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怎么是把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望行虽然心中有许多疑惑,也在暗暗担心祝明朗的安危,但他还是按照祝明朗说的去做。

“是这个火梗吗?”小皇子赵誉隔着一段距离,指着那包裹在神蕊周围的火液物质。

他对祝望行并没有太大的怀疑。

都到了这个地步,赵誉并不觉得祝望行还能耍什么手段。

何况即便没有祝望行的指引,他也可以促成这次渡劫,火蚩龙为祖龙,本身就拥有一定的神魂命格,可以说这地脉火蕊本身就是为了它的飞升渡劫而诞生的!

那全身覆盖着烈焰之鳞的火蚩龙开始靠近地脉火蕊,它伸出了爪子,尝试着将那火梗给剥下来。

这一触碰,躁动火液立刻涌动了起来,可以看到火梗竟化作了火触手,如一只烈焰章鱼王一般!

火触手甩动着,并将火蚩龙给束缚住,然后一点一点的将火蚩龙往那躁动的火液中拉拽。

火蚩龙也非凡物,它扬起了头颅,全身的金色烈焰徒然暴增,旺盛的金火缭绕在它硕大的鳞片上,使得这条本身就强势狂焰的火蚩龙变得更加神武高贵,体型也因为这种金色的爆炎而巨大了几分!

那些幻化出来的火触手无法拽动火蚩龙,火蚩龙的爪子却重重的一落,将这一片火梗给狠狠的撕碎!!

火蚩龙再进了几分,它依仗着自己金色的爆炎鳞,犹如不死火凤那般,完全不畏惧任何灵火异焰。

“继续,撕开了火梗,那神蕊将助你晋升龙王!”赵誉笑了起来。

每一片火梗都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它们会幻化成一些远古生灵的形态,此时火蚩龙剥开第二片火梗的时候,那流淌的躁动火液中突然卷起一层火浪,红色的焰浪之中一头古老烈焰蛞蝓猛的冲了出来,一头朝着火蚩龙撞了过去。

那炽焰蛞蝓古老而神圣,全身也都披着红炎之盔,脊背上更是有一束一束炎棘,盛气凌人!

火蚩龙张嘴就咬,同样是主宰烈焰的这祖龙完全没有将这些幻形之物放在眼里!

随后,其他火梗又分别化作了火蛭,炎鲸,烈蝾,赤葵……

火蚩龙虽然只是巅为君级修为,但看得出来它表现出来的实力要超越这修为不少,相比在君级之中也是无敌的存在,同级别的对手来一群也未必能够与之抗衡。

解决掉了所有的火梗幻形,火蚩龙身上虽然有了一些伤痕,但看得出来这火蚩龙依旧斗志昂扬。

“神蕊,这就是只有神命之格的生物才配拥有的东西……”赵誉那双眼睛已经透出了狂热与兴奋。

到了君级,世间的灵资就变得远远不够了,尤其是冲击王级的,哪怕是在云之龙国这样的圣土中,每年采摘到能够让君级进阶到王级的神圣之物都非常少。

这神蕊,太过完美了,以它中心蕴藏着的火灵之能,不仅仅可以让火蚩龙飞升,更可以为它塑出神魂命格!

传言,拥有神魂命格的生物,修行道路上根本没有什么阻碍,没有什么瓶颈,更没有所谓的渡劫一说,他们本就是神灵生物,修行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点一点的褪去凡胎俗魂!

火蚩龙拥有足够资格的血脉,如今又获得这神蕊为它洗涤肉躯俗骨,成为龙王也只不过是它成神的开端!

“命格?”祝明朗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词汇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事情的时候,祝明朗依旧蛰伏,耐心等待着。

“去吧,尽情的吞噬这神蕊,从今往后,没有人再敢对我们说半个不字!!”赵誉眼睛眯了起来,他站在相聚火蕊有一定距离的地方,但他已经可以感受到那神性火蕊强大的能量扑来。

沐浴着这样的神蕊散发出来的光辉,自己的身躯好像也在吸纳这神气,有一种洗涤杂质之感。

“嗷!!!!!”

火蚩龙咆哮了一声,彰显出祖龙的气魄。

它飞向了那中心神蕊,躁动火液同样无法伤到这种古老烈焰中诞生的祖龙。

它张开了龙口,贪婪无比的朝着神蕊咬去!

“铿!!!”

龙牙像是啃在了什么坚硬金属上,火蚩龙发出了一声惨叫,锋利坚固的祖龙之牙居然碎了好几颗!

这地脉火焰神蕊,为何会这般坚硬,不应该是和那些宁静火液一样,蕴藏着强大力量,又柔软温和如泉水一般吗!

“怎么回事,这神蕊为何像金属?”小皇子赵誉转过头去,质问祝望行道。

祝望行自己也无法解释。

事实上,火焰神蕊看上去有点奇怪,如同一个硕大的金属花苞,这好像与自己之前看到的神蕊有那么一点不太一样。

似乎受到了侵扰而愤怒,就看到神蕊突然晃动了起来,而金属火苞模样的东西正由最顶部打开,那一片片金属火瓣中心,簇拥着的不是什么神蕊,赫然是一把绝世灵剑!

此剑剑身通红,被淬炼得剔透,透过那剑身甚至可以看到其体内有类似于血管、血脉的铭纹在焕发出一种神泽,耀眼夺目,神秘而古老!

“又是幻形??”小皇子赵誉疑惑的道。

火梗会环形成一些生物,阻扰一些觊觎神蕊的人,那么神蕊自身也会幻形??

所以这一柄从金属剑苞中诞生出来的灵火剑,便是最后一道神火考验??

“谁!鬼鬼祟祟,给本皇子滚出来!”就在这时,感知能力敏锐的赵誉察觉到了一个人的气息。

此人不是这些半死半残的祝门、安王府成员,赵誉坚信这地脉之痕下没有人可以对自己造成威胁。

他扭过头去,望向了祝容容的方向。

祝容容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像是被什么人给送走了,毕竟祝容容的双腿已经受了重伤,她自己一个人即便是要爬,也很难爬得出去。

带走祝容容的人自然是祝明朗。

但很快他又折了回来,这一次没有躲躲藏藏。

“祝明朗???”很快,赵誉看清了此人的模样。

起初赵誉还有一些紧张,以为自己忽略掉了某位强者,可认出祝明朗后,他脸上的笑意慢慢的堆了上来。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贼,宁静火液就是你取走的吧。”赵誉道。

他笑得身体都有些摇摆,言语中、笑容中、动作中都表现出了对此时现身的祝明朗不屑与嘲意。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