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一网打尽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从名苑斋中退了出来,保持着一脸恭敬的安青锋缓缓的关上了门。

门合上的那瞬间,安青锋脸上的恭维一下子就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分不满和鄙夷。

“明明就惦记着温令妃,却还要假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在缈国王宫和在琴城花园,你赵誉可不是一个态度,温令妃对你根本不理睬,而你对厉彩墨何尝不是爱理不理,一副索然无味的样子。”安青锋低估了起来。

赵誉是个什么样的人,安青锋怎么会不清楚。

确实,这世上没多少他在意的,他可以看上去对敌人也很大度,可那种敌人其实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了。

到头来,还不是要自己处理掉祝明朗?

祝明朗是一个情况还算比较特殊的人。

毕竟是祝天官之子,他们要动手,那尽量也得抓活的,要弄死的话,就得一切都处理得非常妥当,不能落在祝门手上半点把柄,不然他们安王府就要承受祝天官疯狂的报复。

之前几次试探祝明朗,一方面是要搞清楚祝明朗背后是否有祝门内庭高手,另一方面也就是恶心祝明朗罢了,动真格怎么可能就让赵尹阁和陆沐这两个……

“是你动了杀心,但最后却要我安王府来背这黑锅!”安青锋撇了撇嘴。

拿下与杀死,这是两回事。

以祝门现在的强势,他们安王府最多也就敢活捉祝明朗,然后以他做筹码逼祝天官就范。

真杀了他,安王府即便能承受下祝门的复仇,估计也要大伤元气,这对他们安王府一点好处都没有。

当然,除非可以做得天衣无缝……

……

安青锋离开之后,小皇子赵誉仍旧坐在那蒲团上。

周围寂静,夜色正浓,一阵风吹过,拨动着叶子,叶片响起了一阵令人舒适无比的卷动声音。

就在这时,小皇子赵誉目光却注视着门帘,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飘了进来,并且站在了宁静的灯盏旁。

“安青锋在对付祝明朗,你可知道?”灯盏下那人质问道。

“当然,有些行动还是我授意的。”小皇子赵誉笑着回答道。

“为何?”灯盏那人语气加重了几分。

“符合我的身份啊,我若对祝明朗没有敌意,他安青锋又怎么会相信我。祝望行,你到现在还要怀疑我啊,既然受了祝皇妃嘱托,协助你们除掉祝门内外的安王势力,我赵誉当然竭尽全力……”小皇子赵誉一脸坦诚的说道。

祝望行从灯盏下走出,他缓缓的行了一个礼,道:“不敢,只是祝明朗突然出现,让我们也有些始料未及,毕竟这件事我们并未和祝天官提起过。”

“祝天官不相信我再正常不过。但祝皇妃等同于我母后,我若是向着安王府,你觉得我这一次封王还能够顺利吗?我又在极庭皇朝还有立足之地吗?”小皇子赵誉说道。

“那你又何必教唆安青锋对付祝明朗?”

“你觉得,我若真心要对付祝明朗,他现在还会安然无恙吗?”赵誉反问道。

祝望行仔细思索了这番话,觉得小皇子赵誉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以小皇子赵誉现在的实力,祝明朗不可能抵挡。

“四天后就是取火仪式,到时候兴许还要借助小皇子的力量,毕竟我们多带任何一个人,都会让安王府起疑。”祝望行说道。

“放心,一切都会照着计划,安王府的那些眼线、内应,包括这一次他们派遣去破坏取火仪式的高手,都将被一网打尽!这次之后,安王府必将受损,再难对你们祝门造成威胁。”小皇子赵誉回答道。

“那就多谢小皇子鼎力相助了!”祝望行朝着小皇子拜了拜。

“哪里,哪里,往后我封了王,还需要你们祝门的扶持,不然皇太子会将我驱赶到最偏远的地方,没准将我发配到离川。我也不过是求生存罢了。”小皇子赵誉也回了一个礼,谦逊无比的说道。

此时的赵誉,与之前和安青锋交流时的模样截然不同,稳重、冷静、谦逊,丝毫没有一名皇子的傲慢与狂妄。

似乎这才是他本来的面目。

……

……

祝望行回到了小内庭。

他坐在了屋中,仔细琢磨着小皇子赵誉说的那些话。

不久前,祝望行去过一趟皇都。

祝皇妃将小皇子赵誉引荐给了自己,并表明小皇子如今需要祝门的支持,他可以协助他们处理掉安王府安插在祝门中的眼线、内应和叛徒。

于是祝望行早些时候就与小皇子赵誉联合在了一起,故意将祝门的秘境信息透露给安王府的人,借着这个机会来给安王府一次重创。

一切都很顺利,安王的第三个儿子安青锋也亲自出面了,倒是祝明朗一声招呼都不打的出现,让祝望行有些担忧起来……

还好祝明朗对这整个计划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小内庭中有不少内应,甚至已经有一些早早叛变的事情,祝望行早就察觉了,若不下猛药,小内庭就处处受限,根本别想真正发展起来。

但愿这一次,能够彻底清剿干净。

同时也算是给祝门立下大功,重创安王府一番。

小皇子赵誉是祝皇妃亲自推荐的,有祝皇妃在,小皇子赵誉要倒向了安王府那边,他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一点祝望行还是很放心的。

“爹,你刚才去哪了呢?”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响起,祝容容端着一盘点心推开门走了进来。

“就去散了散心,毕竟快到取火仪式了,难免会多想。”祝望行看到自己女儿,脸上的愁云很快就消散了,露出了笑容,眼睛里也不自觉的流露出几分溺爱之意。

“都这么多年了,难道爹也会紧张?”祝容容问道。

“毕竟是最完美的一年,你也知道爹等这一年等了多久,咱们祝门的人说高尚点叫铸师,其实也就一匠人,对匠人来说最自傲的莫过于别人惊呼一声,此物如此了得,莫非出自某某之手!哈哈,以前没有几个人知道我祝望行,但今年之后不一样了,我们琴城内庭会不一样,我的铸品也会不一样……”祝望行面对祝容容,一下子就敞开了心扉。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