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当街盘问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先搞清楚这个被梦斩的人,生前都做过什么事情吧。

巡天处决。

这能力听上去确实有些强悍。

但这个能力好像有些不完全受自己控制。

好歹得让自己知道,在什么情况下这种巡天处决的能力会直接引发。

“鸦仙人,帮我找找那小偷凌松在哪。”祝明朗对白泽乌鸦说道。

窃神凌松走过各大神疆,想来他会对天权的人也有一些了解。

“他好像有麻烦。”白泽乌鸦说道。

说着这些话,白泽乌鸦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幕呈现到了祝明朗的面前,祝明朗看到了一个正在快速变装的人,他行走在巷子里,拽下晒在窗户外的一些花衣裳作为头巾,裹住了自己。

凌松变装的速度非常快,从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修士一下子转变为了异域男子,居然还用墙灰在自己的脸上描画了一些怪异的妆容,涂上了深度黑眼圈,像极了从富得流油的巨岛上走出来的土著豪客。

几个身穿着麻衣的身影从附近的街巷中穿过,他们显然是在找寻凌松,但街巷中人来人往,当变了装的凌松从其中一个麻衣男子旁边走过去时,那麻衣男子丝毫没有察觉。

身穿麻衣。

显然是招摇天峰的人了。

他们这样搜寻凌松,难不成是凌松在以假换真的过程中被招摇神给察觉到了。

从那一代的布控来看,凌松即便是变了装,想要安然无恙的从那里逃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里离凌松被困的城区也不远。

祝明朗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把这家伙给捞出来。

凌松也算是一个可用之才,不是他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龙尾山在何处。

可不能就这样让他栽到招摇神的手里,何况祝明朗也不觉得他是什么硬骨头,一旦被招摇神审问的话,他肯定马上就将自己的行径告诉了招摇神。

祝明朗倒不是害怕招摇神,只是不希望打草惊蛇,一旦招摇神察觉到自己已经对他有所行动,他对自己的防范心就更重了。

对付这样的神明,就是要趁着他们傲慢、自大的时候,在他们高高在上的眼里,自己还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神明,也正是这样,自己才有更多的机会!

……

让白泽乌鸦领路,祝明朗很快就抵达了凌松被困的城区。

这是一座贸易城,市场、竞殿、物集、商街密集的分布在这片区域,繁华无比,尤其是在各大神疆的人闻讯而来后,这里就越发的热闹。

这里的人着装各异,什么奇怪的服饰都有。

此时,凌松已经再一次乔装了。

让祝明朗有些无语的是,凌松这一次乔装成了一个女人,穿着宽松的大裤裙,脸上抹着胭脂,裹上了一个彩色的大头巾。

他这个过程中一直在变装,从异域豪客到女装大佬,几乎没走一小段路,都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倒不是他掌握了什么高超的易容之术,而是他非常懂得利用随手可得的东西,对自己的特征进行遮掩与修饰。

他多次惊险的与麻衣人擦身而过,而且他始终游走在人多的地方,借助人群来隐藏自己。

祝明朗也知道他处在高度紧张的躲避追捕中。

在一个载满了各种珍珠的牛龙商车上,祝明朗与凌松碰了面。

凌松假装成客人,在这牛龙珍珠车上选购,而街道前后都有招摇天峰的人,他们好像非常肯定凌松就在这里,就在那里死守着。

“什么情况?”祝明朗低声询问道。

“我被锁定了。”凌松见是祝明朗,眼睛里有了意思光。

“你失手了?”祝明朗问道。

“没有,招摇神并不知道我换走了他的护身法叶,但招摇神最近好像脾气非常暴躁,接连遇到一些倒霉恶心的事情,他怀疑有人在对他下诅咒,不巧我在与他接触的过程中,被他神识给察觉了,他锁定了我,觉得我就是那个对他下咒的人,我现在不敢轻易离开人群。”凌松有些紧张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

没把发现就好。

那只要帮凌松离开这里,摆脱招摇神的神识锁定就好了。

“对方是用什么方式锁定你的?”祝明朗问道。

“我也在试探,我在你没有来之前,一直在变装,他们好像知道我的穿着一般。”凌松说道。

“知道你的穿着?”

“是,他们应该知道我大概所在,什么穿着打扮,我看那些麻衣人,都是揪着跟我穿类似服饰的人进行盘查,还有一些直接被当成我拖走了。”凌松很认真的说道。

“应该是某种强大的搜寻法器,招摇神将那一缕锁定你的神念注入到了那搜寻法器中,于是法器可能会呈现出一定的景象,比如说你逃跑的背影……”祝明朗说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我的魂魄已经完全被招摇神给锁定了,那招摇神应该早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将我一巴掌拍死了,他们现在多半是借助法器在追踪我残留在招摇神周围的气息,眼下除非破坏了那法器,或者等我之前的气息彻底散去,不然我还得一直这样逃躲。”凌松点了点头。

说话之时,一名麻衣女子快步朝着这里走来。

她的目光在这牛龙商车上扫视着。

牛龙商车是天枢神疆比较常见的摆摊方式,驯服一头牛龙,牛龙的背上挂满了商品,商人骑乘着牛龙四处行走,将这个地方的东西卖到另外一个地方。

这牛龙,显然是比较高级的,而且上面卖得全部都是昂贵的珍珠。

麻衣女子冷傲、漠然,眼神像一只鹰一样,正审视着围在这牛龙周围的客人。

凌松在说话的时候,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商人那里偷走了一条围巾,并围在了自己的身上,让自己看上去也像是一个经常走货的商人。

麻衣女子有几分蛮横。

她挨个挨个的将客人抓住,然后质问他们姓名,来自何处。

与此同时,又有四个穿着麻衣的人朝着这里走了过来,并将这一圈客人都给控制住了,不让他们离开。

凌松想走,但已经来不及了。

“你是谁?来自何处?”浅金色麻衣女子问道。

“我……我就是这茶城的人。”

“你可以走了。”

浅金色麻衣女子雷厉风行,一个一个逼问,确定没有嫌疑才放走。

凌松见状,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

看来对方的法器已经锁定了自己就在此处,只是还不知道哪一个是自己。

凌松借着麻衣女子还在盘问他的人机会,继续将自己里面的衣裳给脱去,并且塞到摊架里面,可以说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又完成了一些换装。

很多时候,哪怕你明知道旁边有一个人,但也不会完全记住他穿着什么,戴着什么,只要不是色彩有相当大的差异变化,陌生人之间是察觉不到这种改变的。

这也算是一种神偷境界。

“你是谁!来自何处!”浅金色麻衣女子显然也是一位神明级别的人物,应该是招摇神神裔中位格极高的存在。

此时,她质问的正是祝明朗。

祝明朗手上拿着一窜刚刚买下来的珍珠手环,一副很不满的样子盯着这个蛮横霸道女。

“这句话该我问你,我好端端的在这里买窜手环打算送人,你这样不讲理的冲上来盘问我又是什么意思?”祝明朗说道。

“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浅金色麻衣女子冷冷的道。

“可笑,我作为一个高贵且自由的天枢人,什么时候还需要像一个囚犯一样回答我不想回答的问题,又是谁赋予你这样的权力,可以在玄戈神都大庭广众之下趾高气昂的将这里的子民视作犯人一样审问?”祝明朗不屑的说道,并且将这些话说得很大声。

此话一出,果然很多来往的路人都看了过来。

四个麻衣人很快赶到,他们看到浅金色麻衣女子与祝明朗正在对峙,注意力也都放在了祝明朗的身上。

“把他带走,回头审问。”浅金色麻衣女子对前来的四个手下说道。

“是!”四人立刻上前来,要缉捕祝明朗。

祝明朗冷笑,动用了神慑。

他的身躯,突然间变得如山峰一样高大,在那四名麻衣人的眼中,更不亚于修罗魔神一样恐怖,而这份恐惧起初只是吓得他们不敢靠近,很快他们的灵魂就像是从身体之中剥离了一般,正被几条锁链钩住了胸膛,然后一点一点的往鬼门关中拽去。

四名麻衣人当即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那双眼睛彻底失去了神采,也不知是死是活。

而浅金色麻衣女子眉头紧皱,她狠狠的盯着祝明朗,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对我招摇神峰神裔下如此重手!!”

“哦,原来是招摇神峰的啊,就说哪来的疯狗敢随随便便在玄戈神都撒野。”祝明朗说道。

“你找死!!”浅金色麻衣女子怒道。

她伸出了一双阴森森的手来,手如鹰爪,猛的朝着祝明朗的面门抓去。

祝明朗躲开,正要给这蛮横女人一点教训时,两旁街道的屋檐之上出现了一群身穿着金色盔装的人,他们应该是感知到了这里出现了过于强大的气息动荡,第一时间就赶到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