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琴城花魁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用过丰盛的晚餐。

祝明朗住在了一间雅致的庭院中,困意不浓,正好可以借着小黑龙提升了一个阶位的修为,为它进行血脉塑造。

从那场狩猎盛会中得到的恶龙血之精华还没有使用,但这血脉的塑造也不需要太讲究什么仪式,直接来就行。

准备好了恶龙血之精华。

说实话这装在一个小瓶子里的恶血确实有几分煞气。

这头恶龙,在被屠杀之前似乎曾经吃掉过好几千人,而它的血也因为这股残忍而沾染上了几分邪煞之气,就好像那几千人的冤魂被锁在了它的龙腹中,并恶化着它的血液,让这血液看上去乌黑如墨。

祝明朗打开了盖子,开始引导这恶龙精华之血中蕴藏着的血精,大黑牙今天白天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被塞了一肚子的灵气,结果到了晚上,又连招呼都不打的要塑造血脉……

“噢!”

黑宝心里苦,怎么也得给黑宝一点心理准备,嘴角的哈喇子都没有抹干净就要承受这么严肃的血脉洗礼!

血精引入炼烬黑龙身躯,祝明朗打开了灵识,一时间与自己心灵相融的炼烬黑龙全身的血管鲜红明亮的展现自己自己眼前,仿佛可以透过它的肌骨看到血管里流淌的活血。

恶龙血精进入到它活血之中,就如同墨水滴入到一清澈之池内,很快炼烬黑龙那鲜红之血竟迅速的变成了乌黑之色。

随着活血在炼烬黑龙体内循环,大黑牙所有的血液都变了,而且活血流动的速度在明显的加快!

滚烫、炙热,本身炼烬黑龙就属于炎黑之龙,爆发出龙威时,全身上下更如同一座正喷发着岩浆的黑色小火山。

而随着恶龙血精的融入,炼烬黑龙全身更加蓬勃有力,烈焰滚炉一般的澎湃涌动,它那双龙瞳正燃烧起了黑色的烈焰,仔细凝视的话,仿佛会坠入到那神秘恐怖的瞳孔炼狱中!

“噢~~~~~~~~~”

炼烬黑龙嘶吼出一声,它那双眸子仿佛经过了淬炼了一般,龙瞳中那滚滚烈焰甚至正映射到这庭院之中。

祝明朗很快就留意到了庭院中的那些花卉、水池、假山、石像正被一层诡异的幽火给笼罩,这火焰没有焚烧着任何物体,偏偏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吱吱吱~~~~~~~~”

一只蝙蝠,莫名的从房梁上滑了下来,它似乎感觉不到庭院中那幽火的温度。

当它飞过庭院时,突然全身燃烧了起来,那火焰凶猛而强烈,那只小小的蝙蝠瞬间被大火包裹,并在一眨眼的功夫直接化成了灰烬!!

祝明朗看得呆住了,就在这时,庭院外传来了两三人的脚步声,他们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开了院门。

“别进来!!”祝明朗高声呵斥道。

门已经开了,两名男子一眼就望见了庭院之中站立着的炼烬黑龙,那黑龙全身冥火附着,双瞳更像是炼狱之中幽魔,明明没有凝视着他们,却让他们和坠入到了魔火深渊,死火地狱中一般!!

两人吓得连连后退,踉跄不已。

祝明朗急急忙忙打开了灵域,将炼烬黑龙给收了起来。

幽火在庭院中持续了一阵子才慢慢的熄灭,整个庭院一花一草、一瓦一砾都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坏,然而鸣虫、夜蝇、以及那只不小心落到庭院中的蝙蝠,却都被这炼狱瞳域给化为了灰烬!

瞳域!

在小黑龙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个死火炼狱,而这死火炼狱通过龙瞳映到了真实的世界中,映到了这庭院中。

花草树木或许不会受到半点影响,可活物却会遭到致命的焚烧!

还好祝明朗及时遏止了那两个夜晚拜访的男子,不然他们踏入了这门内半步,便会和那些虫子、蝙蝠一样,直接焚为灰烬了!!

祝霍与王骁两人早已经冷汗浸湿,差点以为自己是打开了地狱之门,一脚踩空掉入到炼狱熔炉之中了,刚才那半透明的幽火灼烧的领域实在太恐怖了。

“抱歉,刚才在驯龙,没有想到两位会深夜前来。”祝明朗拱了拱手道。

“是……是我们失礼,应该先通报一声的,公子,我是祝霍,这小内庭的大执事,旁边这位是王骁,掌管外庭的贸易,听闻少门主游历到此,特意前来拜访。”祝霍恭恭敬敬的说道。

祝明朗对这名大执事倒有那么一丁点印象,应该是自己堂叔祝望行的心腹,也是小内庭重点培养的人,有去过皇都的祝门水滴湖内庭,祝明朗有见过一两次。

“少门主,王骁一直仰仗您,特意为您准备了一些薄礼,麻烦祝霍大哥为我引荐。”王骁脸上挤出了笑容来道。

“公子既然在修炼,我们明日再来。”祝霍说道。

“有事吗?”祝明朗并没有收王骁的薄礼。

“就是担心长老们说我们招待不周,也怕公子一人独居在此会比较枯燥,我们特意在对月楼中订了一桌夜宴,请了琴城的花魁,想给公子接风洗尘。”祝霍慢慢的浮起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喝花酒!

祝明朗摇了摇头,一向洁身自好的自己,又怎么会跟着这些老车夫寻花问柳。

无奈祝霍与王骁太过热情,祝明朗不好博他们的面子,便换了一身衣裳出门去了。

琴城花魁?

这种花魁级别的,多数卖艺不卖身,祝明朗纯粹是去饮酒听歌,舒缓一下最近辛苦修炼的疲倦,没别的想法。

……

到了对月楼,这楼阁矗立高处,可将夜湖泊色的海面景色尽收眼底,又可瞻仰皓月,对月饮酒,对月吟歌。

祝明朗见到了那位花魁,确实有令人动容的姿色。

一桌酒菜,金杯良酒,不知不觉王骁和祝霍两人都不知去向了,只留祝明朗一人在这奢侈且隔音极好的孤间中,舞着腰肢的花魁一边清唱,一边朝着祝明朗这里靠近。

如一只柔美的彩蝶,翩翩起舞,身姿妙曼,芬芳扑鼻。

“祝公子,奴家美吗?”花魁陆沐问道。

“还行。”

“还行?”花魁陆沫笑了起来,美艳的脸颊上满是妩媚之色。

“如果木琴不冲着我,我会给你更礼貌的评价。”祝明朗也笑了起来,那双眼睛清澈明亮的,丝毫没有被这位花魁陆沫给迷了心智。

“嗡!!!!!”

突然,花魁陆沫笑容突然变得没有温度,她手指在木琴上重重的一拨,那琴声变得无比刺耳!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