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畜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离开了神庙,祝明朗前往了那位盲女的店。

这店里,多数都是盲女,年级最小的才十四岁。

祝明朗通过白泽乌鸦,看到了凌松之前总是徘徊在这家店附近,是因为他在用各种办法来帮助这些盲女们。

祝明朗如今也是一个懂得行善积德的人,所以有事没事他就关顾这里,帮盲女们冲冲业绩,揉肩按腿,舒服了,就多给点赏钱。

等待着凌松的时候,祝明朗与当时那个清秀盲女闲谈。

祝明朗观察了一下她的眼睛,不像是有受损之类的,一双眸子还算干净,只是比正常人缺少一些会神。

“你是从小就看不见,还是不小心变成了这样?”祝明朗问道。

“公子,我们是蔓国的人,在我们国度,女子被视作是容易被诱惑,容易被这个花花世界给污染了自身纯洁心灵的,为了保证我们蔓国女子的洁净,到了十二岁,我们就要喝下让眼睛失去光明的药物……在我这一生中,我始终也这么坚信的,直到一次机缘巧合,我离开了蔓国,到了玄戈神国,听到了一个跟我一样大的女孩与我说她衣裳的色彩,笑着跟我说她养的龙雀有多好看,并告诉我,这个世界不是所有的女子都会在十二岁时失去双眸。”盲女一边为祝明朗捏着肩,一边说道。

“你们蔓国,信仰哪位神明?”祝明朗问道。

“红谷神。”盲女说道。

“你厌恶他吗?”祝明朗问道。

“不敢,对于很多神明而言,赐予我们活在他土地上的权力已经是一种仁慈,我们怎么敢有过多的奢望。”盲女说道。

“我看到你们这还有一些十三四岁的丫头。”

“其实我是想在十二岁前,将她们给带出来,但这很难。”盲女说道。

一个自己什么都看不见的人,想要帮助自己蔓国的那些未接受失瞳之刑的女孩离开,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天枢,还有许多疆域过于偏远,也过于落后,那里的统治者无比野蛮,且时常利用神明这一点编造各种离谱的信仰方式。

正谈谈着关于红谷神的事情,凌松已经走了进来。

他往祝明朗旁边的长塌上一趟,正重重的喘气,一副经历了一场生死劫的样子。

“你到过天权神疆吗?”祝明朗问道。

“自然,每一个神疆我的到过,了解那里的大多数事情。”凌松说道。

“你对天权派的岩仙师知道多少?”祝明朗接着问道。

“岩仙师,那个老畜生啊……”凌松向盲女要了一杯茶,饮了一口后,对祝明朗说道,“这岩仙师典型的衣冠禽兽,哦,说他是禽兽,都有些侮辱了禽兽,禽兽一般吃饱喝足欲望满足了,还会温顺一阵子。”

“说几件我听听。”祝明朗道。

“首先,他是一个太监。”

“那他如何禽兽?”祝明朗不解道。

“这得从他修炼的极欲说起,他年轻的时候,确实就是一个禽兽,衣冠整齐时,各种找女子双修,而且来者不拒,感觉一头母猪要是眉清目秀,他要犯病的时候也双修的下去。他年轻时为了修为,可以说是做出了很多牺牲,具体有多么怪异、变态的牺牲,上尊自己联想,秀姑娘在我不方便说太详细。”凌松说道。

“极欲修行者,也没有几个是正常的。”祝明朗说道。

“是啊,极欲之法也不知道是哪个病神开创的修炼法门,害了不知多少人。我们再说这岩仙师,成神前,受了不少屈辱,为了修为做出了极大的牺牲,终于成神了,结果因为心魔,不得不自宫。”凌松说道。

“这种人,是容易被心魔给左右的。”祝明朗点了点头。

“成了太监神,他开始变本加厉,什么采补大法,什么早晚吃男阳物,他曾向一位巫神求恢复阳刚之躯的方子,那巫神却是一个用童子心炼药的半妖邪神,为了那个丹方,岩仙师暗地里不知给那巫神送上了多少孩童,到最后,他依旧没有恢复。但不得不承认,这个岩仙师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犯下了滔天之罪,连上苍都已经厌弃他,但他总能够找到躲避之法,也始终在天权派中维持着自己一个比较正派的形象,哪怕他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全神疆,仍旧有很多人都觉得,那些都是谣言。”凌松说道。

凌松又继续给祝明朗说了几桩事,这岩仙师所犯下的恶行都偏向于孩童。

他就像是着魔了一样,始终坚信孩童可以做药,让人长生不死,让人青春永驻,让人生龙活虎……

祝明朗听着凌松这些描述时,外面已经开始响起了雷声。

没多久,一场阵雨袭来,轰隆的雷雨在玄戈神都肆意喧嚣,亦如祝明朗在听凌松陈述着那些骇人听闻事情过程中内心的变化。

听完,祝明朗心底只有一个感受:可惜,岩仙师已经死了,不然祝明朗一定要让他品尝一下阎王龙的十八层地狱轮回的滋味!!

上欺苍天,下虐幼民,最令人恼怒的是,他在天权派仍旧作威作福,他甚至可以作为这一次神疆会晤的代表。

仿佛一切的滔天之恶,都与他无关。

然后他可以披着这具人的皮囊,披着正神的星辉,肆无忌惮的做着那些事情!

不过,祝明朗内心又有几分庆幸。

庆祝这狗畜生已经死了。

就以他的变态行为,多活一天,就可能多祸害一些无辜的孩子。

杀得好!

杀得好啊。

巡天处决,原来伏辰神具备着这样一种能力,当一个人的罪行已经连上苍都无法饶恕时,祝明朗这位巡天审神者就会直接化身上苍,就地斩杀!

那岩仙师,据说也是准位神主级别的。

但也就一个午睡功夫便死了,可见巡天处决一旦触发,是一种绝对神权,岩仙师毕生所学在这种巡天处决下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彰显出上苍要他暴毙的决心!

“凌松,你成天做一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也不算个事,你能力还算奇特,不如这样,你替我收集一些神明的罪行,最好连罪证一切收集了……”祝明朗说道。

“这对我而言不难,只是这样做的意义何在,神明有罪,那也依旧是神明,一方面容易被他们的光辉所掩盖,另一方面谁来制裁他们呢?岩仙师这种能够遗祸百年,不就是因为他是正神,包括七位星神也好像没有制裁其他高位正神的权力。”凌松很是不解的说道。

“岩仙师死了吗?”

“死了,就是死得太迟了。”凌松道。

“可还是死了,对不对?”祝明朗说道。

“这倒是没有错……上尊,您不会是要跟我说,正义永远不会缺席之类的这种话吧。”凌松道。

以前是怎样祝明朗不知道,但现在自己登封伏辰神,有些畜神,祝明朗已经确定他必须处决,那就不容他多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

“行吧,就当积德了,我会为您做这些事情,反正我这人也是游手好闲,也喜欢打听这个,打听那个……”

“我要的可不是道听途说。”

“这个上尊放心,没有亲眼目睹,我也不会平白无故去抹黑神明。”凌松道。

行侠仗义,替天行道。

过去作为一个剑修,祝明朗倒是经常受到同门师兄弟这个理念的影响。

却不曾想,自己成为了这个“天”,不再是替天行道,而是以天诛神!

聊完,起身。

祝明朗穿上了外衣,外面的阵雨正好听了。

“上尊,您还没给钱呢!”凌松看了一眼一旁不知所措的盲女,急忙朝着出了门的祝明朗喊道。

结果祝明朗已经走远了,屋子外头,街道上涌来一阵潮湿的风。

凌松无奈的上前把门关上,尴尬的对盲女解释道:“他兴许只是忘记了。”

“没事的。”盲女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唉,很多人就是这样,心有宏图壮志,只行沧桑正道之举,却连最起码的按摩得付钱都做不到,终究还是没把普通百姓的艰辛与劳苦看在眼里。”凌松长叹了一口气。

“还好啦,作为神明,公子已经很随和了。”

“什么时候随和都值得称赞了,我如果是正神的话……”凌松还是摇了摇头。

“您先改了喜欢偷东西的毛病。”

“……”

……

祝明朗前往了知圣尊府。

到了自己住的小院,祝明朗发现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里面的陈列也保持着自己当时住的样子。

看来知圣尊还是很希望自己继续长住她府中的。

祝明朗没见到知圣尊,但却看到了小战神阳冰。

阳冰看到了祝明朗,迈着大步子走了过来道:“祝老弟,干哈呢?”

“阳冰,你认得红谷神吗?”祝明朗问道。

“认得啊,你想认识,那可巧了,下午宋神侯有一个酒会,请各大神疆好酒领袖们前去,红谷神也会在,你随我一起?”小战神阳冰说道。

“那再好不过,能一边品美酒,一边做正事……”祝明朗点了点头。

这种局,祝明朗最喜欢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