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 攻城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万事具备,祝明朗临行前,几个酒友特意给祝明朗开了一坛老酒。

“还剩一小半,等我回来再喝,这酒不错啊,之前怎么不见你们拿出来?”祝明朗问道。

“没事,没事,到时候我们浇给你。”小战神阳冰说道。

祝明朗扬起了眉毛。

啥意思?

浇,这个字眼,是不是透出了那么点对自己的不信任?

喝完酒,祝明朗直奔向白圣城,地龙圣君廉储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了。

与其说恭候,廉储内心底不知道有多么希望这位祝神经偶感风寒不能来,亦或者在路途上发生了什么意外,被一道雷给活活劈死。

“按照我吩咐的行事,不要有任何的差池,明白吗?”祝明朗对廉储说道。

“祝宗主放心,虽说已经向着鬼门关冲,但属下绝对不会有多余的想法,一切都有您担当,我就是一杠没有思想的枪,您指哪我桶哪,反正这辈子就这样了。”廉储话语里透着他内心的悲观。

“那就好。”祝明朗要得也就是这个态度。

明孟神的神刀军并不是摆设,他们如果布置好神谕阵法,自己别说三天内活捉明孟了,可能连明孟的人都见不到。

攻城!

祝明朗并不会统兵,他也没有必要强行指挥,统领权还是交给地龙圣君廉储。

廉储已经把自己的脑袋别裤腰带上了。

违抗玄戈和攻打明孟,这两者选其一的话,他最后还是会坚定不移的选择自己的信仰。

何况明孟所做的事情确实引起了众怒,整个玄戈神国都在咒骂明孟,都想要讨伐这个魔神,但最后只有祝宗主敢去做。

就当是为自己的子孙后代们谋福了,廉储圣君做好了这种心理准备,将对明孟的忌惮与畏惧转化为他侮辱自己神明的愤怒!!

“神禁军听令,正门攻打!”廉储高声道。

神禁军多数手持着金色的锁链,他们同时将锁链抛向了城墙,并在城墙上钉出了一个又一个窟窿。

用力一拽,如钩锁一般,上千名神禁军同时飞向了那古怪的城墙,并直接跃到了白圣城之中。

白圣城空荡荡,这是一个足以容纳五万人的城池,若是有大贸易,十万人同时在城内走动都不会显得拥挤。

绝大多数屋楼都是由白色的砖砌成,极其牢固,普通修行者的一些震波力量是根本无法摧毁这神都的建筑的。

神禁军们非常灵活,他们可以利用手中的金色钩锁进行飞檐走壁,可以看到有几名神禁军将金色的钩锁甩向了白圣城最高的那座塔楼,钩住塔楼之后,他们猛的收锁,身体以钟摆的方式竟荡向了白圣城的东侧!

很快,其他神禁军也纷纷利用这个技巧,在极端的时间内全部朝着白圣城的东侧转移!

看似正面攻破,实则战术转移。

而且,他们的这个行为完美的避开了在正城门处的那个血烙印陷阱!

“他们知道那里有陷法阵!”明孟看到这一幕,气得鼻孔都变大了。

“我们面对的毕竟是玄戈神的军的,他们可以预知一些事情。”那位文弱军师说道。

所有的布局都对神禁军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很快,神禁军就抵达了城中,抵达了那些举着玄盾的神刀军面前。

这种情况下,明孟的神刀军只能够与玄戈的神禁军拼硬实力,但是这里毕竟是玄戈神都,神禁军又拥有神庙的祝福,这些神禁军可以借助神庙之辉形成厚厚的光铠,这些光铠的厚实程度还超过了这些举着玄盾的神刀军!

两神军在东面厮杀这时,又有一支地龙神军从西面横冲直撞的进来。

仍旧是巧妙的避开了明孟神布置的法阵,那些皮糙肉厚的地龙开始大肆破坏一些白楼、亭台、石墙、林木,将明孟神军师布置的奇门遁甲阵法给踩得稀碎。

那位文弱军师脸色难看至极。

就好像是自己种植的充满艺术的园艺被一群深夜闯入进来的野猪给狠狠的拱了几遍,再也不存在什么美感,也没有人在乎他在上面耗费了多少的精力。

地龙神军的龙种都是来自浩雨林的浩龙,它们虽然不能够飞行,但每一头都像是一座坚硬无比的移动铁山,再加上玄戈神庙圣辉的光铠笼罩,这些大地浩龙简直是战争的践踏巨械,哪怕是那些由王级境以上修为组成的神刀军也难以阻挡。

法阵一个接着一个被破坏,神刀军的玄龟阵法也不断的被压缩。

然而就在人们以为局面会演变为一场神军肉搏时,突然间一个彩雾旗飞入到天空,看到这彩雾旗之后,这些攻打到了白圣城中的所有玄戈神军突然间如潮水一样退离!

他们撤离的速度非常快,有些神禁军甚至都已经将自己的对手给五花大绑,再随意一招就结果了对方性命,但也直接停手,扭头就走。

神禁军拥有灵活的钩锁,而且为了方便神禁军飞天,一些神禁军会特意站在亭台楼阁的高处,并架设一些锁桥,就是为了方便一些在房屋低矮之处的神禁军使用飞天钩锁。

神禁军一撤,地龙神军也统统撤离,破坏外奇门遁甲的那些布局后,它们头也不回就跑了。

一场声势浩大的进攻就像是一场夏季的阵雨,来得极其突然,雷声轰隆,平静得也无比突然,没有一点点征兆。

看到神禁军和地龙神军全部撤退,明孟神和他的军师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大杀阵都已经悬在上空了,正片白圣城上空沦为了一个血渊,很快一场恐怖的血雨便倾盆而下,将白圣城的那些活物给瞬间腐蚀融穿。

这血雨不腐蚀建筑物,但金属器具和活物皮肤肌肉都会受到影响,唯有神刀军手中的那玄盾可以完美的抵挡……

原本玄戈的这些神军要为自己这次进攻付出惨痛的代价,结果演变成了一个无比尴尬的局面:明孟的神刀军举着一个又一个龟壳盾,在血雨下瑟瑟发抖!

血雨带有毒性,吸入到身体里也不是什么好事,白色圣洁之城顷刻间变成了猩红恐怖,宛若被屠戮过了一般,泥泞不堪,臭气熏天。

“吾神保佑!”

“吾神保佑!”

玄戈的神军在看到这一幕后,都在心中默念起了自己信仰的神明之名。

也就只有玄戈神可以这般料事如神了!

……

明孟现在浑身难受,他的这神刀军实力可不弱,不然他也不敢这么大摇大摆的在人家玄戈神都的圣城中扎营。

可玄戈神拥有的神通实在令人抓狂。

他们这群人就像是七岁的小孩在与一名国手下棋,所下的每一步棋都被对面算得死死的,这样的战役还怎么打?

第一天的进攻,几乎将白圣城的雷点全部给清除了。

到了夜里,祝明朗让山圣君率领十万神兵围着白圣城,然后不停的让他们击鼓,一副要发动全面进攻的样子。

但也不过是敲了一整夜的进军鼓,没有一个兵卒踏入到了白圣城内,搅得明孟神和他的军师心神不宁,烦躁不已!

有那可以吸收法力的古墙存在,人海战术是行不通的,而且明孟神的那些神刀军也不惧人海战术,毕竟他们的修为都非常高。

同样的,玄戈的神禁军也有自己应对十万大军的手段,这些神明专属的神军已经脱离了战争中那些神勇精锐将士的犯愁。

……

第二天,起了大雾。

雾圣君的神通,可以掌控气候,尤其是雾霭。

浓浓的大雾遮蔽了整座白圣城,五米之内雌雄难辨,十米开外人畜不分!

雾气让明孟神的神刀军开始自乱阵脚了。

那些一个又一个神谕法阵是他们敢在玄戈神都中扎营的资本,第一天被践踏了大半之后,他们已经没有安全感了。

结果第二天他们所在的区域被浓浓大雾给罩住,倘若是在自己的地盘还好,终究可以找到一些能人异士,对付这怪异的浓雾,但他们现在所带的人非常有限,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应对这种神通的强者。

浓雾让神刀军死死抱在一起的两千多人开始分散,而且这迷雾相当之古怪,明明相隔不到五十米内有人高声呐喊,可是呐喊声却很难传出去,浓雾仿佛将营地分割成了无数块狭小的区域,有没有敌人摸进来,他们都不清楚。

一整天,明孟神的神刀军就在这迷雾中惶恐不安。

等到他们终于破解了这迷雾的时候,却发现神刀军有至少六百人不见了!

神刀军原本有三千,祝明朗逮捕了八百,这一次又损失六百,驻扎在白圣城的神刀军一下子只剩下了一千六!

少了快一半!!

虽然说玄戈神军也不是毫发无伤,他们在这两次较量中也有损耗。

但这里毕竟是玄戈神都,他们可以第一时间补充军力。

“面对玄戈的人,我们就像是瞎了一样,武功再高,也架不住他们这般啊。”文弱军师苦着一个脸。

在对付拥有预言能力的神明,再足智多谋都没有用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