古兵器祝明朗也不能这么硬气!

剑灵龙在那些虚境蜃楼战场中与那些玄古兵器厮杀的热火朝天,祝明朗则像是一个辛勤的园林护工,正一个池子一个池子的挖,把这些脾气贼大的玄古兵器都挖出来,然后挨个挨个的洗涤一遍,时不时,祝明朗还要看一眼彩涧中的那唯美寝宫,那感觉和小时候去偷农民伯伯的地瓜烤来吃的刺激和满足感非常相似,可惜少了一个人分享,以前偷了地瓜烤,祝明朗都会分祝雪痕一点,这样祝雪痕就成为了自己的共犯,出了事,祝雪痕兜着。

一边挖玄古兵器,一边有些怀念以前枯燥但小有乐趣的生活。

曾经以为遥山剑宗就是整个世界最强悍的剑派,只要学会了这里的剑法,天下无敌,却没有想到还有什么玉衡星宫。

曾经以为祝雪痕与皇族里的大皇女是最漂亮的女人,没有想到世间美人如此之多,只恨自己是一个有原则的渣男,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就是选的瓢大一点。

一个萝卜一个坑,一个彩池一兵器,祝明朗辛勤的耕耘着,日晒三竿,丝毫不觉得疲倦,偶尔站起身来,擦拭一样额头的汗珠,时不时看一眼寝宫方向上,确保不会惊扰到正在熟睡的玄戈大美人……

想不到吧。

我祝明朗就在你院子里!

作为昨夜惊扰了本神沐浴的惩罚,你这些玄古兵器本身收下了!

……

午后阳光格外柔媚,没有一丝丝炎热,反而在凉凉的气候中透着几分暖意。

玄戈在一场小小的噩梦中醒来,不知为何她梦见那花贼闯到了自己神宫中。

换做是平常,她能够一下子辨别出这是梦境,还是预知,但她精神确实有些恍惚,突然这样睡了一个早晨加中午,她反而迷糊。

身上还有昨晚湿漉漉强行蒸干的粘稠感,玄戈这才想起自己没有沐浴便睡下了。

随手找了一根发簪,将其臀的发丝盘了起来,玄戈推开了云窗,光着脚踏入到了屋外的彩砂池中,身上披着的衣裳也顺着她光滑的香肩散落到了身后的木栈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