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 太上天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玄戈神都

白圣城经历了一场神明之间的搏斗后,已经残破不堪了。

不过玄戈神都中有一些奇能异士,他们可以用一种神雨,让那些石料、木料、匠艺复原,所以白圣城即便是被夷为平地,一样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变成最初的样子。

当然,这种复原只限于瓷器、石料、木头制品一类的,一些被彻底摧垮的、粉碎的,还是不可能完好如初。

白圣城重建好了之后,那些被迫驱赶走的黎民百姓又回到了他们自己的居所,生活用品那些虽然都没有了,但知圣尊也给与了他们不少补偿,足以让他们几年里衣食无忧。

民众倒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明孟神占了他们的居所,他们怎么敢愤怒。

问题是,明孟神被活擒这件事,子民们仍旧觉得有些不真实。

不仅仅这些白圣城的子民感到虚幻,整个天枢的领袖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明孟神……

真的被活捉了!

即便明孟神有太多作死的痕迹,但放眼整个天枢能拿得下他的人又有几个?

要是招摇、玄戈、华仇亲自出手,亦或者十几名正神联合,共同下决心,明孟这样倒下,所有人还能够接受,偏偏明孟神是栽在了一个楼龙宗的小宗主手上!

“是不是明孟神其实也没有我们大家想得那么可怕,以前他之所以猖狂,就是没有人敢动他,真的动他,他也就是纸老虎?”符神忍不住说道。

“符神,你就是典型的嘴倔神,明孟神没倒之前,怎么不见你说这种话,看到明孟神大摇大摆的与你迎面走在一个宫墙道下,你铁定第一个绕路的!”酒神嘲笑道。

“但明孟神没有使用他的刀。”

“明孟自己也承认了,他被心魔所困,不然绝不可能败给那祝宗主。”

“现在玄戈打算怎么处置明孟,是继续羁押着他,还是剥夺他的神明资格?”

“玄戈神哪有剥夺明孟神神格的资格啊,得华仇神来。”

“所以只能够暂且关押着,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应该是吧,暂且软禁明孟,让他在七大神疆接壤这段时间先消停一会,等事情过了,应该还是要放他走的吧……”

一群正神躲在一座亭台中,开始唧唧咋咋的议论着。

祝明朗从玄戈大道的正中央骑龙游街,背后拖着被扯断了一条手臂的明孟神,当着全天枢领袖的面,当着整个玄戈神都的子民,将明孟神羁押到玄戈神庙!

玄戈子民对明孟神痛恨至极,看到高高在上的神明竟也有这般狼狈的样子,一时间欢呼如年庆,甚至还有一些神侯神公点燃灯花爆竹庆祝!

游街而过的祝明朗,成为了天枢的焦点,成为了真正最耀眼的后起之神,光芒万丈。

祝明朗在众目睽睽下将明孟神的羁押权交给了玄戈神庙。

只是,将明孟交给玄戈神时,祝明朗可以看到玄戈神美丽的容颜上绽开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甚至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玄戈神,请发落。”祝明朗重复了一遍。

玄戈神这才清醒过来。

“暂且将明孟软禁在死铜宫,华仇神闭关结束后再做决定。”玄戈神说道。

“玄戈神,机不可失啊,不如干净利落的斩了,免得夜长梦多?”祝明朗却笑了笑,给玄戈神一个小提议。

当着这么多天枢领袖的面,玄戈神也没有想到祝明朗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玄戈神对这件事其实并没有预测。

与其浪费自己的神力去预测一件能够猜中结果的事情,不如多去预测一下四凶七罹所在。

所以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玄戈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下令对付明孟,无非就是给敲打明孟,让他老实下来,更重要的是维护自己的威严。

哪知道,祝明朗真的把人给捉来了。

玄戈神此时心情也很复杂。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发落。

当然,活捉,总比放虎归山要好很多,至少可以让明孟神和十大裔族军消停一些时日了。

“祝宗主,你维护了天枢的平和,也压制了明孟这样不与其他正神为伍、独断专行的怪神,大功一件,我应该赏赐你。每年,我会凝望一次太上天机,你想知道的话,可以单独来询问我。”玄戈神说道。

祝明朗行礼表示感谢。

太上天机??

应该是天机中的天机。

但自己身边有黎星画,她其实也可以看到很高位的天机,玄戈神的能力在祝明朗这边其实也算有些鸡肋。

当然,对于祝明朗是鸡肋,对于其他天枢领袖来说就是一次天赐神缘,那些被心魔困扰的,那些修为停步不前的,那些找寻仙路无果的,都无比渴望能够得到玄戈神的一次指点!

这指点,可能就是神子晋升神将,可能就是境界提升到大乘和圆满,亦或者踏上正神仙班!

祝明朗不馋,其他人,包括其他正神都馋疯了!

……

果然,祝明朗刚刚离开,就有无数神明找了上来,他们都将自己珍藏的宝物给拿出来,就是希望与祝明朗换这一次询问天机的机会!

祝明朗突然间明白,自己身边有一个私人专属预言师是多么幸福美满的事情,回头再把黑牙与青卓放到外面去打野,看看还能不能遇到什么灵芝仙妖、山珍神之类的,尽可能的给黎星画补好身子……

“令狐姑娘。”祝明朗在人群中看到了这位剑修仙子,她出尘美丽的气质确实很难不看见。

令狐玲简单的回了一个剑修礼,道:“这里人多,换个清静的地方谈?”

“好啊。”祝明朗笑着点了点头。

“去你居所吧。”

“额……”

“不方便?”

“有点。”祝明朗尴尬道。

“也对,差点忘了你是有家室之人。”令狐玲说道。

“……”

“吴肖到天枢了。”令狐玲接着道。

“哦,那家伙啊……他背着那棵三清树吗?”祝明朗忍不住想笑。

作为一个神明,无论到哪里都背着一颗树,头顶一片翠绿翠绿,这应该是自己在龙门中遇见的别致的一位神明了!

……

祝明朗选了平常喝醉仙酒的那家酒楼。

一路上走来,都可以听见人们在谈论着明孟神的事情。

祝明朗到了雅间,坐看窗外绿湖青柳,偶尔也会撇一眼对面坐着的冷宫装令狐玲……

龙门中大家都是神游身壳,要形容的话,都是类似于魂魄,确实无法展示一个人的肤泽、气色、妆容。

令狐玲本尊确实美艳无比,冰肌玉骨、气质绝伦,宛若是广寒宫的仙子那般,不食人间烟火。

祝明朗也不是什么正经人,觉得窗外景色没啥看头了,便不避讳的打量起了令狐玲……

“我也不与你拐弯抹角,此次来天枢除却完成吾神玉衡的使命之外,也是想来拜访玄戈。”令狐玲开口说道。

对于祝明朗的打量,令狐玲当做没看见。

“你也被什么困住了,心魔?”祝明朗问道。

令狐玲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心魔,我的剑道正直不阿,我所行之事问天无愧,我只是不明白,上苍为何总是将我的道门关上,我十六岁已在神明境,二十岁便是现在这个修为与境界,二十岁之后不再有半点增进。”

“你现在几岁?”祝明朗问了一嘴。

令狐玲优雅的端起了小巧的酒杯,饮了一口,懒得回答祝明朗这个问题。

“你想向玄戈请教那太上天机?”祝明朗问道。

“嗯,我问过玄戈,玄戈推托了,显然在没有拿出足够令她满意的等价物之前,她不会为我请命上苍。”令狐玲说道。

神格虽然是对等的,但玄戈神有玄戈神擅长的,令狐玲有令狐玲强大之处。

玄戈神是全知神,几乎所有的正神都敬重她,甚至需要她。

同样的,玄戈神也有她的缺陷。

“可以,你要问什么,我帮你问。”祝明朗说道。

令狐玲愣了会神,目光也不由的落在祝明朗的脸颊上。

她没有想到祝明朗如此轻易的将这样一个天赐神缘让了出来!

对于每一个神明,包括神主级别的神明来说,玄戈神的一次太上天机凝望是极其珍贵的,甚至影响着一生!

“那你需要什么?”令狐玲有点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问祝明朗。

“你既受困,那自然先脱离这种困境。”祝明朗坦然道。

“我不喜欢欠人情……”令狐玲说道。

“朋友之间,需要帮助的时候自然应该出手,想当初我被玄戈神追杀的时候,你不也挺身而出吗?”祝明朗说道。

提到这件事,令狐玲脸颊上有了一些不自然,虽没有走光关键的部位,但肌肤很大部分还是裸露出来的,她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没有将这个家伙给一剑砍了。

不过,也好在没有冲动。

“那次已经两清,这次算我欠你的。”令狐玲是有自己原则的。

既然当时在雾泉山,令狐玲从祝明朗那获知了通往下一重天的路径,那就等于不相欠了,这一次祝明朗将如此宝贵的天机询问给自己,在令狐玲看来就应该另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