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章 险象环生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月芒下,有一缕不易察觉的丝线,民间的卦师称之为月老线,祝明朗作为一颗月旁的隐星神名,他星辉上缠了月老线,大概神明的福源功绩中,将人途兴旺这一项也作为了祝明朗的功德馈赠……

老天爷和祝天官一样,都希望祝明朗开枝散叶。

而且事实也是这般发展的。

拦都拦不住。

最令人生气的是,公子做完这样过分的事情,自己还得帮他掩盖罪行,这不成那个什么了吗……

黎星画确实有些生气,不然刚才也不会对祝明朗说那样的话。

但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是希望祝明朗的狡辩,能够高明一些,至少不要是这种。

整理好了衣襟,祝明朗此刻也算衣冠楚楚了,好看干净的衣裳却是是好东西,可以掩盖一个人的本质。

“停。”

黎星画挽着祝明朗慢步着,突然停在了一棵亭亭如盖的银枫下。

祝明朗也止住了前进的步伐。

就在这时,叶片缝隙露出的天空中,一群身穿着神禁军之衣的半神驾驭着黄龙飞过,他们低头俯视着下方,而祝明朗与黎星画正好被银枫遮挡。

过了片刻,黎星画又向前行,她随手摘了一朵香气极其浓郁的阳兰,并将花瓣汁抹在了一座石像上,随后朝着另外一条幽静的院墙径走去。

几乎在祝明朗与黎星画消失在径末处,一名戴着面具,同样穿着虎皮衣的人,背生双翅,诡异的落在了那石像的位置,他将鼻子凑到石像位置闻了闻,发现是一朵被人随手放在雕像上的阳兰,立刻扭动着脑袋,结果浓郁的香气混淆了他的嗅觉,让他不知该往哪里搜。

祝明朗与黎星画已经走到了神庙众生庙,这里有诸多前来参拜的信徒,他们来自神国不同的地方,着装各不相同,都是一些几乎从出身就在虔诚信仰、祭拜的信徒,神庙每天会准许大概五千名这样被选中的信徒进来参拜……

虽然这些人现在也被留在了众生庙中,但他们按照神民、神裔的指引,继续参拜,神明的事情,不会扩散到他们这些民间子民身上。

祝明朗与黎星画走在这些人群中,突然祝明朗感觉到了一道目光,似从很远的地方凝视过来……

祝明朗有所警觉。

他意识到自己被什么强大神识的人给盯上了!

类似于当初知圣尊窥见自己。

祝明朗现在当然可以一剑反击,但这个时候出手,就是彻底暴露了自己。

“自然一些,让自己看上去和这些人一样。”黎星画说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学着那些虔诚的信徒,慢慢的走,慢慢的参拜。

那窥望目光,仍旧存在,就感觉有一个人站在了高处,正将自己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全部收入眼底,自己身处人群中,对方无法锁定。

倘若自己在某个空旷之处,或者人烟稀少处,怕是这个目光一眼就瞧见了自己……

在众生庙没有待太久,在他们前脚踏出众生庙后,整个众生庙突然间被密密麻麻的神禁军给包围了,里面的那些信徒再也没有机会踏出来。

看到这一幕,祝明朗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好精确!

自己的行踪,被对方精确的掌握着。

玄戈当时在雾泉山中都没有这么精确的锁定自己。

也就是说,这一次搜寻自己的,不仅仅是玄戈,还有其他拥有类似能力的人,对方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所藏的地方。

握着黎星画的手,祝明朗感动至极。

没有星画,自己已经被缉拿几百次了!

对方的缉捕,就慢了那么一点点,几乎是祝明朗和黎星画前脚刚走,后面就被封锁,或者出现一些强大的神秘神子!

“我现在可以狡……可以解释了吗?”祝明朗问道。

“先带你离开。”黎星画说道。

星画,果然是最会疼人的,祝明朗越发感动,内心底也涌起一种愧疚感与罪恶感。

咦,不对,这件事自己不负责,是玄戈的问题,为什么要有罪恶感!

……

一直到了神庙后山,就是那些玄戈神庙饲养着奇珍异兽的那座后山。

“若有人过来盘问,你便说比武之后,你就在这里驯龙,自会有人给你出面作证。”黎星画将事情已经安排得妥妥当当了,只是她说话的语气,跟黎云姿如出一辙,祝明朗甚至有些分不清她们谁是谁了。

大概生气起来的黎星画,便和黎云姿平常冰冷的样子差不多。

“哦,哦,那我回去再给你解释,星画,你是最相信我的,对吧?”祝明朗对黎星画说道。

“现在你有一整个下午,可以慢慢想说辞。”

“……”祝明朗苦笑。

连星画都不相信自己了。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黎云姿早上才与令狐玲比试。

想来她已经察觉到,令狐玲是看到了剑灵龙才出手的,黎云姿自然明白了祝明朗那句“简单同行”有出入。

这醋意还没下去,黎星画醒来,估计那份情绪在心里都没有散,结果马上传来了这个消息。

玄戈神……

早上是令狐玲,下午是玄戈神。

这桃运势过分了!!

一天什么都不用做,尽处理这些与公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女子好了!

黎星画怎么能不生气呢。

……

黎星画离开后,祝明朗一个人满目无聊的在后山山林中走动。

很快,祝明朗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契约,如一条无形的线牵引着自己往一个指定的方向走。

走了没多久,祝明朗就看到一头满嘴彩凤毛,满身其他珍兽绒的小金龙屁颠屁颠的飞来,然后撞了自己一个满怀。

没一会,女娲龙和桃妖鹿龙跟了上来,它们看到了祝明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那感觉就像是妈妈和妹妹被家里的小神兽给扰得没脾气了,好不容易爸爸回来了,终于可以镇住这个混世小魔王了。

“我的彩凤鸟,我的彩凤鸟……你这家伙什么来路,竟让指使你的龙啃我的彩凤鸟,一惦记就是一整天!”一名少年气势汹汹的追了上来,指着祝明朗的鼻子痛斥道。

祝明朗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背后传来了脚步声。

祝明朗回头望去,看到了玄戈本尊,看到了知圣尊,还看到了虎皮衣神秘人。

他们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姐姐,姐姐,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家伙胆大包天,居然拿我们神庙养着的神兽珍宠来驯龙,我的彩凤鸟都变成了秃毛鸡了,就是这条小金龙!”那少年看到了玄戈,哇得哭出声来,跑到玄戈姐姐那里哭诉。

玄戈目光冰冷的注视着祝明朗。

从大致轮廓来看,祝明朗符合那个身影。

但她不能直接肯定。

知圣尊也看着祝明朗,眼睛里带着几分失望。

如果祝宗主确实在这神庙范围内,那他应该是很难洗得干净了。

“祝宗主,可否告知我们,你一个时辰前在何处?”知圣尊还是走了一下流程,质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祝明朗有些疑惑的问道。

“请你告知。”知圣尊说道。

宓容才询问过知圣尊关于玄古兵器的事情,知圣尊于是告诉了宓容,但知圣尊没有想到宓容居然带着祝明朗跑到神宫中了……

所以知圣尊的理解是,宓容胆大包天,带祝明朗到神宫中查看玄古兵器,而祝明朗色胆包天,再一次趁机偷窥玄戈身子!

“比试过后,我就一直在这后山中驯龙。”祝明朗说道。

“一直?”知圣尊特意强调了这个词。

“对,一直在这,我有一条小金龙,才诞生不久,最近事物繁重又不能离开神都,只好到这神庙后山中驯幼龙。”祝明朗点了点头。

“宋息,他说得是真的吗,你在这里可见到了他?”玄戈神冷冷的质问着弟弟宋息。

宋息一听,立刻疯狂点头:“就是他,他的那金龙,早上到现在都在祸害我们的小神兽,被它咬伤的小神兽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从早上祸害到了下午,姐姐一定要重罚他,决不能轻饶他!”

玄戈神蹙起了眉,盯着自己弟弟。

知圣尊也注视着宋息。

一名天机师,一名预言师。

都可以确定宋息没有说谎。

这么说来,祝明朗确实一早就在这里驯龙了。

宋息也是一位好兄弟,为了让祝明朗责罚更重,他特意跑去将那些被小金龙咬伤、抓伤的小神兽给牵了过来,给玄戈神和知圣尊看伤口。

从伤口的状况,大致可以推算时间。

祝明朗没有作案时间,虽然他人是在不符合规矩的地方,但祝明朗是协同黎云姿处理明孟神,他在这里等待黎云姿也不是不能解释得通的事情。

“祝宗主,这里为神庙后山珍地,可不是你的猎场,这些神兽也都是我最为喜爱的宠物……”玄戈有些失望,又有些庆幸,只是面无表情的数落了祝明朗一句。

“是我随性了,抱歉。”祝明朗诚恳的认错。

“姐姐,要严惩啊,这个大坏蛋,还有他的小坏龙!!”宋息见自家姐姐居然不偏袒自己,眼泪都要掉出来。

“好了,去给珍兽处理伤势。”玄戈冷冰冰的道,平日里她还会安慰几句,但现在她心烦意乱,根本无暇照顾弟弟情绪。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