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犯上伏辰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锁魂之斩!

这个能力阎王龙也有。

而且阎王龙是无视距离的。

敌人逃得到千里之外,只要被死神镰刀之翼气锁,都可以将其直接斩杀。

明孟神的这锁魂连斩显然还没有达到可以无视距离的境界,也或者他手中的这柄备用之刀无法让他使用出这种效果。

奉月白龙应对很简单,拉开距离!

事实上以现在这个级别与境界,别说小小的白圣城了,哪怕是一座神都也很容易被神明的神通给直接填满,奉月白龙的拉开距离,事实上是自己在制造空间。

施展出神域,直接将明孟神和自己一同拽入到背月暗空,周围的白色圣城在刹那间消失,其他神军也不见了踪影,明孟神此刻就像是进入到了一片飘渺的穹宇,看不见一颗星辰,唯有一轮银色威严的巨大神月悬挂在了上方,月凹凸不平的表面都可以清晰的看见!

明孟神的连斩,气势恢弘,怕是力量波及到神都之中,不知道多少城池要毁灭,但他这样可怕神力的挥斩斩在虚缈的暗空中,就跟一阵风吹入到山谷中一样,除了有些刺耳的响声之外,什么也破坏不了。

明孟神施展出了一种强大的身法,他整个人化作了一道灼热的火焰球体,随着他的飞行冲撞,他周身的金黄色焰息越来越旺盛,最后化作了恐怖的火焰之轮,而他手中的那柄佩刀也在挥动,于是就看见一个骇然的烈焰刀日冕,朝着奉月应辰白龙狂卷而来。

烈浪火舌狂舞,刀势更是翻滚如天陨冲撞大地,又是无处可以闪躲的神通,这一次奉月白龙挥动起了翅膀,所有的羽柔软无比,摆动之时如一阵清风拂过铺满着银白之雪的大地……

白羽的涟漪,看似柔柔绵绵,却可以化解一切躁动汹涌之力。

明孟神的阳焰刀轮之斩宛若赤日翻滚,但却在这一层一层华丽的羽涟漪中迅速的冷却,明孟神磅礴的力量也在这羽浪之中被绵化,无论怎么使劲的挥动,最后都像是斩在了水浪上。

有力气使不出来的感觉!

明孟神已经有些烦躁了。

换做是平常的他,一刀就能够将这白龙的羽翼全部给斩下来。

“悠~~~~~~~~~”

奉月白龙再一次升空,在这背月暗空之中,苍穹像是无限之区,奉月白龙瞬间腾飞到了极高处,仿佛融入到了那一轮庞大遮蔽天空的威严银月中!

忽然,奉月白龙停止在了月心处,它缓缓的将所有的翅膀舒展开,修长的颈部扬了起来,似与皓月完美的结合!

“悠!!!!”

突然一声龙吟,庄严至极。

就看见巨大银月背后,密密麻麻的天埃星体在幽暗深邃的苍穹中浮现,它们正在以一种俯冲的状态疯狂的降临到这个地带,并且被月光映照了之后,它们更像是宇宙星铁被赋予了荒古破坏力,是可以结束一个时代的灭绝冲撞。

划过一个灿烂的弧线,与皓月擦身而过,死亡与华美并存,统统倾泻向了明孟神!

明孟神借助自己强大的身法在躲避,密集至极的这些宇宙星体却同样不给他可以完美退避的机会,很快雨点式变成了覆盖推灭式,甚至有些星体在划落的过程中相互摩擦,产生了更加强大的冲击波痕,将周围的那些更小星体肆意的刮卷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混沌、可怕的毁灭星群!!

明孟神已经无法闪躲了。

他双手紧握着那魂刀,狠狠的插入到自己脚下的虚空,霎时明孟的百里区域出现了一柄又一柄堪比山峰一样巨大的神刀!!

这些山峰神刀屹立成一片壮丽的峰峦之环,将明孟神守护在了里面,每一座山峰都有上千米巨大!

白岂的背月暗空并没有持续太久,当这特殊的领域在磅礴的能量震荡下如纸屑一样纷飞粉碎后,白岂的星群降灭和明孟神的峰峦刀御瞬间成为了白圣城最为恐怖的画面,远在神都最东端的居民,他们抬头眺望着这个西方向的天空线时,正是星落与刀峰的碰撞!!!

幸好玄戈神都这边早已经号令神军在白圣城外建立起了人阵法墙,避免神明之间的战斗殃及池鱼,不然无论是一个星铁残骸飞到神都闹市,还是刀峰断片飞射而出,都可以瞬间剥夺几万人性命!

神明,终究是神明,而且奉月白龙这样的神龙将,它所施展的力量其实接近于神主级别的存在,若不是之前在背月暗空中有了一些缓冲与涣散,白圣城和附近的圣城全部要夷为平地!

饶是如此,那十几万组成人墙的神军也被刮飞了不知多少,他们精良的装备全部破烂不堪,结得阵法也像是狂风中的嫩苗,轻易就被拔地而起卷成碎片。

“咳咳!!!!”

明孟神周围的刀之环峰全部被击垮,他双手撑在这柄大刀的刀柄上,重重的咳出了一口血来。

他受伤了。

星体冲击力虽然被他抵挡了下来,但能量震伤了他的肺,他将血吐了出来,呼吸的时候都感觉到胸腔一阵撕裂的疼痛。

这白龙,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它的血脉强大到了一种令人生畏的地步,明孟神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神情看上去凝重无比。

现在明孟可以百分百确定眼前的牧龙师绝不是什么不知名的小角色。

他联想到了北斗神州,联想到了神州诞生的过程中,上苍封的一些强大新神。

这家伙绝对在北斗神州强大新神之列,小小的天枢是不可能在没有巨大天机降临的情况下诞生出这么一个强大牧龙师神明,唯一的解释就是龙门,龙门就是造神之地,有些神明在那里陨落,爬得高,跌得也越凄惨,但只要能够脱颖而出,获得上苍的赏识,所带来的蜕变是连许多神疆主宰都垂涎嫉妒的!

明孟神调整了一下状态。

他回头看了一眼西边。

夕阳正沉向远山,暮色已经降临。

明孟却缓缓的咧开了笑容来。

他吐掉了嘴里的血沫,道:“我不需要将你击败,只需要等到日落西山。从夜色降临的那一刻开始,每一秒钟都会有人丧生,不知道会不会恰巧有你的家人、族人、子嗣、朋友……哈哈哈哈!!”

明孟神在威胁祝明朗。

心魔所困,明孟实力大减,但一位扎根在一片神疆中已久的神明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亲力亲为,他拥有他的神权,拥有他的庞大明神军,十裔明神军是整个天枢最强大的武装军,普通将士也好,由修行者组成的神族军也罢,他明孟无人可及!!

祝明朗也瞥了一眼夕阳。

按照黎星画做出的预言估算,明孟神的三裔圣军会在夜幕完全降临的半个时辰里抵达北绝岭。

事实上,以离川现在的修行文明,女君军卫完全可以抵达得住三裔圣军一整夜的时间。

但这种血流成河的场面祝明朗并不希望看到。

明孟神根本不在乎那入侵神军的死活,他只要随意的再征召一番,又可以组建出一样规模的军队来,但离川的军卫与军队都是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他们整体的修为突飞猛进,他们整体的装备更有了蜕变,若能够再给与一些时间,一定可以强大到足以与正神的神下组织抗衡……

现在还为时过早。

自己神主级的灵本馈赠还没有在极庭大陆上完全发挥效果。

明孟神便是揪住这一点,威胁祝明朗。

“半个时辰,你的军队才抵达。”祝明朗平静的说道。

“我可以与你在这里耗一整夜,我拖得起,你的那些子民、族人、亲人拖得起吗,本神知道你天命不凡,将来必是北斗神州一上神,但你不应该三番两次的招惹我,我明孟无人可以撼动,我明孟乃当之无愧的天枢狂神,现在,你跪在地上,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可以饶你族人不死,现在,给我跪下!!”明孟神指着祝明朗,用神明之威压迫着祝明朗。

然而,明孟神的这句话吐出之后,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头昏目眩,就好像自己的灵魂突然间遭遇到了五雷轰击,全身居然不由自主的颤栗了起来。

以下犯上??

怎么可能!!

明孟神立刻抬起头来,凝望着暮色天空。

他此时想要找到自己映射的神名星辰,想要搞清楚自己的神明之威为何会突然间自行消散,仿佛是一个凡人在神像面前咒骂,遭到了天罚的感觉!!

即便是未来的北斗星神,明孟神这样指着他让他跪下也绝对不可能遭到这样的反噬,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神明???

明孟星,前所未有的暗淡。

暮色下几乎看不见明孟星。

遥远无比的四荒疆,行走在暮色之中的三圣裔大军突然间被一阵阴风刮得难以前行,他们为首的几个神裔都是明孟神座下的战神,身上的神辉足以支持他们在夜里行军,可不知道为何,他们身上的神辉消失了,他们停留在大地庙宇中祈祷,寻求明孟神星的光明庇佑,然而大地庙宇直接被一阵黑暗风暴给粉碎,一个暗漩出现在了他们大军附近,深渊恶鬼发出了饥饿的吼叫,宛若狼群盯上了没有火把的夜行队伍!!

白圣城这边,明孟神整个人冒起了冷汗,他感觉到自己的神力正在衰减!

并不是因为刚才的伤势,也不是因为自己的心魔,仅仅是因为刚才用自己的神名去挑衅面前这个无名后起之神,得到的却仿佛是被上苍给厌弃!!

难道自己这样一位天枢堂堂正神,还不如一个无名小神受到上苍的宠爱吗,对方究竟做了何事,可以让上苍这样眷顾,是善修圣神,还是转世金仙??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明孟神提起了手中的刀来,手指居然也在乱颤。

他望着这名坐在白龙身上的男子,男子面无表情,目光冰冷,有那么一瞬间明孟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了阴曹地府的阶下魂,正等待着这位判官的审判!!

自己是正神!!

神魂怎么可能会遭受这样的待遇!!

一定是心魔,一定是心魔,心魔已经让自己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了,心魔已经让自己丧失一个神明该有的威严与自尊了,居然会害怕一个无名小神,居然在会产生“以下犯上”的荒唐念头。

“明孟,我走过你的领地,看到了你的子民生活得如奴仆,只为了满足你无休止的掠夺。”

“我审视你多日,你的行为如一只野狗,只要是肉就上去咬一口,看见了骨头就恨不得占为己有,不把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包括那些与你齐名的正神。”

“只是天枢比你恶臭的神明还大有人在,你依旧排不进前五。”

“你的愚蠢自大,已经让你步入了鬼门关,然而我已经说了活捉,那今日便是活捉。”

“你应该感谢你的那些受苦受难的子民,你今天能活下来,仅仅是因为我不希你的那些可怜子民承受黑夜之灵的折磨与屠杀!”

祝明朗在明孟神的疆域中游牧数个月。

他的子民,苦不堪言,他们却依旧辛勤劳作,艰辛的活在那片充斥着战火的大地上。

他们土地富饶,人民勤劳,多数淳朴善良,可惜遇到了一个愚神,遇到了一个蛮神。

错不在他们。

明孟,祝明朗确实不是祝明朗迫切要斩的神明,招摇才是。

他今天可以杀。

只是没有必要。

留他一命,是为了那些饱受战火,苦苦等候自己丈夫归来的妻子,等候自己父亲归来的孩子,他们脆弱的身体已经经不住黑夜的侵扰了。

“就当是行善积德,饶你一次。”祝明朗冷冷的说道。

话音落下,暮色更浓,浓浓的黑暗之息突然如凛风大作,不远处的阎王龙发出了一声阎王吼,它身上的幽冥魔火狂暴的燃烧了起来,阴煞之息更是瞬间笼罩了一切神通领域!

阎王龙一巴掌将那与他对峙的屠刀神给拍得全身骨折,它抬起了阎王之蹄,疯踩践踏着这位神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