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鸦仙的智慧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明朗严重怀疑,白泽乌鸦其实并不是同一只,所以让锦鲤先生暗中调查!

“它们应该是拥有某种尾随能力,就像是一种诅咒的印记,我猜是它们的眼睛,它们的眼睛在盯着某个人久了之后,就会向自己的同伴传递一种共识,于是不管我们走到哪里,附近都会有一只白泽乌鸦飞过来,盯着我们,并且每一次只会出现一只,绝不会同时出现两只,而它们都长得一模一样。”锦鲤先生说道。

锦鲤先生负气离开,其实就是去跟踪一只乌鸦。

锦鲤先生都跟着那只乌鸦到了它们的鸦巢,结果祝明朗这边仍旧有一只白泽乌鸦在尾随。

所以,从一开始遇到的那只乌鸦,和这些日子以来阴魂不散的乌鸦,都不是同一只,在这个备受视监的过程中它们不知轮换了多少次了。

而且,这些白泽乌鸦相互之间有某种共识传递的能力,可以清楚的知道被标记的倒霉蛋在做什么,去了哪里,接受了什么厄兆制裁。

再者就是,祝明朗发现了一个比较残酷的事实。

白泽乌鸦,想必很多天枢大陆的人都惧怕且敬畏它们,称它们为白泽死神,死神的化身。

这不仅仅是它们叫声能够不断带来厄兆、唤来凶物,更在于无论多么强大的存在都好像杀不死它们,奈何不了这些白泽乌鸦。

祝明朗自己也尝试过几次了,都没有杀死和捕捉到白泽乌鸦,要知道他可是刚刚才活捉了明孟神,而且在龙门中,祝明朗对付过的千奇百怪神明异兽更不在少数,也远没有这白泽乌鸦难缠……

“白岂,杀了这只白泽乌鸦。”祝明朗说道。

白岂高高的翘起了尾巴,它身姿保持着一种很放松的状态,突然那白色的龙尾掠影而过,隔着有几里的距离,精准无比的刺中了庙宇之外的白泽乌鸦。

白泽乌鸦瞬间消失,仿佛遁入到虚空中……

过了一小会,白泽乌鸦又出现在了冷月之下,一双邪红的眼睛带着几分嘲弄的盯着庙宇中的祝明朗,仿佛在说,你的这次冒犯,会带来更加可怕的厄兆!!

“不是没有用吗,为什么还攻击它?”锦鲤先生不解的问道。

“你觉得,现在这白泽乌鸦,是刚才被小白岂尾巴刺中的那只吗?”祝明朗反问道。

锦鲤先生突然被问住了。

但锦鲤先生好歹也是识天下之物的博学锦鲤,它很快意识到了关键所在!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锦鲤先生恍然大悟。

什么无敌,什么不可冒犯,全是假的!

白岂刚刚出尾攻击,其实就已经杀死了那只白泽乌鸦,只是这种乌鸦拥有某种自我灭亡能力,它们在临死前会将自己的尸骨统统化为乌有,让自己的死看上去就跟凭空消失、遁入虚空一样。

但它就是死亡了,被白岂那一尾巴直接秒杀。

只是,这只白泽乌鸦一死,就会有另外一只白泽乌鸦飞过来,它们长得分毫不差,而且因为拥有共识互通能力的缘故,它们完全可以摆出自己完美躲避开了神龙将全力一击的样子,然后继续一副嘲弄、不屑的样子。

很多生命的思维方式与人类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比如说蜜蜂、蚂蚁,它们是没有个体尊严与生命可言的,每一个个体都是在为自己的族群服务,蜜蜂受到了挑衅,会发起攻击,它们的蜂刺其实是连着它们内脏,拔出来就等于自己的死亡。

同样的,这白泽乌鸦也是族群,它们达成了一种共识,那就是要给世人一种,它们不死不灭、不可战胜、不可招惹的威慑感,所以白泽乌鸦在让天枢人闻风丧胆的代价就是,一只又一只白泽乌鸦面对敌人强大的攻击时,直接选择自亡,做出消失躲避的假象,然后让另一个徘徊在附近的乌鸦同伴接力……直到将对手折磨崩溃,让对手散播它们的可怕与恐惧!

太多有智慧的生命,包括人类在内,都是极其看中自己生死的,而且也用这种思维方式去衡量自然界的其他种群,它们白泽乌鸦却完全不同,诞生之处就是为了捍卫它们死神化身之名,随时赴死,随时接力,然后只为了整个族群得到敬畏!

可以说是一种把戏,但也可以说是一种生存在这世上的伟大意志,毕竟它们其实远比看上去弱小,而且不断召来强大凶物的这个能力,祝明朗也大致明白了它们是怎么做到的了。

它们其实根本不能唤来凶物。

它们远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驱使像玄古巨人、神泽白龙这样的强大而尊贵的存在……

它们其实在盯上一个目标后,会不依不饶的很大原因就是,它们在使用类似于媒婆手段。

专业的媒婆,她们从来不是将某个男子介绍给某个女子,而是手头上掌握了某个待嫁姑娘的信息后,挨家挨户的去介绍给那些血气方刚的男子,成不成没关系,广撒网就对了,而如果媒婆知道许多家姑娘含苞待放,那这网可以撒得更大更开,终究会成那么一两对的,于是她金牌媒婆的名声也就传了出去。

这白泽乌鸦,就是黑暗媒婆。

只不过它们不是帮别人说媒,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惹怒一些好战的生物!

白泽乌鸦有许许多多,分布在整个白泽地带,它们发现有好战的生物上头上钩了,于是拥有共识能力的它们故意将两个存在引到一起,然后让它们厮杀起来!

祝明朗现在可以肯定,玄古巨人和神泽白龙,都是被这些乌鸦给盯上的,而且被弄得暴躁至极,它们那“哇哇哇”的叫声,每一次听到就会令人丧失理智……

哪里需要什么强大至极的神通。

只要把暴跳如雷与狂躁愤怒的两个倒霉蛋引到一起,自然会引发一场厮杀,而每做成这样一单生意,白泽乌鸦似乎就可以吸取到一些怨怒之力,从而变得逐渐可怕,亦如暗黑神祇!

“这乌鸦,太懂得愚弄人心了!”锦鲤先生骂道。

“所以它们也会故意去招惹强大的人,强大的生物,这样它们等于一直掌握着强大的助力。”祝明朗说道。

白泽乌鸦始终盯着自己,原因也很简单。

自己同样成为了白泽乌鸦的帮凶。

自己帮它们干掉了其他同伴招惹的目标,并为白泽乌鸦一族树立里可怕的威名。

“呵呵,原来就是在玩弄这些小把戏,怎么配与我这样神圣尊贵的锦鲤相提并论呢!”锦鲤先生高傲的抬起了头来,一扫之前被白泽乌鸦折腾的颓势。

“感觉你也差不多,我得了好处,就说有你的功劳,就跟算命的和来算命的人说,你最近不太顺利一样,废话,顺利的话谁去算命?”祝明朗笑了起来。

“胡说八道,本锦鲤上知天界,下知阴府,只是偶尔也有一些知识盲区,而且你敢说你带上我之后,没有走狗屎运过?”锦鲤先生说道。

“行行行,你的大功劳,我觉得这种白泽乌鸦族群,应该确实有一只鸦仙人的,类似于蚁皇、蜂后,假如这东西能够抓来为我所用,嘿嘿!”祝明朗已经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来。

一想到那些得罪自己的正神遭受白泽乌鸦的这种花式折磨,祝明朗更可以像至高诡神一样看着它们被愚弄,这感觉还挺爽的!

“放心,我已经给你找到它老巢了!”锦鲤先生用鱼鳍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正好玄戈神赠给我的那观音手法器可以派上用场!”祝明朗说道。

“走,一锅端,受了十来天鸟气!!”锦鲤先生说道。

“雷罚灵使,去把雷公电母灵使叫来,给我把乌鸦巢方圆百里的领空围圆咯,哼,我要让这些白泽乌鸦们知道什么叫正神的威严不可挑衅,让它们知道谁才是死神!”祝明朗对着空气说道。

雷罚灵使领命,立刻飞向了云空,召集白泽上空的天雷……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