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海底地脉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安青锋身边有一些高手,属下不太敢深入调查。”祝霍说道。

“那说说赵尹阁是如何说服王骁的?”祝明朗道。

安青锋可不是小角色,祝明朗虽然没有怎么和他打交道,但虎父无犬子,安王阴险狡诈、处心积虑的想要将祝门压垮,他在皇都给祝天官制造了很多麻烦,同样的这安青锋也非常难缠,安王府拥有诸多小教派、小势力、小宗门附庸,据说这些都是由安青锋在掌管着的。

祝明朗也没有指望祝霍能够处理安青锋,他能够将这人揪出来,也算是有一些能力了。

“是门庭管事,就是白天接待您的那个,他恐怕是一个安插在我们祝门已久的内应。也是管事提议我,既然您大老远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让您感到无趣,并且让王骁前来领路。”祝霍说道。

祝明朗在认真的分析祝霍说得这番话。

事实上祝霍的嫌疑还没有完全排除,祝明朗只是想听一听他调查后的结果,若有不切实际的地方,祝霍基本上是别想活着离开了。

说到那个白天的门庭管事……

祝明朗和祝容容回来,用过晚餐后便交待了管事,不要让人来打搅自己了。

祝霍与王骁突然闯到庭院中来,这本身也是门庭管事的失职。

原来是这家伙牵的线。

“人我已经控制住了,公子要不要亲自问话?”祝霍问道。

一个外庭掌管贸易的王骁,一个是门庭的管事……

两人虽然都不是祝门的核心成员,但也已经能够接触到不少东西了。

而且,内应、叛徒这种东西,从来就不可能是一两天内就安插进来的,安王的手早就伸到了琴城的小内庭这里了。

“我没兴趣,这件事是谁做的,你就把人带到我面前来。”祝明朗说道。

“王骁与门庭管事苗盛倒好处理,只是赵尹阁是世子……”祝霍有些犹豫,但他看到祝明朗的眼神,便立刻意识到自己若想彻底洗脱嫌疑,不将主犯赵尹阁捉来是不可能的了。

“要做不到,你自己去将事情和三门主那说明。”祝明朗淡淡的说道。

作为祝门的核心成员,祝霍犯下这样的失误其实是不值得原谅的,若不是早年的几次见面,祝明朗对祝霍印象还不错,解决掉了花魁陆沐的时候,便顺手将王骁和祝霍一切灭了。

“公子,我会将赵尹阁捉来,给公子一个交代。”祝霍似做了什么决定,半跪在地上认真道。

祝霍不希望此事传到祝望行的耳朵里,那样他这些年的努力就等于彻底白费了。

他是小内庭重点培养的人,未来小内庭的二把手、三把手,这件事即便不是他所为,也因他的盛情邀请才导致的,一旦有了谋害祝门唯一公子的污点,基本上就不会再被重用了,甚至可能会被发配到偏远的外庭分舵……

自己犯下的过错,就得付出代价来弥补。

“去吧,安青锋你不用再查了,对付赵尹阁即可。”祝明朗淡淡说道。

……

……

之后几天,祝明朗没有怎么出门。

若赵尹阁在琴城,他们肯定像苍蝇一样,找各种机会来恶心自己。

祝明朗暂时对赵尹阁没有什么兴趣,安青锋和赵誉才是祝明朗比较在意的。

风暴气候逐渐平息,远处的海面也看上去宁静得像一幅湛蓝色的地画,海风柔和、夹杂着海崖、海坡那盛开的花草芬芳,春季将至,许多早春之花也逐渐在琴城的街头街角点缀……

这天,祝望行叫了一些人到跟前。

一共有八人,其中四位是长者,另外四位分别是祝望行、祝容容、祝明朗,以及一名女堂主。

“怎么祝霍大哥没来呀,往常不是每一次他都会在的吗?”祝容容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他有别的重要的事情处理。”祝明朗说道。

“公子啊,这祝霍可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是我们琴城内庭重点培育的接管人之一,平常你吩咐他做一些事情倒也没什么,只是这秘境之行尤为重要……”这时,其中一位褐衣衫长者说道。

祝明朗看了一眼这位褐衫长者。

这时祝望行却笑了笑道:“袁老,祝霍能为祝明朗办事,自然是他的荣幸,这一次只是例行检查,他在与不在并不重要。”

那位被称之为袁老的长者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唤出了一头背生巨型肉翼的古龙,众人乘着这条肉翼古龙朝着海洋中飞去。

……

“秘境所在,只有我这个小内庭的门主与这四位长者知道……等快到了,我再与你详细说明。”祝望行与祝明朗说道。

“是特殊的淬炼火焰吗?”祝明朗问道。

“是的,这种火焰并非凡物,而且它所在的位置也非常古怪,我们每隔一段时间需要去取火。”祝望行点了点头。

“可我们在望霓海飞。”祝明朗疑惑道。

“侄儿啊,我都说了这火焰并非凡物……话说,祝霍惹上了什么麻烦吗,若不是原则上的大问题,侄儿尽量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给他一点改过的机会。”祝望行试探性的问道。

祝望行只有一个女,便是祝容容。

祝霍是过继来的,祝望行倒是视如己出,也打算培养他成为小内庭的二把手、三把守。

这一次前往秘境,祝明朗直接将他踢了出去,祝望行自然也有忧虑。

“望行叔应该有备选培养人的吧。”祝明朗说道。

“有是有……”

“我给他机会了,看他能不能把握。要他自己都不争气,望行叔还是尽早换个人培养吧。”祝明朗很直接的说道。

祝望行听祝明朗这语气,便明白了几分。

看来祝霍这家伙就是犯了原则上的大问题啊。

祝明朗不明说,已经是在给他机会了,不然事情传到主内庭,传到祝天官耳朵里,祝霍估计连祝门都待不下去了。

“其实,我们要取的这火,在海洋之下。”祝望行转开了话题,开始说火焰的事情。

“海底??”祝明朗问道。

“更深,海底地脉中!”祝望行说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