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上了贼船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容容看着祝明朗好半天,却也拿不定主意。

做这种事情要是被自己爹发现,估计这辈子都别想要去跟小姐妹们喝茶看花了,只能够被锁在家里等着被嫁出去……

可祝明朗说的那些确实有理有据。

祝门小内庭确实没有主内庭那么森严,但遭到行刺这种事情就太离谱了,假如不是祝明朗一开始就有防范,说不定就让那些人给得手了。

祝明朗要死在这里,他们小内庭也将面临灭顶之灾。

再加上地脉之痕的事情泄漏了出去,这让祝容容更加觉得如今的小内庭就像一个瓦屋,天气晴朗时分倒还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适,可一旦暴风雨来袭,这瓦屋就根本起不到半点遮挡的作用。

“那我尽量。”祝容容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祝明朗的要求。

祝明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刚才还真担心要怎么说服祝容容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未想到祝容容对自己的信任度还挺高的。

……

到了下午,祝明朗、祝容容、祝霍、吴蓬四人就聚在了那间峭壁小屋中,既然要与吴青峰、赵誉这两个狡猾的老狐狸博弈,没有帮手肯定束手束脚。

祝容容显然已经与祝霍进行了一些交流,从祝容容下午的眼神就可以看出,她比早上迷迷糊糊的那会更冷静更清醒了一些,也下定决心要暗中守护好小内庭。

“公子,王骁一直在经手外庭的贸易,不久前有一笔巨款凭空消失,随后似乎是由夏海安堂主那边将此事给压了过去,据我的手下们了解,王骁喜好赌龙,每个月在赌龙上耗费的金额极其夸张。”祝霍说道。

“你的意思是,夏海安堂主有可能是王骁的上司?”祝明朗说道。

“恩,除此之外,管事的苗盛,他有一儿子犯了作奸犯科之事,险些被琴城的执法者们给当场斩首,同样也是夏海安堂主出面,让苗盛的儿子活了下来,不过这件事大概是三四年前的事了。”祝霍接着说道。

王骁和苗盛,都受过夏海安堂主的恩惠。

夏海安,正是那位沉默寡言的女堂主,是八人中的一位。

她管理小内庭大大小小的事物,也监管所有成员,是祝望行最得力的助手。

“夏阿姨不像是会被收买的样子啊,她一直无儿无女,也孑然一身,心思基本上都在我们祝门上,她和我交流最多的也是我们祝门接下去的发展……”祝容容说道。

“长者呢,你觉得哪位长者嫌疑比较大?”祝明朗询问道。

“袁老是我的恩师,如果公子信得过我的话,那也可以相信袁老。”祝霍说道。

袁老。

正是那位之前为祝霍说话的长者,而且他好像也是四位长者之中实力最强的。

无论是那浩翼古龙王,还是那渊龙王,都让祝明朗印象深刻。

“再继续查一查,尽可能的往更早的事情上追溯,兴许会有一些线索,尤其是可能与外部势力接触的……另外,我打算在取火仪式前盗走地脉火液,将它保管在只有我们四人知道的地方,所以请你们全力协助我。”祝明朗认认真真的对四人说道。

祝霍、祝容容脸上满是惊愕之色。

盗走地脉火液??

哪有自己偷自己东西的道理啊!

祝霍和祝容容感觉有些跟不上这位少门主的思路了!!

“我知道这有些荒唐,但暂时也只有这个方法来应对了,尤其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敌人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我们……”祝明朗说道。

既然八人之中已经出现了叛徒,那能够相信的人就只有自己。

祝明朗决定盗走地脉火液,防止取火仪式上出现难以防范的问题。

若安青锋、赵誉只是虚张声势,到时候祝明朗再将地脉火液交给祝望行便可。

若真的在取火仪式上出了什么问题,至少地脉火液是安全的。

“我怎么感觉不小心上了贼船了。”祝容容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早上才说,只要从自己父亲那里偷出秘境的具体方位就可以了,怎么到了下午,就演变成了要盗取自家秘境神火了!

难怪这件事不能和祝望行说,祝望行怎么可能答应这样荒唐的事情。

“我相信公子,毕竟即便是义父也可能会因为与其他几位交情过深而无法痛下决心。”祝霍很坚定的说道。

从被刺杀,到被陷害,再到与祝明朗站在统一战线,祝霍越发觉得小内庭中一定有叛徒,而且不止一位。

如果不能够彻底清除,对小内庭这次取火仪式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

小内庭最大的职责就是守护好祝门神火……

“好吧,我也会尽最大努力的,其实秘境的位置我有一些眉目的,只是还得去父亲那里确认一番。”祝容容也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话来。

大概是担心自己遭遇一些不测,祝望行平常在与祝容容说起祝门的事情时,都会隐晦的告诉祝容容一些关于秘境的事情。

祝容容也算聪颖,大致了解这话语中暗藏着祝门地脉火液的信息。

之前有心听,无心记。

但认认真真去分析的话,还是能够揣测出大致的位置。

……

几人散了去,祝明朗则前往了海高坡,打算多收集一些蒲公英晶粒。

一瓶地脉火液加一袋蒲公英晶粒,那制造出来的画面简直不要太夸张,连君级的强者没反应过来都可能直接葬身火海!

正好自己身上缺乏一些类似于巫毒潮汐这样的强劲法器,若是能够多携带一些这种炎风暴息效果的物件,确实可以起到奇效。

当然,祝天官要知道祝明朗拿祝门的神火当炸药用,估计也会气得七窍生烟。

这是在暴殄天物啊,是没手还是怎么的,打架就不能靠真才实学吗!!

大概这就是祝明朗不适合做一个铸师的缘故,看到这样的神火,第一时间想着的是怎么做杀伤性武器,而不是锻造出绝世臻品!

“好兴致呀,在这悠闲的驯龙,连我都差点以为你与赵尹阁的失踪没有半点关系了呢。”一个矫揉造作的声音从坡下响起。

祝明朗早就察觉到此人了,他看着缓缓走来的女子,故作疑惑和不认识的样子。

“怎么,认不得我了,也不知道是谁在奴家想要伺候公子时,一把火将奴家烧得连灰都不剩下,好无情,好残忍,好令人喜欢呢!”花魁陆沐笑着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